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中国金融界的10大轴心名校圈:清华的精悍,北大的自由,人大的江山!

中财蹦豆2018-03-12 01:30:55

很多人都对自己的母校有着深厚的感情,毕竟这是他们生活过的地方,他们在这儿度过了人生价值观形成的最重要时期。

在金融投资界也不例外,很多人不光在大学里学到了金融投资的专业知识,还对大学里形成的人际圈子信任有加。他们按入师门先后也按财富能量论资排辈,构建自己的圈子。


人大有“江山”

南浦江、北燕山,金融投资行业内两大民间论坛在近年声势渐起。上至宏观环境及监管,下至证券投资实务,讨论议题紧随热点,为中国金融发展分析解读、出谋划策。

稍加注意不难发现,论坛发起者与参与者们,有着一个共同的标签——中国人民大学校友。人大经济、金融学科的深厚教育背景,让他们成为金融投资界的优秀人才。

“不完全统计,在金融监管部门,人大的局级以上干部目前就有58个。”人大财政金融学院一位老师说,尤其是85-88级毕业的校友是主力。


北大是培养“领袖”的学校

北大作为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吸引了众多才华横溢的学生。

提起北大投资人,很多人会想到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生于1971年的肖建华15岁时便考上北大法律系,18岁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27岁成为上市公司总经理,30岁掌控4家上市公司,成就了明天系资本帝国。这恰恰也被认为是北大人个人英雄主义的典型。

北大毕业生在金融投资界无论是基金经理、基金高管还是PE合伙人,人数应该都是最多的。

投资界这个庞大的北大毕业生群体,无论是本科、硕士、博士亦或是MBA、EMBA都享受着北大这个光环笼罩的虚拟大圈子。

光华管理学院的老师说“我们是培养领袖的学校”,一位学生则笑称“北大毕业生可能都内心强大到不需要圈子”。


清华的“精悍”五道口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初期,银行系统特别是央行是五道口毕业生的目标。因此,在现如今的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亦有不少五道口人执掌重要部门甚至高层。

但随着90年代后期证券基金业的发展,一批人投身到了投资界,尤其是95、96级毕业生最为极致,这是因为,1998年中国诞生第一家公募基金南方基金,随后迎来了中国基金业最蓬勃的时期,五道口这两届毕业生恰好踩在了这个时点上,集中地投身这一朝阳行业,成长为基金业的重镇。

一位投资行业的人士笑称,最鼎盛的时候,五道口人”管理着中国一半的基金资产。而根据统计,最近三年的196名五道口毕业生,有80人工作去向为证券、基金公司。

校友会也热衷于邀请知名校友为师弟师妹们做讲座。上海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戴志康、天图创投高级合伙人杨辉生、南方基金CEO高良玉、九鼎投资总裁黄晓捷、景林资产管理公司CEO蒋锦志等等,这些人都是五道口锻造的投资界风云人物。

他们把资金在投资领域里的成功经验传授给自己的师弟师妹们。

截止2016年10月31日,清华大学2016届毕业生就业率为98.5%。其中,国内升学比例为28%,出国(境)深造比例为16.4%,签三方就业比例为41.1%,灵活就业比例为13%。本科、硕士和博士毕业生就业率分别为97.5%,99.4%和99%。


在中财遇见“良师益友”

北京金融街的某一个餐厅,他们在聚会,来自央行的校友有时会聊聊个人对货币政策思路的理解和对货币市场走势的看法,来自监管层的校友有时会阐释某个新政策的监管意义,来自券商、基金的校友则常会讲述资本市场的现状及热点。互相聊聊大家聊工作中遇到的业务难题和对于国家经济发展的新的感悟。这就是中财校友某一次便餐所聊的话题。

有数据统计,中财培养了超过5位正部级校友,人民银行总行有3位行长或党委书记和4位副行长(或同级别),4位全国性商业银总行行长,将近20位的商业和政策性银行总行副行长,30位以上省级分行行长、副行长。其余社保基金、审计、保监等更是数不胜数。

在我国资本市场20年的发展历程中,中财学子作为建设大军中的一股力量功不可没。



西财:江湖之远庙堂之高

这些西财精英也有一张有力的人脉网,与其他学校不同的是西财的这张网是学校主动出面结的,偏处西南一隅的西财,自知地理位置上的劣势,反而更加舔犊情深,聚拢校友。

事实上,西财对于学子的呵护与帮助,或许也是西财人情系母校的原因之一。一位西财校友会副秘书长在校友总会尚未成立之时,就大力向校领导建议要全程跟踪和辅助毕业校友。他表示:“当初我们毕业时,有很多同学想留在生活安逸的成都,而当时的校领导决定一律将优秀的学生"硬性分配"到北京。”作为头几批毕业的“资深校友”并被分配到北京的他,觉得校领导那时的决策很有远见。

当时学校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创下名声,而最早几批校友进入重要国家机关和金融机构,则为以后的师兄师妹连起了一张人脉网。”他说。

在这张“人脉网”的笼罩之下,后来毕业于西财的校友们仿佛从来不会感受到“北漂”的落寞,研究生尚未毕业,就有老一辈校友协助安排好在重要金融机构的实习机会,并且有不少人最终被留用,进一步壮大了金融行业里的西财圈。
清华的“好哥们儿”

对于清华出身的投资界人士,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张帏把他们大致分为两个派系,其一是理工科背景出身,他们有技术背景和创业的经历,对产业技术的发展非常敏感,这是投资界的最早一批弄潮儿;另外一系则是经管学院出身,这批人算是清华在投资界的第二批人马,他们对金融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对各种商业模式了然于胸。

“校友之间的交流很重要”,张帏道,清华的平台是很好的,在投资方面,有企业家协会、有清科,每年还会举行创投的峰会,创业和投资的校友们济济一堂、相互沟通,有时碰上一些案子也会抱团合作。

清华人之间会非常注重分享,当有好的项目和有看不懂的项目时,他们会时常拉来“哥们儿”们分享,但这些哥们绝大多数是清华人。“做创投本身需要接触大量的项目,而清华校友的平台是个巨大的项目库,非常有意义。”一位校友称。

上财人的“上海滩”

炎炎烈日,上海黄浦江边一家高档会所,龚方雄正侃侃而谈。而台下坐的人几乎全是上海金融、投资圈大佬。从四大国有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到基金公司总经理都悉数列席。这是每两个月一次的上海财大组织的“金融家俱乐部”论坛。除了金融家俱乐部这一可供校友交流的机会外,财大的校友聚会也比较频繁。

“财大人本身也是受到上海文化的地域影响,性格比较内敛,而且做事情谨慎,注重细节,讲究诚信,这些本身都是经商之道。”上海财大金融学院院长、MBA学院院长戴国强如此评论财大人。

在上海的本地券商、基金公司的高管几乎都由上海财大人包揽。更重要的是为国家金融系统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根据教育部的一个抽样调查,上海金融系统的局级以上干部,有60%以上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处级以上干部,80%以上毕业于上海财大。
厦大“顶起”深圳半边天

深圳是厦大毕业生除厦门外,多年来就业人数最多的单一城市。

据了解,厦大的会计专业在全国常年排名第一。各大证券深圳分部中有大量来自厦大的毕业生。其中,宝盈基金甚至一度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来自厦大,实际上,有一段时间该基金公司的高层全部来自厦大。企业也形成了每年去厦大校招的惯例。

一位厦大校友称,如果厦大深圳校友联合起来,足以影响整个深圳乃至全国的投资圈。

但由于校友独立和自我意识强的原因,他们之间缺乏紧密的联系,也没能形成一个有效地影响投资界的圈子,其影响力也只停留在潜力上。


北工商:期货大鳄家族

从1990年开始起步的中国期货市场,如今已经迎来它的第25个年头。与之共同萌生和成长壮大的是期货行业人。

著名经济学家童宛生及其弟子常清和胡俞越在北工商共同创建了我国最大的期货人才培育基地,主导了中国衍生品人才的本土培养格局。

它是一个“家族”式的树形结构般的网络,诸多期货公司高管、央企衍生品专家、交易所监管机构“智库”……形成期货业关键节点的繁茂枝叶,其汇聚根植的则是北京工商大学这片肥沃的土壤。


志同道合是为武大人

“武大不是做官的文化,而是一种自由文化。”上海从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投资总监吕俊说,“大家都强调个性的发挥,强调自己闯出一条路来,在投资决策中独立思考”。所以武大的毕业生喜欢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奔深圳特区。

一个颇为有趣的现象是,在阳光私募这一群体在国内刚刚出现时,便有一批武大毕业生率先响应。武汉大学深圳校友会一位人士认为,“阳光私募作为一种新的形态,比较符合武大人追求自由、喜欢创新的气质,可能这是目前私募界不少高手都出自武大的原因之一。” 在深圳发端而如今已成燎原之势的阳光私募中,武大系的确被称为学院系中的第一大系。

此外,在公募基金领域,武大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如易方达基金总裁叶俊英、副总裁刘晓艳、大成基金总经理王灏、泰信基金总经理高清海、嘉实基金副总经理戴京焦、南方基金副总经理郑文祥等都毕业于武大。

“相对来说,我们是个自然而然的圈子,没有刻意去组织,但更多是出于志同道合。”武当资产一位人士认为,“君子和而不同吧。”



2016年武大总毕业人数13516人,本科生总就业率96.51%,硕士生96.48%,博士生96.35%



(来源:蹦豆综合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