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和成勇说说话 ——王轶琼

成勇艺术中心2018-05-04 14:32:15


请点击上方“成勇艺术中心”关注我们




和成勇说说话

王轶琼


   成勇的盲点计划没有按照他的生命意愿完成到底,他执意丢下他的艺术世界,一意孤行地走了,实在遗憾。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世界本源的存在疑虑和盲区。

   在南京的当代艺术系统里,成勇的作品具有明确的符号特征。不只是因为他使用了盲点,盲人使用的文字。使用盲点和使用点是有区。盲点应该说不是点,是盲人特使用的信息密,通手的触生含。不是用来看的。但有意味的是些盲文是通眼睛清晰的人明的,可的盲点和可感知的盲点共同构成盲文的识别

   在成勇的生活系统里,他可以使用哑语,哑语更有视觉特性,那么哑语是否会进入行为艺术的分类呢?成勇毅然决然地使用盲点一定是经过选择的。这个选择和草间弥生的圆点点是不同的。点,草弥生的点是几何形,形式主的,可以有大小区分和合的,有色彩,如果不细说,那些点不太具有具体内容,她用时间将它具体的、完美的合成了魔幻格。是一个神经质的、密集的、病的表达。

    成勇使用的盲点尽管是圆点,但它本质是文字,而且是具体的文字,一种在茫茫黑暗中发生意义的文字,抑或是激情、智慧。那些圆点无法细分出单个的大小,它是统一的。它构成的形式,有某种规定性。这种规定一定让成勇既津津乐道、兴奋不已,又苦不堪言。可阅读和只是形式合之有多大的鸿沟需要翻越,个只有成勇自己本人清楚。

   可惜的是成勇匆匆走了,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完,没有交代,包括盲点的伟业。留下遗憾和疑问给了我们,让后来人不停地追忆。

    所以成勇的墓志铭应该有一块是用盲文写成的,雕刻在坚硬的花岗岩上,象碑一样立在那。

   很多年以前,在南艺后面的一个小山坡上,石头城,有十多个喝酒的巨人常在那欢聚,管策、张江山、毛焰、成勇、朱彤、王成、孙建春、孙新宇、包忠、我也在其列,都是酒中酒仙,放浪不羁、嬉笑怒骂,用南京话讲就是无所谓,烦不了。那是一个一事能狂便少年的时代。

   远在海外的薛红艳离开中国之前留下一本专著,详细描写了她所知道的当时的《分形意象》的艺术南京。其中专门有一章写到了成勇“障碍的力量”和凄美。

  “尽管障碍与人形影相随,当我在形成作品的过程中却逐渐感受到,障碍有时是很美丽的。”

   成勇兄,安好,我们对你的思念没有障碍,依然美丽如故。



成勇作品


时尚  120-150CM   亚克力  2011



齐白石  120-150CM  亚克力  2011



无语的怀念系列  120-80CM  亚克力  2011



无语的怀念系列  120-80CM  亚克力  2011



无语的怀念系列  120-80CM  亚克力  2011




王轶琼作品


明明白白我的心-水墨-2014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水墨-2014




我只是心太软-水墨-2014




我愿意为你-水墨-2014



请关注并转发成勇艺术中心订阅号:chengyong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