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见字如面》那些信的背后,都有什么样故事?

主格2018-04-17 14:09:11

恭贺新禧,鸡年大吉




《见字如面》自播出以后,好评一片,豆瓣给出罕见高分9.4,整个综艺圈似乎都跟着洗礼了一次。一封信,带听者穿越回了历史,感受写信者或揪心、或炽热、或感慨、或悲壮的真挚感情。每一封信的年代不同、情景不同,写信时的感情状态也各不相同。

今天,我们就带你穿越,选取不同年代的几封信,感受信件本身的文化魅力以外,了解每一封信件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与韩荆州书》

写信人:李白

读信人:王耀庆

李白的才情不必多言,但在仕途上却屡屡不得志。李白34岁时,除了诗名在外,他仍属“白衣”之身,并无当时社会上推崇的任何功业可言。以李白诗文显露出的才华,他是自以为完全有资格能够高登“庙堂”之上,入仕发展的。

故而屈尊求职之事,便不止一次发生在他的身上,只是因为人家基本没给机会,因此李白终没做成史上著名的“面霸”,倒是他那些不同凡响的求职信,有几封流传到了现今,使我们得以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认识一下李白其人。

就在李白此次回返楚地路过襄阳时,他由于听闻襄阳刺史韩朝宗素以喜爱才子而著称,并且还是位“伯乐”式的大人物,便登门拜访却未遇,便留下了他“毛遂自荐”式的名篇《与韩荆州书》。在这篇自荐信中,李白除以“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之语,对韩朝宗加以赞扬,猛拍对方马屁外,其余丝毫未改他自负其才的傲气,完全认定他李白不能被官家所赏识,而得进仕途一展宏图,是天地不容的事情。为此,李白通过诘问韩朝宗,也向唐朝社会发出了他的第一个问号:“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扬眉吐气,激昂青云耶?”然而,韩大人看过此信后却不为所动,对此事束之高阁,存而不论,并没有给李白显山露水的机会。

反倒是李白因此留下了一篇好文章,而韩荆州竟也借此留名青史了。


 


《狱中上母书》

写信人:夏完淳

读信人:林更新

林更新在《见字如面》中,读了一篇由年仅16岁的民族英雄夏完淳在狱中写给自己母亲的手信。此信为文言文,林更新将其翻译成白话文读出,这是在狱中临刑之前,夏完淳已知必死的情形下写给母亲的一封信,带着对家人的不舍,将国家命运与个人遭遇联系在了一起。

明末清初的爱国诗人夏完淳,是史上少有的大才子。说夏完淳还要从他的祖父辈说起,夏完淳的父亲夏允彝自杀殉国,当时夏完淳只有15岁。夏完淳从此成为了一个“无家”之人。他把妻女(当时他已有一女)送回外家,自己就像孤魂野鬼,在旷野里四处奔走,不断地投身到不同的起义队伍。

他先是悄悄上书给在浙东称监国的鲁王,被截获,但吴胜兆瞒下这事,放过了他。后来夏完淳找到在太湖中打游击的义师,秘密加入他们,之后返回,想必是替义师做侦探。而满清防范甚严,四处耳目,或对完淳有所注意。为甩掉盯梢,夏完淳一度只能漂泊湖上。

夏完淳在起义中负责的是在“叛军”与民间抗清义师之间充当“交通”,这样的任务或并不起眼,却危险并艰巨。实际上,对于这样飞蛾扑火般的危险,夏完淳早已了然于胸,自有一腔热血。起义失败后,夏完淳被捕,押至南京,叛臣洪承畴亲自讯问并劝降,被夏完淳一顿严词揶揄得色沮气夺,无辞以对。

在狱中一年里,夏完淳谈笑自若。他被捕后在狱中写下了诗作集《南冠草》,都是慨世、伤时、怀友和悼念死者之作,慷慨悲凉,传诵千古。夏完淳还续写亡父所作的政论集《续幸存录》,分析了南明弘光王朝败亡的原因,识见超卓。临刑之前,已知必死的夏完淳从容地留下两封遗书,一封给夫人,一封就是这《狱中上母书》。




陈寅恪写给傅斯年的回信

写信人:陈寅恪

读信人:张国立

陈寅恪,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集诗人、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于一身的百年难见的人物,与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一起被列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傅斯年是著名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专家,教育家,学术领导人。两人在柏林大学求学时交好。1928年,应傅斯年邀请,陈寅恪以清华大学研究院导师身份出任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主任。

“九·一八”事变后,北平日渐风雨飘摇,而陈寅恪决定继续留在清华任教。此后便发生了他三次拒领“干薪”、两次请辞史语所历史组主任一职的故事。

1936年,史语所迁至南京,傅斯年邀请陈寅恪赴南京参加“中研院”评议会之事,但陈寅恪始终舍不得离开清华园弃教从研,认为仅凭遥任虚职,实不能真帮史语所做日常工作,这一点让陈寅恪越来越于心难安,因此不愿请假。于是,给傅斯年写下了这封回信。




《近来我的工作是垛马草》

写信人:桃桃

读信人:蒋勤勤

桃桃是一位上海知青,1972年毕业后,只有15岁的她奔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她定期与家人的通信中,无意间真是记录了一代兵团人的劳作和生活。

讲到这封信的背景,或许很多年轻人并不了解,但问问父辈,这或许是他们很少提及却刻骨铭心的全部青春。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上千万城市初高中毕业或肄业生,在“农村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口号的鼓舞下,中断学业,上山下乡,预备把青春岁月奉献给脚下的热土。桃桃也是其中一位。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本该长身体学知识的青春期却在日复一日的艰辛劳作中度过。这封信就是这样一位知青写给父母,报告自己工作情况、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


刘珲/编辑



主流文化|格高意远

微信ID:xinbao-zhuge
长按二维码看主格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