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秘密 | 为何余额宝火爆增长?

U财通2018-01-12 20:31:50

独特的定位与平台优势令“余额宝”迅速走红,投研能力和风控水平却有待提高。

  2013年的这个夏天,因为余额宝的火爆,杭州显得尤其炎热。

  “我们这几个月接待了好几拨基金公司的高管。”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一位高管此前曾向本刊记者表示。

  自6月13日上线以来,“余额宝”规模一直处于急剧膨胀之中。6月底,用户突破250万户;8月中旬,规模超过200亿元;三季度末规模更是超过500亿元。这样的成绩令公募基金界为之震惊,纷纷来到杭州与阿里洽谈合作事宜,尽管在此前,一些基金公司还对在淘宝上开店的前景感到迷茫。

  然而,正当各家基金公司热切期盼支付宝第二轮“绣球”抛出之时,内蒙君正(601216,股吧)的一则公告击碎了公募们寻求合作的愿望,阿里“入主”天弘基金后,以支付宝为平台的一系列互联网金融产品似乎将“肥水不流外人田”。

  定位“草根”

  “余额宝的成功,实际上是与互联网开放、服务草根文化密不可分的。”一位基金公司高管认为。

  “事实上,很多银行对在互联网时代可能占80%的草根用户,服务是很不到位的。”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理财部总监祖国明表示。

  “‘嫌贫爱富’一定程度上也无可厚非。”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小微金融是脏活累活,大企业做一单比小微企业做上百单都赚得多,银行做小微金融是投入产出比效率很低的业务。”

  一些银行甚至规定,账号里低于一定钱数,将向账户收取管理费;银行理财的购买起点也往往以万计算,草根用户往往并没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去购买理财产品。

  但是,草根用户资金不足,并不代表他们没有理财意愿。尽管草根用户户均规模较小,但积少成多,总金额也会是不小的数字。

  事实上,相对于总资产规模超过百万亿的银行来说,总规模仍在3万亿左右徘徊的公募基金行业,一直期望挖掘草根用户。但在余额宝之前,却难以找到适当的突破口。

  “首先,阿里对互联网的理解相对传统金融机构更深,并且天弘基金这样的中小基金公司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也比较足;第二,阿里的用户基数巨大,沉淀资金量很高。”一位互联网金融业内人士表示。

  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表示,余额宝客户定位于“月光族”、“小白”客户,掀起1元起卖的“草根理财盛宴”,并且“随时随地,触手可及,不排队、不填单、也不被网上开户折磨,不用怎么学习就会用”。

  “互联网时代,多点几下鼠标,客户可能就没了。”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传统基金公司尽管有些产品申购金额较低,但繁琐的开户流程阻碍了潜在客户的开户意愿。”

  而支付宝用户购买余额宝产品,不需要填表、打钩等等,只需在支付宝账户里,点击“转入”余额宝即可,无疑便利性更佳。

  “小公司走老路,干是找死,不干是等死,穷则思变,中小公司一定要创新。”周晓明此前曾表示,在不断的沟通中,天弘基金与支付宝实现了货币基金直销的余额宝模式。

  前述基金公司高管则对天弘基金“搭上支付宝这棵大树比较羡慕”。“支付宝注册用户是8个亿,活跃用户大概是2个亿,这样一个用户数,将其转化为直销客户数,以及将资金池转化为货币基金,无疑都是天量的。”前述基金公司高管表示。

  “支付宝的沉淀资金构成的余额宝,利润巨大,阿里显然不甘心只做平台。”一位基金业人士认为。

  2013年10月9日晚间,内蒙君正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天弘基金其他股东与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天弘基金增资扩股和全面业务合作达成框架协议。根据协议,阿里巴巴将以约人民币11.8亿元出资持有增资后的天弘基金51%的股份。

  不过,在收购天弘基金之后,阿里的基金业务发展也依然面临着挑战。

  “在阿里收购天弘之后,天弘可能借助阿里的平台成为中国最大的基金公司。”前述基金公司高管认为,“但公募基金行业最终仍需要靠投研实力、产品业绩说话。”

  济安金信公司副总经理、基金评价中心总经理王群航(博客,微博)评价认为,阿里入股天弘基金,形成最大的基金公司注册资本金,并且阿里也是第一个非金融机构的大股东。但“是否会涉嫌利益输送,是否能够公平对待所有的基金公司、基金、持有人”也是疑问。

  大数据支持

  “从目前越来越多的数据来看,未来基金公司的生存发展,必然要依赖阿里、腾讯、百度这样的平台。”前述基金公司高管表示。

  在此之前,各家基金公司在第三方销售、官网直销等渠道也有所布局,但由于流量有限等原因,一直进展不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天猫以50.4%的市场份额位居B2C网络交易榜首,阿里巴巴在B2B方面也以46.4%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淘宝集市则在C2C方面占据整个市场的95.1%。

  去年的“双十一”电商大战,天猫淘宝单日销售额达到191亿元,已经超过王府井(600859,股吧)百货、天虹商场(002419,股吧)等国内零售巨头全年的销售额,而淘宝、天猫两大网购平台2012年总交易额突破1万亿元,比照2011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省区排名,仅次于广东、山东、江苏和浙江四省。

  《纽约时报》撰文称,通过现有的数据和未来增长前景判断,若阿里巴巴集团实现整体上市,其估值有望接近1000亿美元。这一数字已接近于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目前的市值。

  此外,阿里巴巴在数十年之中积累的庞大数据,也为余额宝的业务发展提供了极大便利。

  “阿里事实上拥有了网络版央行征信管理局般的数据。”一位国有金融机构高管表示。

  他认为,“经过数十年电子商务数据的积累,阿里掌握了数以亿计用户的电子商务信息数据,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阿里做小额贷款、信用卡等都很容易,因为可以很好地分析判断用户的违约概率。”

  “支付宝也从最初的网银通道,拓展到快捷支付等新型业务,已将虚拟账户和用户数据截流,牢牢掌握在手中,支付宝已不再单纯承担银行的渠道功能,开始化被动为主动,甚至逐渐成为主角。”宏源证券(000562,股吧)研究所副所长易欢欢认为。

  祖国明表示,支付宝将每天多次将用户转账、购物等数据提供给基金公司,基金公司的数据分析师会对这些数据进行监控、分析,将结果给基金经理进行参考,预估第二天要赎回多少资金,以安排货币基金第二天的流动性。

  在大数据的支持下,阿里成为各家基金公司竞相追求的对象。

  然而,尽管阿里高管在公开场合一再宣称自己“只做平台”,不做金融产品的参与者,但从对天弘基金的收购来看,阿里仍难以抵御利益的诱惑,成为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提供者。

  事实上,在推出余额宝之前,天弘基金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基金公司。2010~2012年,连续三年亏损。

  “天弘基金之前一直是一家小公司。”一位基金界人士表示,“剔除阿里给天弘基金带来的业绩支撑,天弘基金的基本面在基金公司属于下游。”

  “天弘原先的大股东甘愿让出第一的位置,让一个更有实力的机构来做第一大股东,是一个明智之举。”王群航表示。

  仍需警惕风险

  “余额宝的成功与监管部门‘简政放权’的监管思路不无关系。”前述基金公司高管向记者表示,“在金融牌照门槛不断降低,甚至向互联网企业开放的时候,传统金融机构已经感受到互联网企业的巨大压力。”

  2012年12月,国务院公布了第六批取消和调整的314项行政审批项目,其中,有32项涉及证监会行政审批范围,超过国务院取消和调整总数的十分之一,凸显证监会放松管制的力度。

  而新《基金法》的颁布实施,更是鼓励了公募基金行业的创新。

  然而,余额宝还是在上线仅8天的2013年6月21日,遭遇了“叫停门”事件。

  当日,在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发言人指出支付宝“余额宝”业务中有部分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账户未向监管部门进行备案,也未能向监管部门提交监督银行的监督协议,违反了相关规定。

  证监会发言人同时表示,监管部门已要求支付宝就此次“余额宝”业务所涉及未备案的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账户限期补充备案,逾期未备案的将根据相应法律规定进行调查处罚。

  这一系列表态被一些媒体和同行解读为,证监会将“叫停”余额宝。一时间,余额宝要“暂停”的消息在网上疯传。

  当天晚上,周晓明就和阿里小微金服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祖国明与证监会基金部相关人士沟通了账户备案问题。周晓明说,当时,他们的心情很复杂,因为网上传播的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尤其是第二天知道证监会基金部副主任徐浩的“只要有利于客户利益和市场发展,就应该鼓励创新”、“对于法规一时覆盖不到的要促进法规调整,即便有冲突也不能简单否定创新”、“风险控制是创新的保障”等表态并没有被市场关注和传导后,更是感到十分遗憾。

  支付宝与天弘基金迅速补齐相关手续,余额宝的相关业务并未受到影响。

  “监管机构也是贯彻国务院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清理行政审批事项,加大简政放权力度的精神。”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尤其在互联网金融这一块。”

  事实上,证监会相关领导近期更是多次表态,要扭转“重事前审批”的监管倾向。

  “针对互联网金融,近期监管层还要召开多次会议,主要有两个部分的内容,第一部分是希望大家提一些关于改善监管环境、政策环境、后台系统环境的建议;第二部分是强调基金流动性管理、风险控制,并探讨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点在哪,以及在新的环境下怎样防控风险。”前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

  尽管如此,余额宝在风险控制方面也确实存在一定的漏洞。

  有媒体报道称,一位用户在支付宝推出余额宝之后,办理了余额宝业务,并在余额宝里存了30万元。10月12日,在这名用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账户中的4万元被转走。支付宝的风控体系是否存在漏洞,以及资金安全问题受到广泛关注。

  支付宝则在调查后表示,初步判断,事件跟身份信息泄露及短信被劫持有关。“从余额宝的交易额、交易笔数来看,它的被盗风险率并不算高。”阿里小微金融事业部总经理袁雷鸣回应称,被盗风险率为十万分之一,被盗用户可以视作“不幸中奖”。

  “毕竟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刚有了起步,支付宝还是要注重IT系统建设、风控系统建设。”前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认为,“如果有类似光大乌龙这样的事件出现,将会对行业发展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