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刘士余的“祭鳄鱼文”

东方财经杂志2018-04-15 02:40:27


就职一年来,刘士余表现出了与他人迥然不同的行事风格,有人形容其敢说敢做,像“证监版的特朗普”;有人认为这些“杀气腾腾”的表态,切中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弊病,必须治乱用重典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


  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唐宪宗元和年间,韩愈被贬潮州刺史,境内鳄鱼作恶,韩愈写下此篇《祭鳄鱼文》,警告鳄鱼搬迁,并藉以鞭笞当时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为民除害。该文流传千年,是韩愈的代表作之一。

  从2016年底以来,中国又有一位高调对“鳄鱼”宣战的高官。从“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到“资本大鳄侵犯投资者利益的账是要算的”;从“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到“金融家和金融大鳄之间的距离往往只有半步之遥”……一时间,资本市场谈“鳄”色变。这位高官就是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

  2016年2月,因“熔断”风波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肖钢黯然下课。时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刘士余火线上马,接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与几位前任尚福林、郭树清、肖钢一样,刘士余也长期在中管金融系统担任要职。然而就职一年来,刘士余表现出了与他人迥然不同的行事风格,有人形容其敢说敢做,像“证监版的特朗普”;有人认为这些“杀气腾腾”的表态,切中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弊病,必须治乱用重典。

  的确,在一年多时间里,与大盘的涨涨跌跌相比,公众印象更深的是刘士余的种种“放炮”狠话:“妖精”“害人精”“野蛮人”“黑哨”“逮鼠打狼”“大鳄”等等,不一而足。令市场感受的第一印象就是:严字当头。

  “我还是希望或者说要求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谋财害命的害人精”,去年12月3日,刘士余出席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并发表讲话时,措辞异常严厉地批评:“最近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现象,举牌、杠杆收购,是对治理结构不合理的公司的一种挑战,……你用来路不正的钱,从门口的野蛮人变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你在挑战国家法律法规的底线,你也挑战了你做人的底线,这是人性不道德的体现,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刘士余指出:“有的人集土豪、妖精及害人精于一身,拿着持牌的金融牌照,进入金融市场,用大众的资金从事所谓的杠杆收购……实际上最终风险承受的不是发产品的机构,而是我们广大投资者。杠杆质量在哪里,做人的底线在哪里?这是从陌生人变成了野蛮人,野蛮人变成了强盗。”“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这段讲话堪称是刘士余系列“祭鳄鱼文”的第一篇,打响了从严监管的第一炮。其风格口吻与韩愈“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必尽杀乃止。其无悔!”,如出一辙。

  在刘士余批评杠杆收购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中国保监会先后暂停了前海人寿的万能险新业务和恒大人寿的委托股票投资业务,并责令公司进行整改。华夏人寿以及东吴人寿亦被点名处罚。


  今年 1月3日,新年第一个工作日,刘士余一上班就专程到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调研,强调指出,全体稽查干部要严厉打击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活动,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守护神”,成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神盾”。

  2016年全年,证监会在“逮鼠打狼”稽查行动中,共做出行政处罚决定218份,并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对责任主体累计罚没42.83亿元,力度之大创新纪录。

  2月10日,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再次将矛头直指“资本大鳄”:“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黑哨几年没打,又出来了,好政策也被黑哨吹歪了。资本大鳄侵犯投资者利益的账是要算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先前的。”“金融家和金融大鳄之间的距离往往只有半步之遥,这些行为往往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残忍侵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证监会不能坐视不管。”

  金融专家董登新分析认为,当前情况下,“资本大鳄”可能是指四大类机构或资金:一是参与并购的产业资本,二是参与杠杆举牌的万能险,三是以并购募资为动机的巨额增发,四是作为职业炒股的私募股权基金及上市公司。

  3月20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公告称,注销2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此前,1月23日,泽熙投资总经理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创下历史纪录,同案的王巍被判罚10亿罚金。徐翔曾联合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控人,合谋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方案、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拉抬股价,然后高位接盘13家公司大股东减持,并按照约定比例进行利润分成。

  2月24日,证监会通报,对抗监管、被誉为2016年A股市场“奇葩”第一人的鲜言遭重罚。对鲜言操纵多伦股份(匹凸匹)股价行为罚没34.70亿元,对慧球科技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处以943万元罚没款,合计34.8亿元。对鲜言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这一处罚金额仅次于徐翔案。

  两会期间,证监会官员仍然是最受关注的群体之一。3月8日,刘士余列席重庆代表团会议时,现场不少人大代表将意见建议就提给了证监会。而刘士余也一改以往的强硬犀利风格,以轻松的语气和颜悦色地响应了相关问题。重庆大学教授黄云先建议科技板块率先推动IPO注册制,刘士余笑称:“怎么这么懂我?”有记者问及,“资本市场改革要如何迈大步?”他说,资本市场改革是要迈稳步,而不是“迈大步”。而对于“IPO会一直保持目前的节奏吗?”刘士余笑答:“我感觉你猜得差不多。”

  就在同一天,刘士余的搭档、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参加全国政协经济组会议时说,证监会正在研究完善退市政策,一是加强信息披露,防止财务造假;二是要求中介机构履行好“看门人”的责任;三是修改完善退市标准;四是加强交易所一线监管,真正负起责任,该退市就退市。

  截至目前,深沪两市共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但退市案例仅有51个。去年,证监会对创业板上市公司欣泰电气涉嫌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开出罚单,并启动强制退市程序,欣泰电气成为首个因欺诈发行而退市的公司。

  “垃圾股”死不退市,主要因为“上市难”导致“退市更难”,加之地方保护主义,令退市制度形同虚设,炒壳重组游戏愈演愈烈。针对企业并购重组,姜洋表示,证监会下半年将继续加强全面监管,对“忽悠式”重组继续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

  这不禁让人想起,两会开幕前夕的2月26日,刘士余出席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时明确表示:“证监会首要任务是监管,如果说还有第二任务,也是监管,第三任务还是监管。”他还话外有话地说:“过一段时间,大家可能会看到证监会还会公布一些有影响力的案子。”

  至于“野蛮人”“害人精”“资本大鳄”是谁,刘士余却拒绝点出,他说:“如果都告诉你了,你说我下一步还怎么干活?”


■ 在一年多时间里,与大盘的涨涨跌跌相比,公众印象更深的是刘士余的种种“放炮”狠话。



作者系本刊特约记者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财经杂志(ID:dfcj-b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