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军嫂致军人:木棉对橡树的告白

军嫂club2018-03-12 13:39:04


木棉对橡树语


by:晓多






还有不尴不尬的初见。
除了一缕香甜
五月槐花香
犹记初见



遇见你的时候,是一个初春。我刚从南京出差归来,没有刻意的打扮,有的只是连续工作数十日的憔悴。就这样,我们彼此真诚的相见没有陌生同样也没有想象中的浪漫。整个下午只是在槐树下闲谈,不过春风不时吹落簌簌的槐花算是对我们的应和,没有戒备是初见的好感。 


其实,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适合我们这次的相遇。


现在回想,根本记不海侃了些什么。不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我记得你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爱人不能时常照顾你,你能接受么?


我这女汉子心里还想,每人管的生活正合我意。我诘问到:我比你还忙,照顾不上你!突然感觉犯二的我说错了话。一时沉默不语后感觉我可以听到蚂蚁的讥笑。然后我们就目送夕阳落山,倦鸟归林。


其实最美的爱情,在我看来不是你侬我侬,最美的相遇也不是刻意的表现。


我希冀过如《罗马假日》里的浪漫,可是我不是安妮。而且这种梦幻的愿望或许只能盛开在花季的梦里。我自认为成熟的爱情或许就该如舒婷的《致橡树》“我希望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爱你坚持的位置和足下的土地。”高中当课文读时领悟不到真谛,现在才开始体会。根是相互坚信彼此的纽带,叶是我们互为遮挡风雨互相鼓励的见证。


最喜欢最后一句话:爱你坚持的位置和足下的土地。支持你所喜欢的,鼓励你所奉献的。每个岗位有它坚守的理由,这些理由抑或平凡抑或崇高,但是既然选择了我们就有理由义无反顾。




类似思念
突然的某天
不知所踪了







时常的联系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但是突然间的某天,没有预兆的我们就失去的联系。


最初以为忙碌,或许是我偶然大条的神经在语言上照顾不周。三五天没有踪影时,还在反省是不是自己的哪有过失。再然后心里就起了波澜,或许是你一种刻意的躲避,但是用我不缜密的逻辑几经论证终归不至于。那该发挥我打破砂锅的精神还是就佯作矜持到底。不过,我在千百个假设之时也做了一个小人的假想,那就是你是个骗子,可是财色皆在又抵消我破绽百出的臆想。然后我就每天坚持打一个电话,这或许不是思念,是偏执狂的表现。然后一天天,一遍遍,不过回话的女人总说,你说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就这样,在自我否定和反复论证同一个命题中,四十天过去了。然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你是张政委的家属么?我脑中的第一反映是,谁是张政委?再然后想问的是,张政委怎么了?当时还在上课的我心有悬到嗓子眼儿的感觉。然后电话里的人告诉我说你们完成任务要归队回来,家属可以来迎接英雄凯旋。我五味杂陈的心情不知怎么表述。但终归还是欢喜的。可是看着自己的满满的出差日程安排又遗憾了些。想想你的不辞而别这种遗憾渐渐又如汐落退却了。


记得是8月13日,一大早闹钟还没响,可是手机里像是被震碎的似的,微信里持续的蹦出了四十多条信息。一看是你的,原来是你每天写的日记,当然里面有对我说的话,然后读着读着,天就亮了。最后的消息是一张日出的照片,我试着想象四十多天没有见过太阳的感觉,但是对于你们来说,不止是这些,是无法想象的恶劣条件,是对亲人不能诉说的思念,是任务的艰巨,我本以为会埋怨你的不辞而别,会抱怨你为什么不原原本本告诉我,可是想想那些你们所忍受的,一切都被原谅了。






 



想对你说














谈情说爱我们来不及了,所以我们只能一起慢慢在岁月的砥砺中变老。


你有你的使命,我有我的守望,我是千万个军嫂中的一个,我们有伤心委屈难过甚至落泪的时候,但是当理解成为共识,我们又是那株和橡树并排的木棉,她坚韧,她可以和你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她也与你共享雾霭、流岚、虹霓。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此生此世,生生世世......



她们为本文助力


版权信息:本文系投稿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责编:芽典

来源:军嫂club(微信号:junsaoclub)


军嫂club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入群请直接回复“哨子

更多精彩请查看主页导航栏

投稿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