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对话大师兄朱炫:年少荒唐

许川2018-03-09 07:36:09

对话大师兄朱炫:年少荒唐

他就是“知乎”最具人气的鬼才,“高票答案”No.1——朱炫。

其“广场舞大妈斗舞”一文,仅知乎平台就获得数千条评论,短时间内被无数人疯狂转发,甚至被模仿改编成视频网剧,一时间成为反应社会热点话题的现象级文章。

日前,国内领先的手机电台APP优听Radio“正青春”活动走进北京科技大学,优听Radio总编辑许川对话大师兄朱炫,和现场观众以及4000万优听用户一起脑洞大开!



传统“骑士”太过老沉,“新骑士”是自由、无畏。

许川:这个书的名字也很特别,我们中国有一个词叫“年少轻狂”,你为什么叫《年少荒唐》呢?

朱炫:实际上“年少荒唐”这四个字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年少”,年少实际上就是取的“年少轻狂”的“年少”,就像我刚才说的,书里可能会有一些在外人看来不成熟的思想部分,网上叫“中二”,也有一些幼稚的东西,这是青春的一种态度,兴趣态度也好或者说活力也好。而“荒唐”代表着另一种成熟的部分,荒唐就会给你一种好像很轻狂的时候就没法那么让你肆无忌惮,好像你会碰壁,或者你会缩回来,或者会让你有一些反思或者想法,这是两种矛盾的东西,我把它合在一块了,所以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骑士梦

许川:朱炫,你在书中也是多多少少探讨了您的内心世界,你在书里面探讨提到了“剑、风车”。提到了唐吉柯德有吧?你心里是不是有个骑士梦?

朱炫:那天有一个报纸采访问我,我心中的骑士精神是什么,我那天回答是这样回答的,骑士是什么呢?很多人看了我的作品,大方向会觉得是不是唐吉柯德对着风车永不言弃,这个我觉得小学思想品德,我倒不至于讲这些东西,我没有想那么深,我当时觉得在我心中的骑士精神是什么呢?骑士是什么东西?骑士是保护公主的,公主是干嘛的呢?公主是跟王子厮混的那个女的,骑士就在门口保护公主,你想他很尽职,骑士精神很绅士,把公主搀下来,搀下马车,扶到塔里,然后跟王子睡觉去,他就干这事。我觉得这个骑士精神我不喜欢,我觉得骑士精神是站了一会他觉得受不了了,太绿了,他进去把这个狗男女一下劈死,他骑马走了,我觉得他要自由,骑士精神就是一种勇往直前,是那种骑士,是冲锋在前的那种。我不喜欢那种绅士风度,或者是一种温文尔雅,我觉得对年轻人来说这个骑士精神太老沉了、太老气了。至于唐吉柯德这种精神呢?我呼唤他,像是风车我呼唤他,但是我在书里也提醒各位,你也得发现这玩意真的是风车,不要一头撞上去撞死,有时候我们也得成熟的去对待他,有时候可能过了很多年你不再有这个感觉,你要去冲击一个风车的时候,你回头想想这可能是一个美好的回忆,但我并不鼓励大家说是我向往唐吉柯德这种精神,别人说我是傻,没关系,我还要冲,我要头破血流也不怕,那这个人卖鸡汤的,那不是我,我不至于这样,我只是说我赞同这种感受,但是他可以在你未来留做一个缅怀,但是我们仍然要成熟的去看待这个世界,大概是这样。

朱炫被公认为最天才的脑洞作家,他擅长用天马行空之笔,去钩织颠倒众生的惊艳奇事,有的人觉得这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态度很好,有的人觉得这是轻佻落俗,那么朱炫是如何看待这种态度呢?



关于“一本正经瞎扯淡”

提问:我想问一下您怎样看待“一本正经瞎扯淡”的态度,这样一个态度,您有没有觉得这种态度已经成了当下这个时代中最能够传播思想的一种方式?

朱炫:不能够,我觉得应该不是最能够传播思想的方式,最能够传播思想的方式是小视频。传播思想这四个字太沉重了,绝对担待不了,只能说这个方式是现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大家喜欢,可能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人喜欢解构,喜欢讽刺,喜欢挑战权威,喜欢在那些正经的东西加一些自己不正经的地方进去,好像觉得你把它解构了,消解掉了,所以大家会喜欢这样的文风,这是大环境史,恰恰是我也喜欢,但正好我喜欢我就写出来了。所以你要问我喜不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喜欢,你要说能不能传播思想,我觉得太沉重了,我只能说是因为大环境是这样,大家热爱这种来表达的方式。

拥有多重职业身份的朱炫,是作家,也是编剧。各种类型的故事他都信手拈来,他的文字,闪耀着青春时代的热血特色,这些都源于生活的累积和感受。而生活给人的冲击是故事所不能给予的,不曾年少,何来“荒唐”?让我们一起听听他对现在的大学生是怎么说的。

年轻人20岁的时候有很多困惑,你应该怎么面对?

朱炫:之前有个女孩问过,他说你对年轻人20岁的时候有很多困惑,你应该怎么面对?我当时就说你什么困惑?她说我的困惑是我要挂科了。我觉得这就不算困惑,年轻的时候这些真的不算困惑,太小了,少一些小小的困惑,想犯错就犯错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今天突然站起来说,大师兄我觉得你书写了烂、垃圾,没问题啊,你后面想起来说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草了大师兄,没有问题。你在站起来之前会觉得担惊受怕,你会觉得这个人姓猪的会不弄死我?其实不会的,事实上就是这样,该犯错就犯错,年轻的时候犯错又怎么样,就算我弄死你也没有关系,实际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少一些这种小困惑,多一些大勇气,反正我觉得大学四年,不要扭扭捏捏,娘们唧唧的。

许川:你觉得20来岁的年轻人在青春的年华里面怎么样生活才不枉走一回,不枉年轻一回?

朱炫:我说了没用,我是这么觉得的,我当时写的文章只代表我个人的看法,因为我是这么过来的,但是我说的东西没有任何参考意义,也不要去信他,再老套一点的答案我觉得要努力、上进。我的感觉是不要盲目的去听别人告诉你应该怎么过,应该怎么做。我也不会告诉你们该怎么过,你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你自己是你自己的人生,所以20岁该怎么过他们自己去决定。

许川:你21岁的时候在干嘛?

朱炫:那时候在澳大利亚读书呢,打工,也是满脑子胡思乱想,不要跟我学,我是一个学渣我后来是因为成绩不好才留学的,留学以后我的生活是一个学渣式的生活,21岁我天天就喝喝酒、上上课、打打工、想想妹子,差不多是这样,可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天天在图书馆那样,也不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自由自在,可能我就觉得跟大家没有什么区别。

许川:怎么让自己在生活中变的有趣一点?

朱炫:很难,很难,没有这样的方法,昨天我就回答过这个问题,没有这样的方法,不要刻意地去觉得自己不够有趣,刻意的去有趣,不存在这样的方法,因为你是团队里的颜值担当,也有可能是团队里的思维担当,很聪明,有很多人都很聪明。就像演员一样,我适合演动作片,我适合演探案片,我非要去演喜剧,只会让观众很尴尬,自己也会很尴尬。没有必要,你看别人喜剧就行了,所以我觉得变成有趣这个东西我没有碰到过,大部分都是本来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但是你也不用气馁,你也有其他的长处。

生活给人的冲击是故事所不能比拟的

许川:朱炫现在工作也做的非常成功,能给我们分享点你在北京求职、工作的一些心得吗?

朱炫:我这个没有参考性,因为我毕业了以后在南京干的风险评估,后来干了两年以后就天天喝酒,跟领导喝酒,跟企业家喝酒。然后开始在知乎写东西,知乎有一个聚会我去了,去了以后有人怂恿我说可以在北京当编剧,我这样点我蛮佩服自己的,回去把工作辞了,但是在工作辞之前还有一个片段,我有阵子想客串去当婚庆,我当过400块钱的客串司仪,现在想想还特别有意思,我只干过一个月的婚庆,但是却有一段人生特别丰富的一段。我说一个,我只当过那一次司仪,就跟你们差不多大的那个小男孩,他跟他老婆大学认识的,我去了,400块钱,我当时去了以后组织那个婚礼,我先装B,我说我已经干了很多场了,其实我就干过一场。去了以后那个男的特别高,很帅,我说你等会结婚的时候要不要讲一些什么话。他说不用,我跟我老婆大学就认识了,老夫老妻了,没什么话讲,赶紧办、办完就嗨,我说好。上了台以后先出第一个状况,新娘从T台走过来,我本来拿了稿子的灯一关字看不见了,就开始吹牛逼了,这是命运的相逢,就瞎编。音乐放了一半,我带的一个,也是个业余的,音乐停了。停了以后我话筒还拿手上呢,我说“我草,怎么停了?”全场所有人看着我们,然后他又起来了,我们继续。完了以后最有意思的到了,他俩站台上交换戒指,我当时腿都在抖,我怕娘家人弄死我,我拿话筒我说你有什么话想对你的妻子说,那个小男孩一下就哭了。我都没想到,哭了,特别感人,他就觉得,他说我是一个单亲家庭,你能跟我在一块,我非常的谢谢你,他跟他老婆就哭,那个帅哥哭,帅哥哭特别美。那件事是我人生特别有意思的经历,所以我看待事情的情况是,我不看待结果,我觉得那个过程足够的美妙了,也许那时候看起来是一冲动,就是好好的为什么想去创业干婚庆,但是那段回忆什么都值了。我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人生一个相册的话,那这个故事就在相册里很重要的位置。所以我为什么强调大家要多去体验生活呢,对你的冲击绝对不是故事能给你的。



优听正青春是国内领先的手机电台APP 优听Radio 联合微博校园、唱吧、课程格子、京东图书发起的公益活动,与各界领袖一起走进高校和社区,与青年群体分享自己的经验和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