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保本基金的功与过I 兼议保本新规与资管监管

憨哥讲财2018-03-22 14:01:00

 这里记录憨哥关于投资理财及个人成长的思考。此为憨哥讲财的第110篇原创文章



 “保本基金”从此别过


210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避险策略基金的指导意见》,正式将“保本基金”名称调整为“避险策略基金”。

从此,新发基金里再无“保本基金”字样,以前存续的保本基金保本期结束后也不能再叫“保本基金”,只能叫“XX避险策略基金”了。

 

虽只叫“避险”而非“保本”,但仔细研究新规后,憨哥的判断却是:

从投资角度看,避险策略基金的保本性更强、收益却更不被期待了。

 

此类基金的运作强调“债券为基做安全垫,股票为锋力争较高收益”(详见文章《保本基金是神马?一分钟就看懂的基金读物。》),此新规明确区分了“稳健资产”的投资下限及“风险资产”放大倍数。

 

具体来说:

避险策略基金投资于稳健资产不得低于基金资产净值的80%.


稳健资产是指国债、金融债、同业存单等在AAA(含)评级以上的债券及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


AAA评级的债券类资产属于高度安全的资产,此投资下限一出,基金的运作更加稳健。但事物都是辩证的,更高的稳健性背后牺牲了一部分收益,也就是说,通过债券积累安全垫的进度也会拖慢。

 

同时,“风险资产”(除稳健型资产以外的都是),不仅设置了20%的投资上限,还限定了其投资放大倍数。


权益类资产投资金额不得超过安全垫3

信用等级AA+以下固定收益类资产不得超过5

信用等级AA+及以上固定收益类资产不得超过10

 

也就是说,假设这个避险策略基金半年后净值是1.02,积累了2%的安全垫收益,那它投资于股票的比例不能超过6%AA+以下信用等级债券不超过10%

 

这些都是有可能获得更高收益的“进攻型”资产,投资比例却被大大限制了。


由此可看,保本基金的特点虽是“稳守反击”,新规下的避险策略基金将更“稳”,但“进攻性”被进一步削弱。

 

从市场环境来看,此类基金只适合风险偏好极低的投资者,不容得一点点风险。同时在债券牛市的行情下才能更快积累安全垫且得赶上并抓住股市行情的时候才能有稍微像样点的收益。


而在目前的债市调整阶段,若有新发“避险策略基金”,估计就真只能保本,或者与债券型基金无差。

 

 “保本基金”的功与过


2016年证监会发布《关于保本基金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虽当时对保本基金的投资限制与现在没太大差别,但此次新规更为严格,坚定地把“保本”二字去掉,体现了证监会进一步打破保本保收益的资管业务监管理念及决心,培育投资者风险自担的市场环境。

 

这在当前的基金发展史中,有着一些独特的意味。


毋庸置疑,我国的基金市场还是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现在一二线城市大部分老百姓可能时常听过、甚至还会投资基金、定投基金,但三四线五六七八线区域呢?在e租宝疯狂被骗的那些地区,我相信是很少基金普及的。

 

因为老百姓虽然担心投资亏损,但更担心这个投资公司是个“骗子公司”,分分钟跑路。


公募基金公司发行的基金产品,虽然每一个基金的风险收益属性都不同,判断起来较为复杂,但却没有任何“跑路”的可能。


老百姓若能了解这样一种无“跑路风险”的投资品,匹配好对应风险偏好的产品,虽然对金融市场的千变万化不甚清楚,但起码大体知道亏的道理所在,赚的原因是啥,便慢慢懂得去尊重市场,不是一味追求高收益,也不一味索要所谓的稳健。

 

之前很多普通投资者买了“保本基金”,不外乎因为“保本”两字而心里放心些才敢买;之后改为“避险策略基金”,虽然实质更加“保本”,但也可能会因基金名称里缺少此二字而市场热度大大降低。

 

要说以前的“保本基金”的功,便在于它让很多老百姓们了解到有“公募基金”这样一种普罗万众的投资品所在,它由不会跑路的公募基金公司运作,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普惠金融”的发展。

 

而要说以前“保本基金”的过,便在于它的名称带着“保本”两字,强化了投资者的“刚性兑付”观念。尽管这种观念在我国有着极强的生存市场,但在我看来并不符合金融的客观规律:金融就是经营风险的一门生意,有风险才有收益的可能。


况且,就连所谓最安全的“货币基金”在美国金融危机时出现亏损;国家发行的国债—代表着政府的信用都有可能违约,哪位大师告诉我什么东西是完全没有风险的?!

 

所谓风险及收益的匹配,才是资产管理的真理啊。你要高收益,就做好高波动,甚至亏损的准备;你想要稳健,那么对收益的期待性就要降低。

 

、试论资管业务的监管差异


广而分析之,像银行理财、信托产品、保险产品、私募产品、券商集合/定向理财计划都属于大“资管”范畴,本应统一监管,但目前分业监管体系下却有着不同的监管思路。

 

银监体系是资金监管的大头,管着银行及信托的大体量资金。憨哥通读过关于银行理财相关的大部分监管法规,虽然银监也在致力于让银行理财回归资管业务的监管逻辑,但在实践中却一直稀里糊涂。


其他的不说,按照资管业务“风险自担”的思路,本应继续淡化“刚性兑付”的实践理念(起码是表外理财方面),但银行新规下仍然保留了保证收益类理财产品,对于表外理财监管也仍留了很强“保本保收益”口子。


毫无疑问,占据了国内绝大部分投资客群的银行仍存在很强的“刚兑”投资观。

 

这在一定程度上当然与国情相关: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银行理财资金很大程度上充当了“影子银行”的功能。但对资管业务而言,这确已成目前行进中的困扰问题。

 

所以,一线基金从业人员经常听到普通投资者反馈“还不如买银行理财!”,下意识下便是银行理财投资刚性兑付观念的根深蒂固。

 

证监体系下的思路则相对不同,从167月下发“新八条底线”的大头监管文件也好,此次保本基金新政策也好,目前看来都在贯彻“禁严保本保收益、刚兑”的监管思路。


这虽然对前线金融业务、特别是机构业务人员苦不堪言,但个人的看法确是,长远来看,这起码是对终端普通投资者认识投资、认识“资管产品”最正确的观念传导。

 

关于资管监管的探讨,本人才疏学浅不敢进一步妄议,只是胡言乱语几句。但我始终相信银行以后会出现破产的,以后也没什么是一定保本的。


但马克思辩证法不也告诉我们,要以发展的眼光看世界,“保本”及“刚兑”之生长旺盛,正如我国大众的风险观及金融理念仍在培育。让我们且张开胸怀,看资管领域的风云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