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票房退潮后的电影基金

上海证券报基金圈2018-04-15 14:58:30

“今年票房有点冷”!
近年“最惨中秋档”
从四五月份的传统淡季,到暑期票房“零增长”,再到近年“最惨中秋档”,以及提档上映的《我的战争》意外“爆冷”,让这一最早来自市场一线的揣测,正一步步变为电影基金管理人无法回避的残酷现实。

过去几年,国内电影票房高速增长,吸引了大量的热钱蜂拥而至,也应运而生了数十家或专业或业余的电影基金,但到了2016年,当票补渐渐退潮,叠加观众审美疲劳,“大片扎堆”却未能换来预期的投资回报。

“抓质量,降预算,不再用美元核定特效预算!”在接受基金圈采访时,一位电影基金管理人透露称。在电影票房退潮后,渐渐回归理性的投资方不得不降降低预算,严控成本,即便是手握超级IP的片方。
票房退潮
在上映38天后,由超级IP打造的电影《盗墓笔记》终于突破了10亿元。截至10月27日,该片的票房仍打转在10.05亿元附近。但这一成绩,已是春节档后的国产票房冠军,也是暑期档五部保底发行的影片中唯一保底成功的一部。
票房遇冷的信号最早来自二季度。今年4月、5月两个月的票房分别为31.1亿元和31.4亿元,甚至不如春节档一部《美人鱼》的票房收入高,《叶问3》“偷票房”的丑闻,也给电影市场蒙上一层阴影。

于是,不少聪明的资本方主动避开二季度,主动将档期延后至“暑期档”、“中秋档”以及“十一档”,但资本密集、大片扎堆的结果,也让不少影片难逃院线“几日游”的现实。
数据显示,2016年中秋小长假三天全国票房报收5.1亿,与去年中秋比,跌幅则高达39%。尽管今年中秋新片云集,但除《大话西游3》外,《七月与安生》、《追凶者也》等口碑不错的票房都不及预期,大大不及《港囧》撑场的去年中秋档。
“今年电影市场非常低迷,很多电影票房遭遇滑铁卢,与原来预期的票房差距非常大,总体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两三成。”星光国际传媒集团总裁宋光成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大片扎堆上映,大量分流了观众。

微影时代CEO林宁则认为,与国际市场放缓的步调大致趋同,2016年属于国内电影市场的“小年”,好多知名导演都没有新作品,同时老IP的序列开发也到了强弩之末。因为,真正的好作品需要沉淀,并不是一两年就能做出来的。

“这两年一定会出现导演荒、艺人荒,因为市场起来了,但是创作能力、生产力这一块却并没有储备够!”林宁大胆断言。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很多网剧培养了很多导演,这给予了他们更多的机会做东西。

谈及票房遇冷的原因,伟德福思的冯湘薇认为,一方面票补力度减弱,三四线城市群众观影习惯尚未建立起来,另一方面内容粗糙,演员薪酬高涨,制作费三分之二都给了明星,很难保证内容品质。但究其原因是,去年形势太好,很多热钱涌入,而专业编剧、导演、制片人都没有形成良性的工业化运作体系。
电影基金下一步
在阔别公募基金后,刘媛(化名)与几个合伙人在北京注册了一家私募管理公司,与其他阳光私募不同的是,她希望引入各种不同类型和风格的基金管理人,方向之一就是电影投资,而电影投资基金的管理人则是电影制片人。

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国内的影视基金至少有20多家,大都成立在2014年年底和2015年上半年,基金管理规模多在10亿元以内,为了尽快将钱投出去,他们不得不四处打探项目,而谁能拿到优质片方的投资合约,谁就能赢得先手。

资金如飞蛾般,扑向某一热门行业——这一幕,如同前几年资金蜂拥房地产、能源一样,在制造业不景气的环境下,电影作为少有的超景气行业,正吸引来自不同行业、不同资金的涌入和布局。
“中国电影票房10亿元的时候,我在做生意,发展自己的企业;当票房达到100亿元的时候,我在观察;当票房达到300亿元的时候,我要出手了。”因投资《叶问3》而备受争议的施建祥,曾如是公开表示他对电影投资的野心。
谈及热钱簇拥下的电影投资,知名编剧汪海林对记者称,内容生产有自己特定的规律,这些非专业的电影基金对这些规律不是很清楚,自然会随波逐流地盲目追明星、追IP,做出一些很失败的投资。
在各路资本的疯狂围猎下,IP价格也被炒作得水涨船高。如今一部热门网络小说版权要200万至500万元,而一些点击率极高的网络小说甚至能卖到上千万元,以至于某文学网站的估值也比2014年时涨了近10倍。
“说到底,还是资本方不够疼,真的很疼了,就该找解决方案。”冯湘薇称,电影投资要从源头把控项目,在立项初就做好风控,选好项目,这需要专业的数据报告作剧本的评估和立项调研。

在冯湘薇看来,好的项目都不缺钱,影视行业通常不喜欢圈外的资金,因为多数情况下会对影片有干预,这就需要找到业内优质的影视评估机构作为第三方,委托寻找好的电影项目,把资金变成业内的资金来运作。
票房退潮未必是件坏事,作为电影投资人,如何擦亮眼睛找到一个有价值的电影项目?宋光成给自己定了一个选项标准:第一,这个项目有没有做成系列的可能性;第二,这个电影有没有可能延展线下周边的产品。
在华映星球资深分析师张珂看来,在经历了之前一波观影热潮后,电影观众正逐渐恢复理性,趋于成熟,这意味着真正制作精良、有充分艺术性和故事性的优秀作品更易成功,而短期通过资金以及明星堆积的低劣作品必将不再有市场。而对于电影基金管理人来说,筛选真正优秀精良的作品是关键,在投资过程中,尽量避免单个项目的投资比例过重是有效分担风险的最佳方式,动漫电影或是未来最具成长性的子行业之一。
“如今的电影市场越来越多元化,每个类型的电影都有生存的空间。”林宁称,对于处于调整期的电影市场来说,精细化运作影片,让电影找到合适它的观众,为市场创造增量,才是在线票务平台的价值所在。
获取文章授权请识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