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再见“雷锋”,再见青春

我喜欢的电影和书2018-03-12 19:12:11

-1-

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60多个同学。有的长的很漂亮,有的球打的特别棒,有的成绩非常好,也有一些同学特别不起眼,王南京就是其中一个。


他个头中等偏上,成绩中等偏下,瘦瘦的,眼睛大大的,眉毛特别浓,当时大概坐在倒数第二排。我这位王同学对人很和气,几乎从来没看到他生过气,一群人在一起玩,如果非要说他特别的话,那他就是“特别普通”,长相普通,成绩普通,不怎么爱说话,特别老实。


但是,野百合也有春天啊。


当时我们班初三转学来了个女生,长的很漂亮,班里对她有好感的男生非常多,王南京也是其中之一。他不惯于搭讪,也不会表现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友善对人,对所有需要帮忙的同学都热情,对所有需要帮忙的女同学都非常热情,对喜欢的那个女生则是竭尽全力有求必应。久而久之,我们班男生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雷锋”。


这个略带戏谑的外号并没有什么恶意,青春年少,谁没开过几个玩笑,就比如我,被人叫了N多年的“张迷糊”。


每次被喊“雷锋”的时候,王同学总是略带腼腆的一笑,这个场景犹如逃课打篮球、被老师罚站、晚自习跟同学聊天一样,伴随着欢快、伤感、少不更事,封存在过往的记忆里,如同班级门口的法国梧桐落下的树叶,在我的脑海中,慢慢的变黄,变淡。

 

-2-

初中毕业之后,我再也没见过“雷锋”同学。


我跟他上学的时候少有接触,初中毕业之后,我读本校的高中,他可能去了其他学校,也可能从此辍学,也没有见过面。他的名字,只是作为一个初中同学的符号,不刻意去想是想不起来的。


转眼间,我们毕业、工作、成家、生子,我从初中时候的迷糊,变成了如今两鬓苍白的大叔。也没听到过“雷锋”同学的消息。


前年的时候,初中同学老刘结婚,我们几个到他家里去凑热闹。吃饭菜席的时候,突然发现了王南京同学,他在帮忙端菜送酒。他比以前发福不少,但模样没变,二十年没见,感觉还是猛一亲切。我们几个招呼他一起坐下,他也跟我们一桌喝酒。老刘说,南京同学现在自己做药材生意,干的还不错,生了两个儿子,事业家庭双丰收。王同学还是笑呵呵的没有太多话,不知道这么多年,有没有人记得他的外号。


那一天,感觉特别亲切,大家不断聊着以前的糗事,喝酒到深夜。

 

-3-

从那之后,依然是没见过一次。


直到前天,班级微信群里老刘说:“给大家说个不好的消息,王南京走了。”

当时就懵了,问问细节,说不清楚,只知道是癌症,发现的时候就是晚期,撑了几个月,很快就走了。


我有些难过,但更多感到的是突如其来的震惊,我那个长着两条浓眉,见人就笑眯眯的“雷锋”同学,说走就走了?


一群初中同学唏嘘一番,约了一起去送他最后一程。


在他家里见到了他的父亲,他对我们这些从来没见过的初中同学感到很意外也很感动。看的出,事先的预期和繁琐的葬礼操办已经让家里人的悲痛减轻不少。


在王南京的灵台摆放着他的遗像,应该是十几年前的照片了,瘦削的身材,剑眉星目,非常年轻。我们十几个同学给他鞠躬吊唁,两个幼子磕头答谢。11岁的大儿子磕完头就站了起来,掏出餐巾纸擦了擦手上的灰。8岁的小儿子一脸麻木,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此生他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了。

 

-4-

从王南京的家里出来,大家各自寒暄一番就散了。我开着车回单位,傍晚的天空灰暗无光,两旁的街铺已经点亮灯火。新出锅的馒头蒸腾起白茫茫的雾气,饭店餐馆的门口挤满了车辆。快过年了,一些卖年货的摊子开到了街边,还有一些商家提前挂上红彤彤的灯笼。


然而,这一切,我的“雷锋”同学都再也看不到了。


微信群里,一个95后咨询我关于公务员考试的相关事宜,在我解答后,他认真的说:“谢谢叔叔”。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虽然我们在一起插科打诨、嬉笑怒骂,遮住越来越深的发际线,用面霜抹平法令纹,用美图秀秀修每一张照片再发出来,好像自我感觉还如同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但事实的真相是,我们的青春已经再也不见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所有人在得知“雷锋”同学离世后如此震惊的原因。


压力、劳碌、疾病甚至是死亡,那些年少时不曾想过的事,进入中年后,一件件都在慢慢遇见。从送别长辈到送别同学,我们不断重复体会离别的痛苦和时间的残忍。


所以我想,时光如白驹过隙,不想有太多的遗憾,就努力的过好当下吧。


再见,“雷锋”。再见,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