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私募之王徐翔沉浮记

界面2018-04-13 02:57:05



从最早与人合用电脑炒股到成立泽熙投资、控股上市公司,徐翔沉浮江湖十多载。


1.宁波解放南路的小兄弟

6月中旬的一个早晨,宁波市海曙区解放南路上熙熙攘攘的车流缓缓流动,一辆车牌号打眼的劳斯莱斯轿车静静地驶入到宁波外运大厦,值班的保安撑伞一路小跑,拉开停车位上的停车锥。

车上下来穿着灰色T恤的中年男子信步走入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前身为天一证券宁波解放南路)四楼的大户室。“他是小马哥(编者注:即马信琪),涨停板敢死队元老,在营业部有车位是地位的象征。”一位知情人对界面新闻记者介绍说。

徐翔与“小马哥”是表兄弟,小马哥为人好爽仗义,名声颇佳,至今仍活跃在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他与徐翔性格迥异,早年双方关系紧密,但如今已生疏远离十多年。

徐翔与马信琪入市时间在1995年左右。1967年出生的徐翔算是小兄弟,起初业绩并不显眼,在散户市内与人合用一台电脑炒股。1997年以后,尝试使用追击涨停板的手法,赚到一些钱。

一位曾与徐翔一起炒股的大户回忆,涨停板敢死队的大佬们文化程度平均在“高中一年级”,通过炒股赚钱后大多数都纸醉金迷,但是只有徐翔与其他人不太相同。

“炒股的大户大多喜欢蒸桑拿,操盘结束后,神经紧张,需要泡澡放松,徐翔也不例外,但徐翔能做到每天复盘分析。”上述大户回忆。

徐翔性格内向,不善与人交流,但虚心好学。他曾在白纸上画K线图做分析,中午休盘时他就赶着复盘。营业部曾请一批大户到香港旅游,大家纷纷买回旅游纪念品的时候,徐翔买回大量的股票操作分析书籍。那时香港金融危机刚过,金融大鳄索罗斯做空泰铢等东南亚货币大获成功,横扫东南亚,徐翔将其视为自己的偶像。

一位徐翔的操盘手回忆,徐翔做股票有一定的天赋,盘感和胆魄都十分出色,尤其对短线大盘的判断能力比较准。获得一批大户的服膺,这些人也成为徐翔成立泽熙后的金主与朋友。

到1999年左右,包括徐翔在内的涨停板敢死队大户们的个人资产大多在7位数和8位数之间,通过杠杆放大资金后,羽翼渐丰,已经有能力在一些个股上狂做涨停板行情。

当年A股迎来史称“519”的结构性牛市,上证指数在短短一个多月之间内从1100多点猛涨到1700多点,这也让涨停板敢死队们的个人财富在短时间内完成几何式的增长。

徐翔在宁波解放南路积累起第一桶金的同时,也积攒大量的人际资源,这其中包括成为其妻子的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工作人员应莹(曾出现在退市长油的股东名单中),和如今涉案的一批证券界老朋友。

到2005年左右,徐翔可控资金数以亿计,他雄踞宁波解放南路,将眼光放到一水之隔的上海。2006年大牛市,徐翔再度收获颇丰,牛市退潮后,徐翔蛰居上海,开启从游资到私募的转型之路。

一位与徐翔有过接触的宁波证券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徐翔在成立泽熙私募上,曾有过挣扎,从游资转型到私募,这需要经营思路的全面改变。“金钱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若没有大风大浪,足以让整个家族衣食无忧一百年,徐翔考虑再往前走的方向和意义。作为一个草根,他能想到转型私募,这种眼光确实让人钦佩。”

2.上海滩私募之王的豹变

离别家乡宁波,移师上海近十年,徐翔不停地在改变,从游资到私募,从做热点题材炒作到热衷定增项目,再变成数家上市公司的控制人,徐翔和泽熙可谓豹变。但徐翔似乎很难脱离宁波烙印,从初始资本到身边的朋友和助手,从他参加投资举牌和控股的公司,众多关键的投资,徐翔都与宁波结下不解之缘。

2008年5月,由徐翔父母徐柏良和郑素贞为股东的上海泽添投资发展公司成立,这是徐翔在上海拥有公司的开始。

2009年10月,泽熙投资在上海低调成立。从2010年第一季度,徐翔以泽熙旗下5期产品为阵地,在二级市场上大肆买股,当时私募界流传泽熙旗下有“五朵金花”。

接下去的几年,徐翔逐渐注册一系列包括上海泽熙资产管理公司、上海泽煦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公司,形成独特的资本系列泽熙系。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徐翔也曾承接大量的大小非解禁股票。此时,他在宁波的老关系起到重要作用,这些熟人介绍解禁股转让给徐翔,徐翔通过大宗交易承接后,再拉高出货。

这一时期的泽熙投资有着徐翔个人明显的烙印,在资本市场上善于捕捉重组和热点题材股,获取丰厚的利润,徐翔控盘的魅力在于仓位和果断进出,泽熙的资金总是在热门题材股中若隐若现。

对重庆啤酒(600132.SH)“接飞刀”,徐翔市场敏感性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是2012年之前徐翔在资本市场最惊艳的一次表演。

2011年底重庆啤酒黑天鹅事件,徐翔参与开板

2011年12月8日,重庆啤酒披露复牌公告,其乙肝疫苗研制项目几乎可以宣告失败,此后重庆啤酒连续9天跌停。

到12月21日,重庆啤酒遭巨额大单资金扫单,成交量剧烈放大,龙虎榜显示,当天有数亿资金在国泰君安总部和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杀入扫货,而机构席位趁机抛出数亿资金筹码。重庆啤酒打开跌停展开反弹。数月后,泽熙获得收益全身而退。

资本市场由此传言徐翔帮助公募基金接盘脱困,但徐翔曾经的助手叶展曾写文章透露这是徐翔捕捉到连续下跌投资机会后的自主市场行为。

从2010年起,徐翔的泽熙系逐渐介入多家上市公司的定增项目,到2013年,泽熙投资的定向项目逐渐增多,这也被外界认为泽熙系转型。

这些年,从公开消息披露看,泽熙系和徐翔曾介入过恒星科技(002132.SZ)、康得新(002450.SZ)、莱宝高科(002106.SZ)、龙宇燃油(603003.SH)、华东重机(002685.SZ)、宝莫股份(002476.SZ)、大恒科技(600288.SH)、文峰股份(601010.SH)、华丽家族(600503.SH)、南洋科技(002389.SZ)等公司的定增项目中,并带动这些股票的持续上涨。

从结果看,至少在恒星科技和康得新中,泽熙投资的定增股份到解禁期间,在高转送利好消息的带动下,股价走高,泽熙投资果断出货,获得巨大收益。随着徐翔出事,一些泽熙系定增公司的计划终止。

"资金规模越大,就越难进行短期买卖,做一些定增项目寻找长期的投资机会,这种想法是十分正确的,若再接下去做,除非做成类公募的投资方式,寻找成长型机会,不然他就应该是控股上市公司寻求自己操盘。"2013年的券商营业部年会上,一群熟悉徐翔的操作风格的超级大户聊到泽熙前途时形成了这样的共识。

当时有一位大佬隐隐谈到自己的担心,他说,徐翔年轻时脾气暴躁不谙世事,在成功之前基本只与股票打交道,如今主持投资公司,从幕后站到台前,恐怕难以应付。这些徐翔性格上的"缺点"也跟随其产品的阳光而暴露在公众面前。

2014年1月20日,因重组而停牌数月的宁波联合(600051.SH)刚刚复牌,徐翔旗下的泽熙6期便悄然杀入。

到4月3日,泽熙投资一路增持到1097万股,持股宁波联合的4.98%——这符合徐翔的操作手法,持股不到5%,避免举牌后6个月不能退出的尴尬。

4月8日,泽熙投资先是向宁波联合发出了一份临时提案的传真,接着又向公司发出了一份包括临时提案的快递,最后又派工作人员到宁波联合公司确认文件已收到,同时催促上市公司尽快发布公告。

宁波联合当晚公告称,泽熙投资提议公司2013年利润分配方案为每10股转增15股派1.6元(含税),而此前宁波联合董事会审议通过的方案仅为每10股派1.6元(含税)。

高转送瞬间引爆行情,宁波联合4月9日一字涨停,第二天继续大涨8.66%,创出历史新高。后泽熙高转送建议未能在宁波联合股东会上通过,到4月28日消息一出,宁波联合便被跌停。

2014年4月28日宁波联合分时图

媒体以“徐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为题进行报道,将这天行情归为徐翔砸出一个跌停板出货。

徐翔在康强电子(002119.SZ)的重组中,表现得更为霸道和抢眼。

2007年上市的康强电子是宁波市本土企业,近年来主营业务不断下滑。

2014年3月,康强电子公告,持有公司第一大股东宁波普利赛思100%股权的郑康定、钱秀珠、曹光伟、曹瑞花、金召康等46名自然人股东,拟将所持股权以约3.5亿元转让给银亿控股,银亿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熊续强由此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资料显示,普利赛思持有康强电子4066.44万股,占19.72%,为相对第一大股东。

2014年10月,泽熙旗下的泽熙6期大举买入1031万股举牌康强电子。

知情人士介绍,在宁波本土公司银亿控股入主之前,宁波企业家任奇峰和钱静光父女已经入驻到康强电子,约占6%左右的股份,徐翔主动出击联络,拉拢谈判后让他们成为盟友。

此外,还有一些个人账号,也买入康强电子股份,作为泽熙的一致行动人,形成足以与大股东对决的投票股份。在有把握后,2014年底,徐翔向康强电子发函,要求由泽熙投资来主导康强电子的重组。

2015年1月5日,康强电子因此停牌。

2015年5月11日,康强电子复牌公告资产重组,拟作价27.8亿元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重组完成后,康强电子将转型为影视文化类公司,永乐影视实际控制人程力栋及其一致行动人将以1.64亿股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公告称,康强电子除拟以10.19元/股发行不超过21825.32万股,用于股份支付之外,还拟以11.65元/股向泽熙投资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现金8.5亿元,用于支付康强电子收购永乐影视的现金对价、重组费用和补充永乐影视流动资金。

按照公告方案计算,徐翔通过泽熙系列将合计持有康强电子8327.14万份股票,持股比例合计为16.74%,将成为康强电子第二大股东。

5月11日复牌后,伴着牛市补涨,徐翔主导重组的消息让康强电子股价从12元左右连续12个涨停,并在顶部放量后稳定在40元左右。

康强电子连拉12个涨停,其中有10个一字板

令人意外的是,股价暴涨后,银亿控股虽获得财务上的浮盈,作为康强电子董事的熊续强在重组方案投票中,却投出一张弃权票,理由是永乐影视估值过高。

随着徐翔被带走调查,永乐影视在康强电子中的重组归为泡影,经过股市暴跌后,康强电子的股价重新回到13元到17元左右的区间,银亿控股通过关联公司趁机增持,完成保壳。永乐影视则找到了分众传媒的弃壳宏大新材,再次谋划上市。

从银亿控股手中抢夺重组权以外,徐翔还成功在工大首创(600857.SH)上“逼走”了公司理财极为成功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雅戈尔(600177.SH)。

事情还是要从徐翔老家宁波开始说起。

坐落于宁波江北区范江岸路与永丰北路路口的新海景花园,是雅戈尔开发的城市别墅,平均一栋价格在2000万左右,住在里面非富即贵。

“那四套别墅就是徐翔的,双拼别墅,两两打通,准备做会所,现在装修工程都停在那里。”知情人士将界面新闻记者带到现场指认。这四套雅戈尔开发的别墅,与工大首创控制权之争息息相关。

工大首创可谓是命运多舛的一家上市公司。其前身是宁波本土企业宁波中百,1994年在上交所上市。

1999年6月,宁波国资局持有的26.65%宁波中百股份转让给北京首创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北京经济发展投资公司(下称北京经发投),首创集团将公司改名为首创科技。

到2001年,北京经发投将其中的10%股份转让给首创科技,将剩余的16.65%股权则直接转让给哈尔滨工业大学背景的八达集团,八达集团又将公司改名为工大首创。

在接下去的十年期间内,多路资本都曾围绕工大首创的控制权展开角逐,历经数次狼烟四起又偃旗息鼓后,只剩下宁波本土企业雅戈尔。资料显示,雅戈尔、宁波青春投资有限公司和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3家公司合计持有工大首创15.51%股权,后逐渐增持到18.51%左右,是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4年2月,泽熙系公司泽添投资突然宣布,以3.2亿元价格受让获得八达集团的所持有的工大首创15.69%的流通股权,成为工大首创的第一大股东,但雅戈尔系合计持股依然占优。

3月9日,泽添投资提出增加股东大会临时提案,增加的主要议题是:解除董事长龚东升的董事职务,同时增补选举徐峻、鲁勇志、史振伟3人担任工大首创董事职位。在此之前,雅戈尔已提名一个董事入主公司管理层。

据了解,泽熙系与雅戈尔在工大首创股权争夺上曾经有过谈判。徐翔为显示诚意,自掏腰包购买了上述四栋别墅。此后,雅戈尔开始逐渐减持退出工大首创。

但在2014年7月17日,工大首创晚间公告,公司收到第二大股东雅戈尔发来的通知,7月17日,雅戈尔与自然人竺仁宝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雅戈尔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自然人竺仁宝转让其持有的公司1888.4万股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42%。转让价格为每股12.02元,合计股权转让价款为22698.568万元。雅戈尔方面曾对此回应,对工大首创完全是财务投资,取得预期回报后选择撤出。

自然人竺仁宝为宁波市北仑区的一位退休老人,其子竺勇曾为宁波天一证券的高管,后调任上海,出任光大证券投资银行上海三部副总经理,翻开竺勇的履历,竺曾出任包括康强电子和乐通股份在内的众多上市公司的保荐人。值得一提的是,徐翔也曾参与乐通股份的增发。

在宁波光大证券的同事眼中,竺勇聪明内敛,为人大气宽厚,极具有理想情怀,他有很强的业务创新能力,是中国证券界的第一批保荐人,擅长做一级市场的运作,在业内有良好的关系。多年来,徐翔一直服膺竺勇的能力,多次挖竺勇为他效力,但是多次遭到拒绝。2014年,竺勇离开光大证券后,成立一家投资公司,与徐翔在资本运作上有合作。

随着竺勇的入主,徐翔成功控股工大首创改组公司董事会,派泽熙投资三人到公司出任高管,由担任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的徐峻出任宁波中百董事长。

外界曾传言,徐峻为徐翔亲兄弟,其实不然。与竺勇一样,徐峻亦是徐翔十多年的老朋友,徐翔在银河证券解放南路搏杀时,徐峻为该营业部经理。

拿到工大首创的控制权后,徐翔将公司名称重新改回宁波中百,这也是泽熙系在宁波的第一个控股公司,这标志着徐翔用二十年时间,完成一个散户到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蜕变。

因频繁介入重组和谋求控股上市公司,2014年9月,泽熙在北京金融街英蓝大厦5层设立办公室,他曾意气风发告诉朋友,自己以后的主要工作精力将放在北京。

3.索罗斯中国门徒的落幕

2015年10月29日周四早上9点左右,北京金融街的中国证监会大楼,徐翔穿着白色的阿玛尼休闲西装,拎着一个包到证监会有关部门接受聆讯。

大概10点左右,聆讯因有关部门的要召开紧急会议安排取消,免考通过,他信步离开。徐翔前所未有地放松。他告诉一位朋友,下午就赶飞机回上海。从北京回到上海的期间,徐翔看不出任何异常迹象。

两天后的11月1日上午,徐翔在从宁波回上海的途中被警方截获,他依旧穿着那件白色阿玛尼休闲西装,面无表情地带着手铐站在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岗亭中。当天晚上,警方宣布徐翔因涉嫌犯罪被带走调查。

界面新闻记者证实,徐翔被带走调查的前一天晚上,他的泽熙高管和合作伙伴已经在上海被控制。界面新闻记者还获悉,当时这一行动让远在宁波的徐翔察觉到了危险,因此第二天就赶回上海。为避免节外生枝,警察最后封锁杭州湾大桥将其控制。

徐翔在2015年股市大跌期间,多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2015年6月中旬起,大盘指数从5178点倾泻而下。令人意外的是,接下去的数月期间,泽熙旗下的5期产品却没有出现净值回撤,反而在每次反弹中,获得高额收益。到9月,泽熙旗下资产规模已近200亿元。

2015年6月30日,A股又是暴跌。中午收盘前,裘国根、王亚伟、莫泰山、但斌、江晖等13位私募大佬通过中国基金业协会网站集体发声,全面唱多抄底行情,提振市场信心。按照惯例,徐翔理应在集体唱多群体之内,但他的名字并未出现。

2015年7月,万亿资金大救市行动及时展开。

随着救市的深入,一些券商的涉嫌违规违纪的行为也屡屡被发现,引起中央高度重视。9月初,本轮救市的主力部队中信证券案发,包括总经理程博明在内的10多位高管被带走,一些救市过程中的黑幕逐渐得到揭露,外界传言中信证券在做空中获利。同时,徐翔和泽熙通过做空获益的说法在业内流传。泽熙曾公开声明,名下公司只持有股票,并未在期货开仓,因此不存在做空赚钱的机会。

9月17日,很少在媒体露面的徐翔,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为自己辩护。他称,在股灾发生后,有关协会的负责人曾邀请他参与救市,但在他看来,由于救市过程中将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一些关键的内幕信息,对于私募基金管理人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因此他表示了拒绝。

"泽熙当年已经翻倍,就算做点仓位,回撤一点净值也很正常,但坚持不参与救市,他实在太幼稚。"宁波光大证券的一位高管对此十分不解。

不过,多位知情人士均认为,徐翔出事的直接原因还是对浙江温州上市公司美邦服饰(002269.SZ)的股价操纵。2016年2月25日,深交所曾公告,拟对泽熙投资给予通报批评处分。公告称,泽熙投资在作为美邦服饰股东期间违反规则。

另一种说法则是,股市大跌期间,有一些官员家属的资金在美邦服饰上被套牢,他们想将筹码出手,徐翔帮助将股价拉高,再把筹码倒给参与救市的中信证券,由此构成操纵股价。

根据媒体报道,7月初国家队买入美邦服饰的总股数已接近其总流通盘的15%,但公司一直没有任何公告。

在诸多同行看来,上述说法是无法让人信服的一种猜测。"若说操纵股价,性格恶劣能比得过特力A(000025.SZ)吗?"一位私募基金经理举例反问。2015年10月23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透露,证监会拟处罚的12宗操纵市场案件,其罚没款金额总计超过20亿元,其中,机构与自然人吴某涉嫌操纵特力A被罚没达13亿元。

2016年4月29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于近日被依法批准逮捕,此外,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博明、经纪业务发展委员会行政负责人刘军、权益投资部负责人许骏等人涉嫌犯罪,也被青岛市公安局依法批捕。

徐翔被带走后,泽熙系名下和其父母持有的包括宁波中百、大恒科技、文峰股份等价值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股份全部遭到冻结。

此外,跟随他的朋友和泽熙系的高官们也悉数失联。但是数月之后,很多人陆续回归。

徐翔被带走调查当晚,一批照片陆续流出,界面新闻记者将一组图片传给一位证券界老前辈,他曾看着徐翔一路从入市到做大。

其中一张虹桥机场现场照,徐翔由两个工作人员带着,照片中的他只有背影,他似乎背着手反拷,微微抬着头,迈着外八字阔步前行,仿佛满不在乎的样子。该前辈想起当年徐翔刚到解放南路的场景:稚气未脱的徐翔,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衣,迎着冬日的阳光,一路小跑到营业部散户室,抢一台电脑操作。

在徐翔出事以后,宁波依旧牛散横空出世,在个股的龙虎榜上,也依旧可以看到宁波各家营业部频繁上榜。近年来宁波通过股市投资获益数亿的投资人更是不乏其人,但这些人都选择了低调,"毕竟徐翔的结局摆在那里"。

一位资深操盘手曾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上世纪90年代起家的一拨同行,到现在三分之一在高墙之内,三分之一移居海外,还有三分之一消失回归正常生活。

“徐翔有天赋,是一个资本异才,但资本有魔力,会让人疯狂。这些年德隆系的唐家兄弟,涌金系的魏东,做大后陨落的结局并不意外。”他总结说。

知情人士透露,徐翔最佩服的国内资本界大佬便是魏东。魏东鼎盛时期,徐翔曾与魏东深聊一次,当场折服其气魄和眼光,后魏东跳楼自尽,徐翔曾飞到北京吊唁。

而从成名起,徐翔便是索罗斯的虔诚教徒。他对索罗斯著名的反身性理论深有研究和体会,做东方索罗斯也是他毕生的梦想。

索罗斯虽是资本大鳄,但他首先是一个哲学家。据曾在泽熙工作的人员介绍,徐翔以前从不接受媒体采访,这也是学习索罗斯的风格。

索罗斯曾有名言:在市场中赚钱的人,理应默默无闻。




界面  www.jiemian.com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