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原创:面临野蛮并购 大明董事长崇祯有几种可能不被赶下台?

见微察史2018-01-12 19:31:06


作者:见微君

上月,和几个小兄弟在一起聊天,明朝如何灭亡?


虽然明朝灭亡已经372年了,但仍然有各种说法。什么一个快递员下岗导致的灭亡,明亡实亡于万历,东林党人灭国,李如松养虎为患灭亡明朝,崇祯刚愎自用自取灭亡,杀了魏忠贤导致亡国,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但是研究历史的人知道,这些当不得数的,是为了点击率耸人听闻。要按这种写法,我也可以写出明朝亡在一个奶妈(天启客氏)、亡在一个妓女(陈圆圆)、亡在一个同性恋(洪承畴)手里的十数篇文章。

 

我们知道,大国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绝不是一宗单纯事件能够导致一个大帝国崩塌。而恰恰,史料记载,李自成一路势如破竹打北京城下,他是向崇祯求和,自己也就满足当个西北王划地割据,根本没指望能把北京打下来。

 

崇祯

那么我们回顾这段历史,看看崇祯在那个特殊时段,有没有可能不当亡国之君?

 

答案是,有。

 

其一,回复李自成同意割据。

但是,崇祯召集内阁,没有一个阁员同意,也没有人敢表态,崇祯没有拍板。浪费了两天,内奸打开城门,迎接大顺军,崇祯上吊,国破。

 

 

其二,弃城而走

历史上,帝国被攻击都城后,选择弃城,大有人在。

李自成是从陕西山西一路攻入北京,张献忠是在汉中河南割据,江南一带仍然在明军掌握之中,倘若崇祯实施战略转移,以明朝子民在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反抗决心有了这么一位皇帝作领袖,清军不会那么容易颠覆明朝。

第二次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咸丰逃到承德;义和拳乱,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携光绪逃到西安。满清都避免了亡国。

现代史,蒋公弃守南京,退到重庆,我中华民国终于抗倭成功。

 

其三,让太子或指定继承人择地迁都立国。

西晋亡国,长安被刘渊所破,司马睿利用丞相、扬州大都督身份,在建康接任晋帝国掌门,东晋再立。

 安史之乱,安禄山叛军逼近长安,唐玄宗自己逃亡四川,让太子监国,太子李亨在灵州即位,终于让大唐稳住阵脚,唐朝国祚多延续了152年。

 

北宋被金国灭了之后,宋徽宗的第九个儿子赵构被指令担任天下兵马大元帅渡江,建立了南宋,宋朝基业又延续了152年。

明朝面临的局面远比北宋乐观,只要崇祯下定决心迁都,或者让太子监国。局面都将完全不同。

 

但是,崇祯皇帝没有迁都,仅仅是在内阁会议讨论中询问大臣,当今之事何?问首辅问了两个小时,就是一句话不说。

3月16日,崇祯死前一天,还坚持上朝,百官一个没来,他还亲自击鼓呼唤大臣上朝。可惜没人理他。

 

 

其四,与满洲谈和,集中精力剿灭李自成部队。

 

崇祯尝试过,但国防部长陈新甲做事不扎实,把密报放在桌上被秘书拿去当正常文书传递了,消息走漏舆论大哗,崇祯为了推卸责任只能卸磨杀驴。

类似的事情,袁崇焕实际也做过,但他与皇太极前后通过七次信,一次也没有上报中央,他是知道崇祯的脾气,也知道清流眼中只要和敌方谈判就是卖国

皇太极

终崇祯一世,皇太极从来没有对明朝有推翻政权想法,都是要求和谈罢兵。即使是打倒北京城兵临城下,也掠夺人口与粮草而已。

 

假设和谈成功,后金也只是辽东割据政权而已,而关宁铁骑入关后,一有红衣大炮,二他们战斗力连清军都忌惮三分。李自成的部队能有多大本事打赢?且全国两大财政支出,一是练饷二是辽饷,与满洲和谈之后,辽饷节省大半,用于对付李闯军是绰绰有余。

 

这些假设自然是不存在,崇祯自尽372年。在形势远远好于南宋对金国的背景下,依然拥有战斗力仍然很强的军队,为何就灭国了呢?为什么就没有出现一个长期南北分治的局面?让我们来看看真实的历史。

 

第一季:天亡大明

 

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崇祯在位的17年里,一直持续地攻击大明帝国,致大明伤亡惨重,尸体遍野惨绝人寰,它能不能算是大明灭亡的罪魁祸首呢?

它究竟是谁?

 

   让我们回到1628年。

 

  朱由检确实是个非常不走运的皇帝,接手了哥哥朱由校交给他的烂摊子,偏偏遇上了几百年都遇不上一次的复合天灾,有持续数年的北方旱灾,还有覆盖北方及长江流域的蝗灾,还有爆发了十二年的鼠疫!①


自崇祯元年(1628年)起,中国北方大旱,赤地千里,寸草不生,崇祯朝以来,陕西年年有大旱,百姓多流离失所。崇祯二年五月正式议裁陕北驿站,驿站兵士李自成失业。崇祯三年(1630年)陕西又大饥,陕西巡按马懋才在《备陈大饥疏》上说百姓争食山中的蓬草,蓬草吃完,剥树皮吃,树皮吃完,只能吃观音土,最后腹胀而死。


旱灾又引起蝗灾,使得灾情更加扩大。崇祯六年,“全陕旱蝗,耀州、澄城县一带,百姓死亡过半”。河南于崇祯七年,崇祯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三年皆有蝗旱,“人相食,草木俱尽,土寇并起”,其饥民多从“闯王”李自成。崇祯十三、十四年,“南北俱大荒……死人弃孩,盈河塞路。”


   北方旱情延续时间长,覆盖范围大,与旱灾同时发生的还有波及北方及长江流域的大蝗灾。这也就是说,所谓起义部队都是因为旱灾蝗灾引起的灾民暴乱


李自成

    而李自成是因为明朝财政吃紧,有人给崇祯出主意,裁撤陕西驿站可以省不少银子。于是驿卒李自成失业,加入到流民军集团。

 

   在崇祯六年至崇祯十七年的12年间,鼠疫再度发威。特别是明朝灭亡的最后两年,即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十七年(公元1644年),鼠疫疯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恐怖至极,“大疫,南北数千里,北至塞外,南逾黄河,十室鲜一脱者。”加上连着两年百年不遇的超大旱灾,当时一片世界末日景象。


   北京虽然是京畿重地,也不能幸免,鼠疫肆虐。康熙《通州志·灾祥》记载,通州“崇祯十六年癸未七月大疫,名曰疙疽病,比屋传染,有阖家丧亡竟无收敛者”;昌平一带,“见则死,至有灭门者”。


   城内情况更糟糕。清人吴震方《花村谈往·风雷疫疠》记载,崇祯十六年六至八月,京城内外流行疙瘩瘟(即鼠疫,注),不论贫富贵贱,不分年老年幼,得病即死。兵部朱念祖访客回来,刚进门即死去。


  从吴文所记可见,当时北京城鼠疫相当严重,从城内抬出去掩埋的尸体,“计数  凡二十余万”。现代学者估计,当时京城人口死亡率大约是40%,这是保守的估计,实际应该更多。在万历和崇祯的鼠疫中,华北三地死人总计在1000万。

 

第二季:不纳税的东林党人是福是祸?

 

1、东林党控制舆论

明朝政治中,有一个群体,非常重要。它就是文官集团,在万历以后也可以称为东林党。他们虽然臣服于皇帝,但控制了舆论。

 

例如严嵩得罪了东林党,所有党人便将其视为死敌,从御史到内阁阁员到江湖术士,全部是东林党员,结着伙对付严嵩。严嵩一下台有关他的戏剧和作品就满天下传唱,流传至今。这归功于严世蕃得罪了最著名公知王世贞的缘故。

  

   所以整公知大V,最后的后果也不美妙。

 

嘉靖为了老爹进祠堂,把百官的屁股都打了,还打死了十几个人,看样子是他赢了。可惜,夏言、严嵩、徐阶、张居正都把他心思摸透了,只要对准他的思路,想灭谁灭谁。

 

万历四十年不上朝,朝廷依然正常运转,“万历三大征”都打赢了,这可不是万历英明,恰恰说明在这一时期文官系统运转已经不需要皇帝。

 

天启一朝,东林党人被魏忠贤全面压制,遭到了摧残。左光斗、杨琏、魏大中都被迫害致死。天启时代,国家运转如何?确实,满地生祠阿谀奉承当道。但是从边防军事看,明朝并不弱。

 

东林党人还有要命的毛病,自诩清高为国为民。不能和敌人谈判,否则就是秦桧”;还要减免赋税,不能让皇帝当横征暴敛的暴君。这两,一左一右给了刚上台的崇祯两记致命的勾拳。


不能谈判,皇太极只能天天打,李自成兵临城下国破身死;减低赋税,国家财政不足,造成“崇祯死弯”,天灾之后国家又无力抚恤。最奇特的是,东林党人自己要求不纳税。


东林党反对向士绅纳税,反对向商人手工业者和矿主纳税,但这实际上变相使帝国财政匮乏。而魏忠贤执政几年,坚定地延续了万历的矿监政策,极力向中上层征税,使帝国不至于被财政拖垮,崇祯上台重用东林党,撤销了这一政策和加征三饷,反而从侧面肯定了这一政策的可行性。


明代的财政在万历之前以农业税为主。而张居正改革重在税收,重点从征收收农业税,转移到征收工商业的税收。这自然大大触动了江南的工商利益集团,在这个背景下,东林党开始形成。   

     

张居正一死,东林党人就废除这个税收制度。想逃税,没那么容易!万历皇帝心知继续征收微薄的农业税,不但国库不够用,而且农民也无法忍受。万历仍想方设法从江南的资本家中收入税收。由于管理外库的的户部不接受工商税,只收农业税,万历便把工商税收到内库。这就是所谓的万历贪财之迷。而实际上,万历三大征所用的钱,正是内库的工商税。

               

当时中国各地区的发展及不平衡。江南工商发达,而几乎不用交什么税。北方各省的农民则难以忍受高高的税收,一遇到天灾更是食不果腹。辽东战事吃紧,国库空虚。怎么办!?   

     

正是这种背景下,魏忠贤出现了。怎么做的,当然是找东林党人交税。经过几年时间,国库开始又充足起来。

 

2、爱国的蓝精灵们

号称“清流”(现在叫爱国贼)的明代士人表现也很奇葩,举个例子就可证明。

万历年间决定明清战局决定性战役——萨尔浒战役,后人多把罪责归结于统帅杨镐,这个舆论就是东林党弄出来的。

 

萨尔浒之战失利后,满朝大哗,但杨镐直到当年8月才被下狱,又过了两个朝代,万历与天启皇帝,直到崇祯二年才被杀了头。看来,万历当年也不糊涂。

 

另还有一种舆论,杨镐书生带兵一窍不通,朝鲜率兵丧师辱国就是明证,而真实的历史却不是这样,也许杨镐过去做过御史,得罪过同僚,所以终其一生,一直是在被言官弹劾。

《明季北略》记载的《杨镐逮治》,堪称把杨镐黑出翔的经典范本!

 为便阅读,下引为白话文——

(万历47年,1619年)8月13日,神宗派缇骑捉拿杨镐。9月26日,刑科上疏弹劾军前失机众臣之罪:

据查杨镐致部队重大损失、沦丧国土,按法律其罪在不赦,但杨镐还不停狡辩,说什么和李如柏并没有私下交易、杜松故意违反其节制、朝廷严令进攻其只是听令行事云云,皆系狡辩之词。李如柏为辽东大将,其时四路大军并进,为何不安排李如柏担任进攻任务,反而安排其自清河出,而令杜松出抚顺作战?李如柏本就怯懦畏敌,不愿作战,所以一出兵就打算后退,杨镐不严行督战,反而以令箭将其召回。还有人说撤退的令箭其实早就藏在李如柏的身上,行军至途中拿出来假托是杨镐刚刚发出的,以此来看杨镐和李如柏有私下交易故袒护李如柏是很明显的。不然,杜松所部冒进,杨镐完全也可以以令箭将其召回,杨镐却没有这么做,单单如此急切的召回李如柏是何道理?

 

杜松清廉勇猛之名早已流传,有古时名将的风范,听到杨镐将要出兵的计划后,杜松因兵饷还未充实、部队训练不足、各部协同不佳,劝杨镐暂勿大举出兵,而杨镐贪图军功、刚愎自用,不听杜松谏言。杜松私下派人入关,向有司报告此事,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延缓出兵,被李如柏探听到了,于是派人在关外拦截,将报信人重责10军棍,导致杜松的计划没有实现。

 

到誓师出征时,李如柏假惺惺的与杜松洒泪而别,说:我把头功让给你。杜松是光明磊落的人,慷慨仗义,对李如柏说的话也不动疑,率部奋勇向前,哪知道李如柏早就布置了奸人给杜松当向导,引诱杜松陷入建奴埋伏。因为建奴平素敬畏的,不过杜松、刘綎,得到杨镐泄露的军情,便全体动员,埋伏在抚顺附近,全力攻击杜松部。杜松果然被向导引入埋伏,李如柏却先率军逃跑了,导致杜松孤立无援,遂至全军覆没。刘綎也在血战中殉国。如是杜松之死,实在是杨镐和李如柏同谋陷害,坏我长城,打算以后用作求和降敌的资本。

 

杨镐还说什么三路之败,归根到底是因杜松不服从指挥所致,杨镐说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话,不过是希望通过污蔑别人为自己脱罪,结果此等谬论却四处流传,杜松已力战殉国,此辈却不恤其死、吞没其功,杜松死也难瞑目啊!杨镐严词催战,固然是因封有明旨,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临机处置乃是经略之责。不然,就算以抗命之罪入狱,难道还重于兵败之罪吗,任他如何口如悬河,此罪按律在不赦。至于李如柏与周永春失陷开原,已有明旨定性:开原失陷,抚臣守土有责,怎么能无罪!那么他们犯的罪和李如柏皆为一样,况且辽事并未平复,只有罪责,并无功劳,还是应当单独拟定杨镐的罪名。李如柏虽已经畏罪自缢,还是应当斩首,杨镐等人如果逃脱制裁,那设律法有何用处!③

 

看完这篇奇文,我笑了。大学士、兵部尚书、兵部给事中以红旗反复催杨出战这是史实,安排四路大军难道都一定要主攻?召李如柏刘綎回师是因为获悉杜松战败,当杜松进攻之时为何要召回?难道杨镐那时有电台有无人机,知道杜松率军冒进,知道努尔哈赤集合全部八旗进攻杜松?

 

杜松抢先渡河贪功冒进,不听指挥,在四处历史档案中均有记载,他能够劝杨镐不要出兵?呵呵!

李如柏让头功给杜松,杜松是光明磊落之人,为什么就慷慨接受了?军事任务是两员将领相让的?李如柏陷害杜松有何益处?杜松的战死离李如柏十万八千里,李如柏如何救援?杜刘军败,杨李怎么有求和的资本?不是说战败者没有资格提条件的吗?呵呵。

 

“杨镐催战固然是奉有明旨,但就算以抗命之罪入狱,难道还重于兵败之罪吗?”这句都懒得驳了,实在太黑。有圣旨说是要狡辩,违背圣旨君命有所不受变成理所应当;若反过来,违抗圣旨岂不是灭族之祸?将在外有所不受的杜松,倒是临机处置了,葬送大明所有精锐,这应该歌颂?这完全是中国式第二十二条军规啊!

 

 补充一个插曲:“廷议李如柏逗遛独全,疑有谬巧,遣其弟都督李如桢代将,撤如柏候勘。”

讨伐四路大军惟有辽东军区司令官(辽东总兵)李如柏见机得快,及时撤退,获得保全,但是廷议觉得很可疑,怎么就他没事呢?撤职查办,让他弟弟代行职责。李成梁一家皆辽东良将,李如松、李如梅、李如柏等,镇守辽东父子兄弟相替,然皆遭言官非议。

结果是,李如柏不堪怀疑,在家自杀。

这,就是晚明清流。

 

第三季:崇祯死弯

 

吴思先生说,崇祯死弯导致崇祯灭国。在下只能部分同意。

 

如前所述,深重的连年的天灾,给明帝国带来直接影响就是财政赤字。流民越多,派出军队镇压越多。说实话,明末还是有很多能打仗的将军与文臣的,不是仅仅只有一个袁崇焕。孙传庭、洪承畴、孙承宗、卢象升、熊廷弼,杨嗣昌,左良玉、满桂,赵率教等名将如灿若星河,他们常常打流民集团找不着北。老闯王高迎祥被打死了,李自成接任,也是反复多次被打败,多次投降,最惨的一次只剩18骑。明朝领兵官打仗可不是吃素的。


但是,打仗要发军饷,打胜了要犒赏,朝廷没有银子,怎么办?哗变!仗打着打着,哗变的官军越来越多,原来只是流民集团,不成气候,后来成为叛兵与流民混合军团,这剿匪就越来越难了。匪越多,需要的银子更多,从民间增收的税赋更多(辽饷,剿饷,练饷),一无所有都等着吃死人肉的灾民怎么能交得了税,于是变民越多,匪越剿越多,已成席卷燎原之势。


真的是天灾毁灭了大明帝国吗?用横征暴敛得来的银子去镇压因天灾激起的流民集团,越镇压钱越不够,再征饷再产生更多的变民集团,这也就是吴思说过的“崇祯死弯”。


但换个角度,为什么不能把征收上来的“剿饷练饷”,转化为扶助陕西、河南旱灾蝗灾灾民以及鼠疫死亡抚恤款?这些流民不是因为活不下去,他们闹什么起义?天朝子民最为顺服,不是到了彻底走投无路,他们绝不会反抗官家。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王臣,为什么一定要剿?崇祯的第五次罪己诏也明白变民军是什么人:“至于天怒,积怨民心,赤子沦为盗贼,良田化为榛莽,陵寝震惊,亲王屠戮,国家之祸,莫大于此。”然而话题一转,“不有挞伐,何申国威?”皇帝对待反抗者,只有一种处理方式,剿灭!


第四:崇祯的个性

 

过去与李自成、张献忠部队作战失败,明朝领兵官或地方巡抚多以自杀了局,等到崇祯十六年,十七年,大量的总兵官、巡抚、监军太监未等开战主动开门投降,这就是对帝国彻底绝望。项羽死前说过:“天亡我,非战之罪”。他那是胡扯,他和崇祯相像


朱由检17岁登基,不动声色地除掉权倾朝野的九千岁魏忠贤,手段可谓高明。用袁崇焕守辽东,要啥给啥,袁的方略无有不从,当是慧眼如炬唯才是举,明朝有望中兴。可是到了崇祯三年,皇太极绕过宁远,直接攻击北京,随后袁崇焕判死。


这是个转折点,明帝国迅速走向下坡路,朱由检这个19岁小伙子,三观开始不正,他怀疑一切大臣武将,作战稍有不利稍有缓顿,便是诛杀。


连年的天灾,也让朱由检心力交瘁,无怪乎,周国丈周奎敬献给绝色美女陈圆圆给皇上,待了几天啥也没做,朱由检就把她放还了。是啊,你想,若是一个大国总统,天天不是应对7级地震,就是失火翻船,十几个省的旱灾蝗灾,还有鼠疫,一来就是十几年,你能有心思去充实后宫吗?


  以明军的战斗力,即使在明末,也还是不俗的,皇太极始终未能越过宁锦堡垒;明军打李自成,李自成败仗吃得多。后来,是明军守将一个个主动投降。他们为什么要投降?回看前面,崇祯十六年十七年,发生了什么?鼠疫爆发,遍野死尸,谁还有心思打仗?


  古人还有个习惯,一有了天灾,就要归到皇上德薄,上天谴责什么之类,所以明朝末年,子民们对帝国信心指数不断下降。朱由检也很难受,下过六次罪己诏。次数之多,言辞之恳切,责己之严,在中国皇帝里是绝无仅有的。


兹录第三次罪己诏片段:“比者灾害频仍,干戈扰攘,兴思祸变,宵旰靡宁,实皆朕不德之所致也!罪在朕躬,勿敢自宽。自今为始,朕敬于宫中默告上帝,修省戴罪视事,务期歼胡平寇以赎罪戾„„”


确实,朱由检很倒霉,在位十七年,几乎没有好的年份,大灾荒激起了民变,剿不胜剿,内忧外患压迫,他上吊前很不服,留下遗书:“皆诸臣误朕也。”


得民心者得天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些看似简单的道理,等到坐上了皇位大多数人就忘得干干净净,以为自己是英明神武天纵奇才,周围的马屁团再一拍就是千古一帝,齐活了。谁要是拦轿喊冤上京告御状(用现代词就是上访),谁要是对朝廷有不同意见,那便就是刁民坏民;谁要是不同意县太爷低价贱卖土地,那就是一小撮坏人带着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抗朝廷。

 

顺便提一句,崇祯在死前20多天,接到内阁大学士蒋德璟的上书,明白练饷就是造成了民变与剿匪之间的“死弯”,他同意取消了练饷,但,为时已晚。

 

第五季 甲申丙申三百年


再有一种假设大明不亡的前提,是勤王部队不投降清军。

吴三桂入关救驾,一路走了二十多天。本来是想观望,看看李闯对其家人对前朝的官如何?结果父亲是被拷掠,爱人陈圆圆被夺走。吴三桂只能找满洲借兵。

吴三桂

但,皇太极非同小可,这个人看到入主中原的时机,他没有同意借兵,而是让吴三桂当了属下,剃发效忠。这一来,满清打入中原用的基本都是汉奸部队,以吴三桂孔有德尚可喜的辽东铁骑为前锋,还有一个洪承畴在后面出谋划策。

倘若李自成有一点点政治家头脑,吴三桂必然不会叛变。

汉家天下不会易

甲申三百年之后,一个叫郭沫若的人写了篇《甲申三百年祭》,彼时抗战方酣,中华民族的确陷入了崇祯那时的危亡关头。然而,郭文主旨在于李自成起义,依赖知识分子帮助推翻了明朝,进京后将领腐败,宗派山头主义,终于失败。

此文在两党间都引起了广泛关注,国府自然明白其项庄舞剑,陶希圣发表社论说:"三百年前,蔓延于黄河流域及黄河以北的流寇,以李自成为首领,于外患方亟之时,颠覆了明朝。其所得的结果是什么?就是二百六十年的亡国局面。"所谓"蔓延于黄河流域及黄河以北的流寇",在外敌入侵时颠覆政府,影射之意昭然若揭。

边区政府当此时正在进行整风运动,人人需要过关。郭文一出深得赏识,中国古代讲究谶纬文化,李闯农民起义取代明朝的吉言,延安方面当仁不让,连续约稿,发表一组明亡大顺军兴的文章;郭文关于李自成抛弃知识分子,将领搞宗派主义失去天下的评论,更令毛氏印象深刻,数次引用郭沫若文章。

电影中,外敌被打败的年之后,1948年,毛氏进北京城前,气势豪迈地说道:我们这是进京赶考,我们绝不能当李自成。

 

话说历史不同于电影,李自成不仅亡于拷掠前朝大臣,他的大顺基金公司同时面临着被前大明集团公司及国际资本收购的威胁。虽然说李自成这支私募基金力量利用26倍杠杆资金吃掉了大明集团公司CEO崇祯,但李氏私募团队性急,没有搞过正规制造业,但做了第一大股东后便自任董事长兼CEO,并且单方面宣布吴三桂等管理层股权作废

 

吴三桂冲天一怒,引来国际资本大鳄——满洲公司,满洲公司董事长皇太极以极低价收购大明集团公司股份,重新占得优势比例,他们遂宣布大顺公司关于并购大明集团公司的声明无效,因为董事会成员均被胁迫,未过半数。满洲公司与大明关宁分公司在并购中终于击败大顺基金,取得了对原大明集团公司的绝对控股权。


满洲公司在这场并购战显示了老谋深算,在大明股价连着十二个跌停板后接盘,并接受了吴三桂无偿赠送的股份,顺手把股东吴三桂变成了经理人。依赖吴经理和孔有德耿精忠尚可喜等经理强大的操盘能力彻底毁灭大顺基金。至于,吴经理为满洲打拼之后又想做股东,那是后话了。

 

甲申三百年之后,这事当然不会再次发生。原因很简单,外敌——国际资本大鳄日本已经被前公司董事长在十四年的搏斗中击败了。

 

今年恰逢猴年,是为丙申年,也算为甲申年做个小注解吧。


见微察史原创,转载请注明转自见微察史(jwcs007),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注释:

①近代有学者认为明代末叶明神宗万历二十八年至明思宗崇祯十七年,进入中国历史上第五个小冰河期,是中国历史上最寒冷的时期。万历、天启、崇祯年间,旱灾变得越来越频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持续了七十年之久。最后终于导致亡国。 

参考书目:

计六奇《明季北略》,《明史卷295·左懋第传》,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周同《被瘟疫灭亡的明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