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民国鬼录(371-380)

未眠人2018-03-12 14:52:27


民国鬼录(361-370)


《民国鬼录》371

 十六省大洪水后,北平城里处处捐款。很多老字号都是客商,听说老家发水,宁可倾了家当也要把钱捐给政府救灾。铁树笑着说这些救灾捐款都出不了北平,周先生则一言不发,即不捐钱,也不出门。几天后,两个穿中山装的找上门来,周先生以为又是来叫桅厂捐棺材的,可一打招呼,对方竟是说官话的南方口音。


《民国鬼录》372

 其中一个宽脑门儿的从兜里摸出本印着国旗章的小册子,往周先生手边桌面上一推,另一个则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递了过来。我上过茶就识相的退出前堂,周先生便问了句“你们是从…”“南京。这是中央民政局,司法局联合向您颁发的任命状,正式委任你为…”“让我干嘛”“驱鬼”另一个瘦脸的说。


《民国鬼录》373

 “全国洪涝,百姓失所,如今党国不遗余力带领各省灾后重建,可中下游灾情较重的几个省,碰到了不好说的问题…”那宽脑门说完犹豫一下,又瞧了瞧瘦脸的,周先生却直接问了句“大约有多少尸体?”“十多万具!都是沿途各省顺着江水冲下来的,而且每天都在增加”那瘦脸的说:“白天还好,晚上就难办了。”


《民国鬼录》374

 “上游发水,下游闹鬼是水灾历来的规律。除非运尸还乡让人家落叶归根,否则十万具尸体就地火化或埋了,没人驱得动。”周先生说着喝了口茶:“这活儿跟风水无关,要的是人力”“人力方面全力配合你,你也不用哪儿都管,只要保证赈灾委员会和救援司令部没事儿就行,毕竟那里住的都是上边的人…”


《民国鬼录》375

 周先生说三天后给答复,跟着就送走了两个穿中山装的。临走前那两人满嘴“效力党国救民于水火”,到了门口瘦脸儿突然冒了句“要钱给钱,要房给房”,周先生却还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两人,朝门外轻轻鞠了半躬。于是两人铁青着脸跨出了门,周先生则转身去了里间。毕竟江南一行,去或不去,得铁老爷子来定。


《民国鬼录》376

 三天后,桅厂领了上边的任命状。我以为铁老爷子会反对,想不到他叹了口气,说这次皇命难违,是推不掉的。于是周先生即刻动身,同行只带两个帮手。一个是我,另一个小林子,则是扮成了伙计的铁树。他说这次不同一般,自己不出面,恐怕不好办,而我则是第一次代表铁桅出门,那年刚好15岁。


《民国鬼录》377

 南京的人派车送我们去城外一座兵营,进去发现营里兵少,空地却极多。大营当中停着一台憨头憨脑,绿蚱蜢一样的机器,近瞧了却有两根架着风车的翅膀平平的展着,突然想起这八成就是飞机。之前从没见过,至多听过声音,知道这东西飞起来像一排滚雷,会钻进云里,看样子今天竟然要坐了,不由得兴奋起来。


《民国鬼录》378

 飞机里边是鱼膛一样圆且暗的地方,我,周先生,铁老爷子以及黑脸的带着两个兵刚好坐满。随后飞机在地上猛跑一阵就突然压到石头似的一颠飞了起来。我扒在窗口,见自己竟像鸟一样越升越高,真想大叫一声,可在桅厂呆的久了,终于还是忍住,又扭头看周先生,见他一言不发,闭着眼睛端端的坐着养神,可一双手却死死的抓着座位下的铁板,一刻也不松开。


《民国鬼录》379

 几个时辰后,我吐的昏天暗地。好在飞机总算落地,可才一出门,一股热气就像从酒鬼嘴里吐出来似的直扑在脸上,引得我又一阵呕。昏昏沉沉上了辆军车,摇晃好久终于进了间屋,不知谁递了杯茶,我忙抢过来喝了才算醒过神来,扭头见铁树饶正有兴致的瞧着墙上一张地图,周先生则瞪着双鱼眼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民国鬼录》380

 歇了一炷香的功夫,周先生突然说去看看吧。瘦脸儿的一愣,忙指了指脚下说就是这儿了。周先生和铁树便同时瞧我,见我摇头,两人又一前一后出了屋。我随后跟着出来,见屋外一片沙场地,如山的堆着米袋货箱和枪盒,一群兵正把这些东西搬来搬去,四周一圈新楼,刚好把这里结结实实的围成了一个桶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