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多家银行MPA考核压力调研

Bank资管2018-01-12 20:51:50

MPA“大考”来临,银行业考核指标全面更新。
  
突如其来的变化“撞懵”了两类人:分行信贷员和总行金融市场部交易员。以往到月末、季末考核时点,信贷员的压力最大,他们要使出浑身解数拉存款。如今,他们考虑的不再是拉存款完成考核任务,更要核算存款成本,不能让EVA(经济增加值)为负。金融市场部交易员则代替信贷员背负了月末考核重压,在银行间市场“跪求”资金“救急”。


【一】

【中信建投 利率债】银行调研与思考系列之一——今年MPA考核压力与对债市影响

来源:文涛宏观债券研究 黄文涛 顾韡

摘要

当前的MPA考核的核心是对商业银行表内外资产负债表建立起了全面的资本约束机制,针对的正是此前未受控制的银行表外信用体系的扩张。

虽冲击较预期小,但一季度MPA考核仍呈现部分压力。首先,今年一季度广义信贷的基数来源于去年一季度,其中表外理财的基数明显较低;第二,今年部分银行收到容忍度取消的通知,严厉程度部分上升,并且没有包含在银行原先的计划内;第三,1、2月信贷资产部分回暖,即表内资产增长方面也有一定给压力;第四,在中性货币政策环境下,当前资金面较脆弱,流动性的边际变化影响加大,一季度末叠加光大转债冻结资金及3月末大量同业存单到期,冲击加大。因此总的来说,今年一季度MPA呈现部分压力。

MPA考核压力对债市的影响。一季度的MPA考核,债市主要表现较为坚挺,虽有部分银行部分抛售债券,但总体抛压较预期小。在我们调研中,8家银行都对当前时点的债券配置价值表示了肯定;此前市场对MPA考核及其他监管的预期也的确较满甚至非常悲观,可另一方面由于去年末及今年1、2月较好的经济表现,债市对经济基本面的支撑却几乎没有体现。随着一季度MPA考核压力过去,这些预期差或更能体现在债市行情中,压抑一段时间的债券配置需求可能迎来一段释放期。

未来MPA考核压力或呈缓和趋势。今年后几个季度,银行表内外主要资产(信贷资产及表外理财)增速有望呈现下降趋势,若一季度MPA考核顺利度过,则后几个季度MPA考核的压力更将呈现逐步减轻。后续MPA考核的风险主要在于是否有流动性事件的叠加、非标资产增速是否超出预期、监管指标是否会更改趋严以及穿透监管的进一步落实。

正文

近期,我们对8家银行进行了一次调研,包括2家国有行,3家股份行,和3家农商行。同时今年年初,我们也曾对其他3家股份行作过交流。本篇就MPA考核压力的内容,整理思考如下:

MPA考核基本内容与核心指标

MPA考核针对: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服务公司、信托投资公司等银行业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其评估指标包括七大方面约14个指标:资本和杠杆情况、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定价行为、资产质量、跨境融资风险、信贷政策执行。这些指标的满分均为100分,优秀线为90分,达标线为60分,若均达优秀为A档机构,而资本和杠杆情况、定价行为这两项中任意一者不达标或剩余五大类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资产质量、跨境融资风险、信贷政策执行中任意两项及以上不达标,为C档机构,剩余为B档机构,C档机构就会受到央行的相关惩罚。整体来说,MPA考核的相关参数的严厉程度和惩罚力度可能较多地都会取决于央行主观的意图。就现在的惩罚内容来说,可能除差额准备金率以外,还涉及公开市场操作的利率以及可得性或其他更严厉的措施,以进一步提升对金融机构肆意扩张的惩戒度。

在上述MPA考核中,可以看到,监管将“资本和杠杆情况”以及“定价行为”这两项定为避免沦为C档金融机构必须达标的指标,这意味着在其他五大方面中,各家金融机构可能会根据自己具体发展需求或可有其中一项不达标也不影响总体达标,可这两项却会是所有金融机构为总体达标都必须做出调整以满足的指标。

那么分析这两项的具体内容,其中,定价行为该项指标主要是考察有没有高息揽存之类的行为,直接引用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就利率定价方面的相关评估结果进行评分。而资本和杠杆情况包括这几个指标:资本充足率(80分)、杠杆率(20分)、总损失吸收能力(暂不纳入),可以看到,由于其中资本充足率占到80%的权重,满足这一指标即可使这方面在达标线60分以上,因此资本和杠杆情况的本质其实就是资本充足率这一指标。资本充足率的考核标准为(未取消T值前):按照给定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的计算规则,若金融机构的实际资本充足率达到根据规则对应计算出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C*(含)以上的则为80分,[C*-T,C*]之间则为48到80分,C*-T之下则为0。这里的T是容忍度暂定是4%,其作用在于:加进容忍度后,即使达不到80分,也不会马上调入0分,而更可能落入48-80分的区间,如此若这一项中另占20%权重的杠杆率指标合格,那么总体也可以在60分以上,也可以在资本和杠杆情况的达标线上而免于成为C档机构。给定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计算规则为:结构性参数×(最低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逆周期缓冲资本),结构性参数、储备资本、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等多数都是根据机构监管给定的不同参数,而逆周期缓冲资本= max{信贷顺周期贡献度参数×[机构广义信贷增速-(目标GDP增速+目标CPI增速)],0},其中的信贷顺周期贡献度参数也由监管给出,因此,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真正和金融机构挂钩的变量其实在于“机构广义信贷增速”一项。其含义即是把机构资产扩张速度匹配其资本金水平,若机构广义信贷增速较(目标GDP增速+目标CPI增速)高,则其增速越高,该机构所需满足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指标将越大。

今年一季度的MPA考核第一次将表外理财纳入了广义信贷的范围,新口径的广义信贷=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表外理财总资产-表外理财现金余额-表外理财存款余额。即是对商业银行表内外资产负债表建立起了全面的资本约束机制,针对的正是此前未受控制的银行表外信用体系的扩张。


一季度MPA考核的压力

在我们的调研中,就MPA考核压力的问题,显示有部分分化,一家大行和一家股份行根据内部测算显示可能离监管限制有一定距离,一家农商行表示表内外资产增速今年有所放缓压力也不大,当然也有一些银行表示可能会有一些压力。

我们可以再通过银行一季度主要资产的增速情况估算一下银行一季度MPA考核的总体压力。

根据我们的调研,国有大行及几家规模较大的股份行普遍把今年理财增速计划定在10%-20%的区间,而从实际销量上,据一家国有大行和一家股份行的反馈,也大致符合全年20%左右的计划增速。另有2家股份行则完全没有对理财规模增速的硬性指标考核(转而考核利润)。所以,全市场的理财增速今年难超20%。

银行制定这个增速区间其实和MPA的广义信贷增速考核有一定关系。根据我们的估算[1],在有容忍度T值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去年9月13%左右的平均资本充足率所对应的广义信贷增速限制在15%-21%这个区间内,即和银行制定的今年理财增速计划区间基本一致。而考虑到银行理财本身投放资产的杠杆较低,大多是以理财委外的方式加杠杆,因此我们大致可以先以该数据估算表外理财余额今年的增速。因此首先可以说,由于MPA考核的消息在去年就已被市场知晓,银行在年初制定今年的理财扩张和资产投放计划时应已部分包含根据监管要求测算所作的相应调整。同时,据我们的相关调研,部分地区的MPA考核每个月都会上报当地监管指导,因而如若调整压力较大,则下个月就已经能够开始有所调整,因此到季度末时,可能总体调整压力会更小。

那么,是否一季度MPA就完全没压力呢?一季度MPA还是有一定压力的。

第一,今年的考核标准比去年预期的严——3月份才有部分银行接到了T值取消的通知(但并不是所有接触的银行都收到了一季度考核取消T值的通知,反应监管存在主观空间阶梯式调控),这个变化是没有包括在去年MPA考核预期的情形中的,也就是说没有在银行年初的计划考量之列。那么在T值取消后,广义信贷增速大致会进一步降低到11-13%的范围内,相较于原先的上限就更低了,银行需要进一步减缓表内外资产规模增速的扩张了,原先部分银行制定的规模增长区间可能会超出监管限制。

第二,由于广义信贷是同比增速考核,因此一季度的考核基数来源于去年一季度。由于去年理财仍在高速增长,因此一季度的同比增速仍然还是较大的。我们可以大致估算一下:去年6月理财产品余额26.28万亿,又按照去年6月相比于去年1月11%的涨幅估算全年,至去年12月末,理财产品余额大致可先估算为29.17万亿,而今年一季度理财则以我们调研银行反馈的5%的涨幅计算,则今年一季度理财产品余额大致在30.62万亿,对比去年一季度理财产品余额24.5万亿,则今年一季度估算的同比增速在25%左右,还是超出了广义信贷增速的限制范围的。

第三,根据广义信贷涵盖的范围(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余额、表外理财余额),银行表外的主要资产增长来源于理财,而表内资产增长对银行来说应主要来源于信贷和类信贷资产。今年一季度,在基建类贷款的贡献下,信贷需求有一定热度,年初信贷也呈现放量态势。根据央行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去年2月各项贷款为1025345亿元,今年2月各项贷款为1155104亿元,同比增长12.7%左右;同时,由于表内信贷受到监管限制,一季度非标途径也大受欢迎,根据央行信贷收支表数据,股权及其他投资项今年2月的同比增速高达38.8%。

因此,总体而言,一季度表内外资产的增速都保持着一定热度, MPA考核呈现有一定压力。

[1] 见《债市最大不确定性:理财监管升级迷雾——兼议理财增速与债市配置需求是否反转?》

后续的MPA的考核压力及对债券市场影响

3.1

后续MPA考核压力

由于从广义信贷的构成来说,银行可以有多种调整资产的选择,诸如收缩信贷、压缩非银拆借、抛售债券等。而从本次季度末的MPA考核情况看,当前银行更多以压缩非银拆借、缩信贷资产、或部分收缩同业理财发行为主,除小部分银行有一些债券抛售动作外,债券的整体抛压不如预期大。由于涉及非银拆借的压缩,紧张更多体现在了资金面。

不过,从本质上说,一季度末的资金压力其实也并不全部来自MPA考核,和大的资金面环境密不可分。去年末开始,外汇占款下降,基础货币有缺口,而仅仅依靠央行的公开市场货币投放,则有较高的资金成本以及不确定性,因此当前一段时间内,市场资金面一直呈现出较为脆弱的倾向,对流动性边际变化的敏感度大大提升。一季度末,同时叠加了光大转债冻结资金和同业存单大量到期续发的压力,就呈现出了一定的资金压力,甚至由于市场敏感度非常高,这种压力会呈几何式扩大;但一旦转债冻结资金的释放、以及央行进行了相应的资金投放,整体资金面又有所缓和。因此首先,后续的几个季末的MPA考核,也可以继续重点关注流动性的边际变化情况,若整体流动性趋于缓和,相应的考核压力也会趋于缓和。

另外,随着去年理财基数的逐步抬高以及今年理财增速的放缓,越往后的几个季度,理财方面的同比增速应会越来越接近计划的合理区间,而其带来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的贡献也会逐步下降;而信贷方面,8家调研的银行基本一致地反映了对信贷热度可持续性的怀疑。第一,去年信贷增长绝大部分的贡献来自于房地产,今年房地产链条的信贷调控已是监管重点,一家国有大行提出今年其个人按揭贷款的利率提升而量也在缩;第二,调研中,银行普遍提到今年1、2月的信贷结构中基建类信贷的贡献较大,然而就我们近期和另外某家国有大行授信管理部门的交流反馈来说,由于很多PPP项目存在违规放贷的现象,近期面临监管查处,因此3月开始此类信贷应会有大量收缩;第三,不少银行提出实际企业需求并没有明显好转,同时对公贷款的坏账率较高,今年行里给的对公额度空间是比较小的。因此未来整体银行表内外资产的增速后续有望呈现下降的趋势,若广义信贷增速压力最大的一季度的MPA考核能够顺利度过,则后几个季度而言,MPA考核的压力更有望呈现较为确定性地逐步减轻。

风险提示:1、在资金面仍维持紧平衡的状态下,季末有其他流动性扰动因素叠加的边际影响大;2、今年银行成本提高较多,压力较大,非标类资产吸引力提升,资产增速可能在这方面存在超出预期的可能(但长期来说,非标仍是监管重点,要求限额管理、禁止期限错配);3、监管态度趋严,监管调整相关指标和参数向更严厉方向变动、惩罚力度也相应加大;4、穿透监管的进一步落实。由于当前还未能全部落实独立托管,以及分业监管的现状,因此穿透方面的监管还是存在一定的复杂度和难度。因此,当穿透监管能够进一步有效落实,则相关的资产规模可能有所增加。(不过独立托管+统一信息统计的工作可能还需一定时间才能真正落实,可能还是会有一段实质监管冲击的真空期。)

3.2

 对债券市场影响

一季度末的MPA考核还是有一定的压力,但债券的抛压较预期小,这可能和债券收益率当前的位置以及后续经济基本面对债市的支撑渐强有关。在今年总体资金面可能都处于紧平衡的状态下,后续MPA考核对债券市场的影响也仍然需要考虑这两个因素,将会此消彼长——当经济基本面支持还不明显的时候,监管态度及相应资金面的制约仍是市场走势发展的主要变量;而站在当前时点,压力最大的一次MPA考核即将过去,而债券的配置价值以及经济基本面的支持会陆续呈现——首先,在我们调研中,几乎所有8家银行都对当前时点的债券配置价值表示了肯定,尤其是和贷款比较而言,对于一些当地中小企业没有公开发债资质的农商行来说,考虑较高的风险成本,当前的债券显然更优于信贷资产;另外,当前市场对MPA考核及其他监管的预期的确较满,甚至较为悲观,可是在去年末及今年1、2月较好的经济表现下,一段时间以来债市对经济基本面的支撑却几乎没有体现。因此,在当前这个债券位置上,监管冲击若带来调整将开始逐步吸引一些自营配置盘的参与,越调越配,一些交易盘也蠢蠢欲动;另外,在短期考核时点的流动性冲击缓和后,等待后续的经济数据出台明确转折趋势和对债市的支撑,那这部分预期差需先行得到体现,并且经济基本面也会是决定后续资金面状态是否存在转折的一个最关键因素,如果监管去杠杆节奏及央妈对资金面的态度有所转折,那么行情有望向趋势性机会转变。因此,站在这个时点,我们倾向于认为,压力最大的一次MPA考核即将过去,央行统一的资管新规拟会较更细化更严厉的分业监管细则先行出台,并且其中短期可落地部分大多均不超市场预期,而经济基本面支撑渐强及债券配置价值逐步体现,债券配置需求可能会迎来一段释放期。

附:近期银行调研部分内容:

理财增速计划

(1)国有大行和规模较大的股份行普遍仍有维持理财市场份额排名的要求,因此相应都有理财的增长计划,普遍区间在10-20%。根据一家大行和一家股份行1、2月实际销量反馈,大致年增速也在20%左右。

(2)有2家规模较小的股份行今年没有理财增速的硬性考核指标,转而考核利润增速,一家目标在50%,一家在30%。

信贷需求与结构

普遍反映年初信贷表现较好,结构上较多反映在政府类基建类信贷需求,但均对信贷热度的持续性不乐观。

MPA考核

MPA考核压力有分化:

债券配置价值

均不否认当前债券的配置价值,主要担心时点问题:


【二】

原标题:资金紧张提前来临 中小银行首当其冲
来源: 《中国证券报》记者  高改芳 

MPA“大考”来临,银行业考核指标全面更新。

突如其来的变化“撞懵”了两类人:分行信贷员和总行金融市场部交易员。以往到月末、季末考核时点,信贷员的压力最大,他们要使出浑身解数拉存款。如今,他们考虑的不再是拉存款完成考核任务,更要核算存款成本,不能让EVA(经济增加值)为负。金融市场部交易员则代替信贷员背负了月末考核重压,在银行间市场“跪求”资金“救急”。
  
事实上,一些中小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已超过信贷规模,市场资金面稍有变动,建立在杠杆之上的“投资类”资产就会出现大幅波动,进而牵动整个金融市场。银行面临的主要风险已经从贷款的信用风险转变为金融市场风险。
  
借钱难 难借钱

刚刚过去的一周会被各家银行的交易员永远铭记:连续几天大行拒绝拆出资金,小银行借不到钱“无米下锅”,大部分交易员天天“跪求”资金,银行间市场违约几成常态。
  
“今天地铁上班,无意瞄到身边小妹在发信息。一早各种哥哥各种总、各种娇羞表情包……‘今天能接回吗’、‘今天出隔夜吗’,实在不容易啊!而且联系人里还有几个熟悉的名字……”3月21日一大早,在某大型期货公司上班的小刘在自己公司的微信群里贴出了上面这段话,引来众多同事回复。
  
像段子一样的真人真事就这样在金融圈上演着。而在该人士感慨“钱难借”的时候,离3月31日的月末、季末还有十多天。资金之紧张,可见一斑。
  
银行间资金紧缺的情况传导到期货公司,这是近几年才有的情况。
  
小刘介绍,因为有公募基金、券商等投资他所在的期货公司的资管产品,或者通过期货公司进行国债期货投资,这几年金融机构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开了。当公募基金的上家,比如商业银行要求赎回产品的时候,公募基金自然就会要求下家,比如期货公司还钱。
  
“我们公司的自营资金也投资一部分贵金属,也和银行间市场资金面有比较直接的联系了。”小刘解释。
  
就在小刘刷爆微信圈的前一天,3月20日,银行间市场违约“一大堆”。
  
某农商行交易员反映,当天心力交瘁,“第一次被违约!真的是难以接受。上家不给钱,人家也就不能给我钱,也不是恶意违约,领导就说算了,我赶紧走线下平了我的红字。”该交易员一脸沮丧。
  
值得庆幸的是,上周银行间市场资金极端紧张的情况并未延续到3月27日,目前市场已基本平稳。
  
某城商行支行长分析,因为各家银行都对今年开始实施的宏观审慎评估(MPA)预期充分,所以都把资金握在自己手上不肯出借,因此上周资金面非常紧张。本周是真正的考点来临,但由于应对充分,资金面反倒不像上周那么紧了。
  
据介绍,交易员根据其所在机构的不同,大致可以分为大行自营、大行理财部门,小银行自营、小银行理财部门,券商自营、券商资管部门等。大行自营部门相对“舒服”,是大金主,一般只借出资金,不出钱市场资金就紧;小银行自营部门交易效率非常高,平时比较“舒服”,小银行理财部门借钱、出钱价格波动大,特别紧张的时候,因为行内有利率上限限制,比较难借到钱。
  
MPA考核超预期

某大型国有银行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银行间市场月末、季末资金紧张很正常。
  
“不说高深的东西,就说如果要比去年稍紧一些的话,肯定是一季度执行最紧,然后再根据情况看是不是慢慢放松。这是管理正道,从紧变松容易,反之就难了。只有前面紧了,后面才有放松的空间。前面一下子松了,后面怎么管?更麻烦的是,监管部门的作为会被市场所猜测。”该人士认为,随着经济走势的变化,对银行的监管也会做相应调整。
  
华创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屈庆称,与过去相比,导致此次季末资金面紧张的边际变化因素就是MPA考核从严。此前曾有观点认为这次MPA考核的严厉程度不会像市场预期的那么强,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一季度MPA考核的压力不仅不会弱于之前的市场预期,甚至可能比此前预期的更为严格。
  
“而从实际情况来看,根据我们近期与银行的交流,除五大行外的大部分商业银行均反馈MPA考核压力很大,MPA考核对资金面和债市的扰动恐怕才刚刚开始。”屈庆指出。
  
他认为,从上周开始逐渐趋紧的资金面无疑反映商业银行为应对MPA考核压力所作的种种准备,考核压力不大的银行已经开始提高备付,减少资金融出;而考核压力大的银行仍在想方设法融入跨季资金以缓和指标压力。因此回购市场银行机构对资金的需求量要远远大于非银机构,同业存单的发行利率仍在进一步上行。
  
屈庆表示,短期来看,这一状况在未来两周可能会成为常态。虽然央行确实有可能加大资金投放力度,以平抑资金面的过度波动,避免出现系统性风险,但在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之下,央行即使要真的稳定资金面,也只可能采取精准滴灌的方式来缓和系统重要机构的流动性压力,而不会用大水漫灌式的宽松为机构的无序扩张买单。
  
“我们依然强调,在季末时点尚未度过之前,资金面紧张的趋势大概率仍将持续,对资金面仍需保持高度警惕。”屈庆强调。
  
不再追求贷款规模

和银行间市场交易员不同,银行信贷员月末、季末考核的压力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是左右为难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信贷员吴珂(化名)过完年跳槽到现在这家资产规模是原来银行5倍的城商行。“除了钢铁、水泥、有色、金融这些产能过剩的行业我不做,其他行业都做。”吴珂介绍,“但规模不是我们现在首要考虑的,利润才是第一位的,而且不能有坏账。”
  
自从2014年9月银监会、财政部、人民银行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以后,银行信贷员月末、季末拉存款的时点压力就变成了日均压力。
  
吴珂对这些规定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银行的营销费越来越难赚了。“以前存款是有营销费用的。现在都是讲日均考核,存款成本还要和EVA(经济增加值)挂钩。要是拉来高成本的存款,可能KPI(业绩考核)是完成了,但EVA是负的,还得倒扣钱啊。”吴珂深切地体会到,人脉营销总会变成产品和服务营销。“人家给你几天的存款还容易,给你一年的存款怎么可能呢。”
  
而且,现在银行的贷款业务几乎每一笔都要银行员工“背书”。如果一笔贷款业务确定为次级、可疑或者损失等,会一层一层追查,经手人都可能要承担责任,影响绩效考核。
  
“这个是我最担心的,而不是要把业务做多大。”吴珂实话实说。他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新客户拓展问题。
  
吴珂说,去年和今年前两个月,他的很多贷款都放给了资质好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但现在上海乃至全国都在进行房地产调控。“我们行也在压缩这一块业务。我是负责对公业务的,现在除了房地产企业,其它盈利情况好的企业还真不多。”吴珂也犯愁,“小企业我们还是不太敢放,大企业的议价能力又太强,给的利息太低,没法做。”
  
实际上,不再一味追求贷款规模已经是银行业的共识。
  
某大型国有银行的相关人士分析,他所在银行2016年净利息收益率大约为2.18%,比上一年下降了3个基点。而每降1个基点,就相应减少20亿元的利润,利差收窄压力大。与此同时,银行负债端成本在上升,定期存款上浮1.3%,活期也有上升;贷款资产收益率却在下降。因此,该行对贷款从以前的增量管理,即每年增加8000万到1万亿的信贷规模,转向实行全口径的流量管理,特别是抓好定价管理,包括存款定价、贷款定价等。
  
警惕信用风险转向

银行交易员业务量大增和信贷员放慢信贷投放,反映出这样一个问题:中小银行不像大行那样方便从央妈那里拿“钱”,又拉不到太多存款,于是很多中小银行开始大量发行同业存单等,快速扩大负债。但小地方哪有那么多贷款需求,于是又把从大行买来的钱拿去投资理财、非标、债券等赚利差,拆短借长,扩大自身杠杆。
  
从2016年中报开始,几乎所有上市银行的投资类资产比重均出现上升,中小银行投资类资产增加尤为明显。其中,锦州银行、南京银行等城商行的投资类资产占生息资产比重超过50%。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近期发布的《中国金融发展报告(2017)》指出,需要高度关注金融市场风险。由于信贷需求不足,目前银行的资产配置中,投资类资产占比已经超过贷款,在一些中小银行,投资类资产甚至远远超过信贷规模。这意味着,银行面临的主要风险已经从贷款的信用风险转变为金融市场风险。
  
激进的小行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大,有些贷款规模仅几百亿的小行,甚至把资产做到上千亿。但建立在杠杆之上的“资产”,只要一遇风吹草动,比如市场资金面紧张,恐慌情绪导致基金赎回,中小行和非银机构就会手忙脚乱,补仓的、求钱的,都“感觉”钱荒了。但实际上,整体流动性未必真的那么紧张。于是,造成一个尴尬现象:流动性宽松,就是资产荒;流动性紧张,就是钱荒。
  
去年8月以来国内银行间市场和信贷市场明显收紧。虽然通胀预期和美国利率上升是重要因素,但监管部门降低金融杠杆,加强理财产品和整个资管行业监管也起了重要作用。虽然限制影子信贷快速扩张和控制中期金融风险需要加强资管行业监管,但这些措施或许也会增加短期流动性和信用意外紧缩的风险。
  
瑞银研究报告指出,监管趋紧可能加大今年发生信用事件的风险。由于金融机构间流动性趋紧以及市场利率的上升,部分银行-非银融资链条和影子信贷的消解可能并不会像预想的那样顺利。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Bank资管》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交流、合作、投稿等事项请添加小编个人微信号:bankziguan02,或扫一扫下方二维码添加(添加请备注机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