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小二,来盘野心给我下鸡汤

一知2018-03-12 15:26:09

爷爷的奋斗

一切的一切都要从我爷爷那一辈说起。

 

爷爷出生在西南某偏僻山区的一个小山村,祖上也并非什么地主乡绅,普通的农民家庭罢了,每年辛苦劳作,差不多能混个温饱。若是爷爷一直过着这种面朝黄土的生活,我现在在哪里都还不知道呢。

 

改变始于爷爷的父亲(我该叫他祖爷爷)。听爷爷说,一天,祖爷爷把他们三兄弟叫在一起,说(大意):“我文化差,买点东西都要被人讹钱,你们不能也文化差。你们都要去上学。”

 

就这样,大哥就先去上学了。爷爷是老三,上得最晚,而且上学时的年龄也比较大,8岁了才在村小学上1年级。从此,爷爷就从一个每天打柴做农活的少年,变成了一个白天上学,放学帮工的学生。

 

说来爷爷也聪明,小学毕业,考上了镇里的中学,祖爷爷就让他继续读书了。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在那个时代,要供一个学生,是不太容易的。于是,爷爷的中学时代过得较为艰苦。爷爷当时住宿在学校,每个星期要回家背粮食,以当作下星期的口粮。有时粮食不够,肚子饿,也只能硬顶着。有一次,在每周例行的升旗大会上,爷爷突然一阵头晕目眩,两眼一黑,昏倒在了地上。同学们赶紧把他抬回宿舍,躺了大概半天,爷爷才醒过来。爷爷说,那是他离死最近的一次。

 

除了饥饿,匪患也很麻烦。民国政府对这种偏远山区的掌控能力有限,武装力量无法完全压制匪徒,于是有时候高中的青年学生会被要求协助防守,以免学校被匪徒入侵。爷爷说,当时大概每五个学生分到两把毛瑟步枪,大家就轮流值班。每当疑似看到土匪的时候,就想办法把他们吓跑,吓不跑,就只能开火了。不过由于双方都是业余人士,子弹一般打不中人,所以比划比划之后,土匪就撤了。

 

有惊无险,爷爷读完了高中,而且,还考上了大学,还考上了当时中国西南地区最好的大学(地点在四川,名字老人家不记得了)。

 

问题又来了:没钱付学费啊。

 

没办法,爷爷只能不去四川,选择读本地的师范大学。毕竟当时的师范大学免学费,还能给学生提供一些津贴,对于家境不佳的学生来说,实在是福音啊。

 

在离开家去大学的前一天,祖爷爷把父亲叫到一边,给了他三个银元,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就这样,爷爷带着三个银元,一床被褥和几件衣服,就去省城读大学了。从此,他的人生道路,和他的父辈,产生了巨大的不同。爷爷顺利毕业,之后留在省城的大学教书,慢慢的成为了那里的教授。这位老人,在经历了日本侵华、新中国成立和后来的一系列政治风波之后,现在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他和奶奶一共生育了四个儿女,每一位都接受了高等教育,并且,他也要求儿女们的后代,也就是我这一代人,每一个都要上大学。“你们要是没钱供不起,我会给的。”他如是对他的儿女们说到。

 

爷爷通过他一个人的努力,让他和他的后代实现了巨大的阶级跨越,直接从社会底层,成为了中产阶级,从家族的角度来说,着实称得上伟大。


外婆的愤怒

爷爷年轻时的生活一直颇为拮据(小时候家境不好,成家之后又有那么多子女)。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外公一家家底颇为殷实(仅仅指外公成家后,外公小时候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在1960-1970这段时间,几乎全中国都在饿肚子,但外公外婆一家却免遭饥饿之苦。当时,外公一个月的工资能有70块(普通工人18块,爷爷当教授也只有40块),相应的各种物资票证也比较充足,加上自家还养有家禽,子女也不多,生活不算困难。

 

当时外公的单位有一项政策:职工的子女,只需高中学历就可以保证入职。母亲听说后,便萌生了高中毕业就去上班的想法。她把这个想法给外婆说了,想不到,外婆勃然大怒:“不行!你必须上大学!就算你去不了你爸的单位,你也必须读大学!没得商量!”母亲给我说,她当时被训哭了,在心里埋怨外婆,让她失去了一个进入一家好单位的机会。不过,现在她反而很感谢外婆,若不是外婆这一通怒火,说不定她现在就是一个高中学历的职员,没准已经在历次国企改革中下岗了。

 

外婆的一通怒火,将母亲指引上了正确的道路,成功阻止了一次阶级退化的发生。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同样意义非凡。


 我的野心

我人生的前20年倒是比长辈们平稳得多,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总结下来如下:

小学:平平淡淡,无他。

初中:前两年一般,常为语文作文烦恼不堪。最后一年迷之进步,考上当地最好的高中,并参加重点班选拔考试,并踩着及格线被录取。

高中:前两年不停膜拜班上各路大神,常常望着考试成绩感慨为何人与人之间有这么大差距。高二谈过一次恋爱,高三前分手(这个以后有机会的话还可以慢慢说)。最后于高考考出高中最佳成绩,感觉三年过得不亏。

大学:沉迷线性代数布朗运动维纳过程随机微分伊藤引理线性回归泰勒展开套利理论衍生品定价金融工程精算量化风险管理无法自拔,说不定将来还会沉迷于计算机。哦,对了,再沉迷一波LOL。社会学商业法市场营销之流则放弃治疗,堪堪及格。

大概是从小受到祖辈们光辉事迹的熏陶,我几乎没有产生过“人为什么要奋斗”这样的疑问,所以一直奋斗至今。不过人偶尔会迷茫一下,产生“我家里条件并不差我干嘛这么努力”的困惑。思来想去,得到一个答案:不安全感。毕竟人能爬上来,也有可能掉下去啊。这种不安全感在我看到一位老人后被无限放大。

 

初来香港,不大认得路,又想去兰桂坊,便打了一辆的士。夜晚,灯光昏暗,看不太清司机的岁数,只是隐约看见有白发。上车后,我便问他,“老人家,你多大年纪啊?“老人家没有回答我。他似乎听不太明白普通话,我又不熟粤语,就用英文问:”how old are you?” 老人家回答:” seventy five!” 我愕然:75岁的老人还要晚上十点开出租做工?他没有家人吗?我又问:“ You have sons?” 他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下车的时候,我给了他100 港币,打着手势给他说:“唔使搵反啦(不用找钱了)!”,他向我点点头,连说几句“Thank you”。

 

那一刻我的心情是有点复杂的。要是在内地,75岁的老人被报道不得不开出租维持生计,当地政府恐怕是要被舆论声讨的,地方官员也会将安置老人上升为政治任务。但这里是香港啊,资本主义社会,管你男女老少,没有实力只有被淘汰一说。于是,兰桂坊的灯红酒绿,与的士里的落寞老人,这两种差异极大的画风,就这样被组合在了一起。

 

自那以后,我便常常会想起这位老人。越想越坚定我的信念: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必须在父母年老时为他们撑起保护伞,也必须为下一代建立起足够好的成长环境(感觉想的有点远,毕竟还是单身汪)。这样才能无愧于心啊。

 

不想掉下去,就只能不断向上。所以,我的野心,大概就是不断的变强,变强,再变强。

 

目前来看,奋斗还是卓有成效的。今年找到了一份私募基金的在职实习,感觉若是顺利的话,说不定真能留港工作,慢慢的成长为一颗不倒的参天大树。

 

唯有奋力向前,方能问心无愧。

前行之路,道阻且长,必将砥砺奋进;有朝一日,定当君临天下。



2017.3.18


@玄米乌龙柠檬茶:香港在读商科犬一枚,汪汪汪。

座右铭: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人生经验。




文 | 非鱼

               编 | 尘榭               

           图 | 网络(侵删)

扫描一知关注『某事』

系列长期欢迎来稿

某处|某人|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