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德银马跃然:资本管控下,海外资本联合投资将成趋势

第一财经中国汇2018-03-12 16:00:38


回顾2016年,中国继续向新增长模式转型,2016境外直接投资量在2015年410亿美元的基础上共计增长130%。据商务部1月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我国企业共实施对外投资并购的实际交易金额达1072亿美元,涉及73个国家和地区的18个行业大类,占到全年对外投资金额的60%。

德意志银行企业并购亚太区总经理Mayooran Elalingam(马跃然)在最新的跨境并购报告中表示,2017年中国将继续重塑全球并购格局,海外机构的资本介入将越来越发挥重要作用。

财务投机并非并购主要驱动力

据德意志银行数据,就并购的总量上来看,2016年已达到2250亿美元,较2006年增加了十倍有余。中国的全球并购交易额占比也从3.2%增加至19.1%,全球跨国并购总量占比从2006年的1.6% 增加至16%。

Mayooran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货币汇率并非跨境并购的主要驱动力,战略投资者并购是从企业发展的战略需要出发,因此企业的关注领域主要集中在资源型并购、上下游产业整合型并购以及向高科技转型等方面。

“有些人认为资源并购的趋势即将消逝,对此我并不认同,中国对资源的需求依旧存在且不会消失。”Mayooran指出,对生产型企业而言,向产业链上游转移的领域正受到关注。比如机器人、汽车、能源设备以及任何涉及向更高层次产业迁移的并购势头将不会停歇。

在投资区域的选择上,Mayooran更看好欧洲在高端消费品牌、高科技、互联网和游戏等领域等丰富资源。因为存在政府问题、英国退欧、选举等多种不确定政治因素,同时经济增长速度不及美国,欧洲并不被国际资本看好,然而Mayooran认为,中国与欧洲大多数国家关系融洽,因此在欧洲发生的权力结构变化,并不会对中国造成过大的影响,或成为价值洼地。

据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数据,2016年中国投资者对欧洲的投资集中在德国和英国,两国投资占欧洲总额的46%。中国对德国投资增长将近10倍,从2015年的13亿美元增至去年的121亿美元。英国吸引投资90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130%。英国投资总额主要由脱欧公投前公布、下半年完成的交易构成,因而由此判断英国脱欧的影响为时尚早。

芬兰、瑞士和爱尔兰也是2016年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主要流入国,分别吸引了76亿美元、48亿美元和29亿美元的投资。同时,2016年对意大利、葡萄牙和法国的投资分别下跌85%、50%和40%,这是中国投资者致力于整合其2015年在上述国家完成的并购项目所造成的。

“从并购环境上来说,如果追求价值,肯定得接受一些风险。我认为中国之外的国际买家可能顾虑欧洲的增长前景以及欧盟的前途。但是对中国而言风险没那么高。”

与海外资本联手或成趋势

2016年底,在股市大幅波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大背景下,监管机构密集出台资金出境监管政策,同时加强对企业并购活动的监管。去年12月初,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管局四部门连续发布指引,表明已密切关注到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国资委1月份宣布对中央企业境外投资项目建立发布负面清单;中央企业原则上不得在境外从事非主业投资;央企向下授权境外投资决策的企业管理层级不超过二级;建立央企投资项目负面清单,实行分类监管。

Mayooran认为,2017年中国的海外并购热潮将会持续,但总体规模将不及2016年。除了中国政府和企业会对跨境投资采取更加审慎的态度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出售资产的卖方也会对中国买家更加谨慎,缘于他们认为项目融资和监管批准存在加大风险的可能性。

“我们的确看到,有些情况下,来自中国的买家与来自非中国的买家竞标条件差不多,但是卖方最终选择了非中国买家。所以目前看来,多方面因素有可能让2017年海外并购总量下行。”Mayooran补充称。

实际上,在2016年第一季度表现奇佳之后,中国在欧洲和北美新公布的收购交易数量便开始减少。去年共有30项并购交易被取消,总价值高达740亿美元,堪称史无前例。其中,美国并购交易被取消共10笔,价值590亿美元,相当于被取消总额的近80%。而欧洲方面则有价值163亿美元的20笔交易被取消。

贝克麦坚时分析报告中指出,短期控制减缓了资本外流,使大量交易、房地产投资和部分金融交易受到了更严密的监管。政策的变化可能会在批准环节制造障碍,延长项目时间,但并不会改变中国对外投资整体的战略和政策。

由于资本管控的原因,企业在跨境并购时亦逐渐出现寻求海外资本介入的倾向。几周前,便有贝恩资本牵头,联手国内零售商永辉收购全球最大零售商服务企业美国达曼公司。在Mayooran看来,2017年的海外并购活动中,与大型机构投资者、私募股权基金等联合投资将存在一定优势。

其认为,当前来自中国的很多战略投资者都在考虑与海外机构投资者或私募基金合作,原因之一是上述机构大多资金来自海外,可以直接进行海外收购,为中方简化诸多审批程序的同时,在资金到位和审批流程方面减小不确定性。

“有些来自西方私募机构的合作伙伴,在卖方有很高的信誉度,能化解卖方对于不确定性的顾虑,”Mayooran对记者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下,与海外大型机构投资者联合投资的确是一种企业会考虑的途径,但这种合作依旧存在难点。主要分歧出现在股权分配、公司估值方面,然而各投资方都会设法克服这些问题。

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