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这部被称为“史诗级”的作品好看在哪里?

剧院与艺术2018-05-15 16:26:47

既《喀布尔安魂曲》之后,巴西阿莫克剧团(Amok Teatro)的第二部作品《萨琳娜——最后的脊梁》来华巡演,历经扬州、南京、杭州、上海及北京五个城市,已完美收官。


这部被称为“史诗级”的作品好看在哪里?听听剧评人怎么说吧。另一篇剧评附于今日推送的次条,请注意查收。




来自生命之谷的回响

——《萨琳娜,最后的脊梁》

文:Anna Armada

图片摄影:潘瑾瑜


萨琳娜,或魔女?


《萨琳娜》最初让我想起的是古希腊悲剧《美狄亚》,两部剧不仅在名称上相似——都以剧中的女主角命名;而且在情节上也有相似之处——都是一个痴心的女孩在被辜负后的复仇故事


《萨琳娜》讲述了萨琳娜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成长为一个女人,又因为没有得到理想中的美满爱情而像美狄亚一样展开复仇的故事。


萨琳娜的复仇是凶残的,她违愿地嫁给了迪辛巴家族的萨罗,却惟愿萨罗早死,将奄奄一息的丈夫遗弃在战场上。她生下与萨罗的儿子,却没有给过这个婴儿一丝母爱,甚至口口声声称他为“野蛮的萨罗的杂种”,她仇视他,深深地逃避着这个孩子的身上也留着她的血液这个事实。




萨罗死后,似乎萨琳娜就快如愿以偿,嫁给她用青春的少女的心爱恋过的萨罗的弟弟卡诺。她急切地希望卡诺能在她的体内播下爱的种子,她想为他创造一个男人。


然而,就在新婚前夜,萨琳娜却被放逐,他在仇恨中生下第二个儿子,而这个儿子便成为了她以后复仇的利器。她在复仇计划中让两个儿子互相厮杀,不带一丝怜惜。她带走被杀死的迪辛巴部落酋长的稚骨,并将它们散落在沙漠的四处,使老酋长的孤魂在死后不得不浪迹天涯。




文学评论者通常将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归为两类,一类为圣母;一类为魔女。


萨琳娜在剧中三分之二的时间里都扮演着魔女的角色,观众不会怀疑她的心狠手辣。然而,萨琳娜的复杂性在于她也曾经是一个纯真的少女,对于爱情,有过美好的幻想,她与卡诺曾共浴在清澈的河水里却保持着童真。这是怎样的一种罗曼蒂克,灵魂的互相需要早已超越肉体的欲望,和物质的诱惑。


设想,若萨琳娜能够在所有悲剧发生之前便实现最初的愿望与卡诺结合,一切将是多么美满,到那时,萨琳娜应该是另一个形象吧。



爱之深,恨之切,现实击碎了萨琳娜关于爱的最美的梦想。


她把最纯真的爱给了卡诺,伴随这种给予的是她的灵魂。现在,爱被一寸一寸地凌迟了,于是,她的灵魂也便零落了一地。




纯粹的男人与纯粹的女人终究不可调和


《萨琳娜》明显地带着古希腊戏剧中悲剧“命运”的传统,萨琳娜的命运和卡诺夫人的命运都早已被预言,尽管努力挣脱,却终究证实。从这个角度看,《萨琳娜》只是一场预言。


然而,这个悲剧还意味着更多......


萨琳娜是一个纯粹的女性形象,在萨琳娜那里,有的是完全的女性的力量,她不顾一切地去追逐自己的爱,太执着而走向了爱的反面。她是理想主义的,她的爱带有完全的感性的色彩,无视了现实的可能性,也没有创造这种可能性,因此不能够在土壤里生长出来。


萨罗却是一个纯粹的男性形象,他用尽他的一生去征战,甚至死在他的战场上。对于他来说,所谓的爱情也只不过是一次征战罢了,因此必须胜利,但是这种胜利却早已无关爱情。强大的萨罗在战场上最终变得脆弱,在生命的尽头央求一个女性的关怀却最终被无情地遗弃。




这里提到的两性特质是原初的,不带有主观褒贬的色彩。


纯粹的女性的爱走向了反面,变成无情的复仇;纯粹的男性力量,最终走向反面而变成了羸弱。我想,现实中最完美的爱大概不发生在极端的男性性格与纯粹的女性性格之间,而是发生在两个自性圆满的个体之间吧。




舞台画面与音乐


相较于别的剧,《萨琳娜——最后的脊梁》的一大特点在于它在舞台呈现方式中极强的文学性


翻译为中文的剧中仍然可见大段的独白,舞台的画面常常停滞,全场的观众将注意力转换到台词的字幕上,这时的剧场体验便成为一种文学体验。因此《萨琳娜》的剧本翻译也就格外讲究,带有明显南美洲文学特色的文本被得体而恰当地翻译为汉语,呈现给中国观众。


而除去大段的文学表达,剧中的画面表达和音乐表达也被制作得格外自然而精致。




鲜明的色彩对比和优秀的服装设计使舞台的每一幕都带有油画的质感。


该剧的剧情简介中提到:“该剧创作灵感来源自非裔巴西人的传统文化,尤其是Congado(一种戏剧和宗教性的表演)。”就连打斗的场面也被处理成为一出出带有鲜明民族特色的舞蹈,这些舞蹈又往往带着原始的力量,接近生命的本初,同时被处理得哀而不伤,具有独特的力道和美感。 《萨琳娜》中用到了来自不同民族的古老乐器,当这些乐器在舞台上被乐师奏响,观者的心也由是被带出好远好远,源起之时的共通性在我们想要探究人性之时再次被提醒,方才使我们领悟到文化间本没有天然的隔阂,所谓的城墙原来是我们自己筑起的。




最终的宽恕


在后半场剧中魔女萨琳娜使周围的人都感到畏惧,这些人中甚至有她曾经的朋友。卡诺夫人却愿意靠近她的“情敌”,用柔软的双手抚摸她满是皱纹的脸颊,甚至在剧的最末将自己最小的孩子当作最宝贵的礼物送给一无所有的萨琳娜。




卡诺夫人不惧怕萨琳娜,因为她心中的爱足够强大,她关怀萨琳娜,关怀的是一个即将枯萎的生命。她用爱浇灌了她干渴的灵魂,她赠予了萨琳娜一个崭新的生命,也重新唤起了萨琳娜自己的生命。


爱和恨都能成为活下去的理由,而唯爱,方才能让生命之花绽放。萨琳娜在复仇的过程中寻找的是自己遗落的灵魂,而宽恕最终使得她自性圆满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最妙的生命源于爱,而最妙的爱,便是自性圆满而又互相需要。爱,是生命的起源也是活着的动力。




作者Anna Armada 专栏文章汇总



福斯塔夫,聚光灯下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