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曾国藩:“笨人”成功之道

胡小茶的茶2018-06-19 03:04:20

还 没 有 关 注 我 ? △

曾国藩,中国近代政治家、战略家、理学家、文学家,虽贵为晚清重臣,但曾氏一族的天资并不出色。笨拙的人没有智力资本,因此比别人更虚心;笨拙的人从小接受挫折教育,因此抗击打能力特别强。正是这与众不同的“笨拙”,成就了曾国藩非同一般的精明和高明。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笨人”曾国藩的成功之道。


“勤"之道

曾国藩说“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以勤治惰,以勤治庸,不管是修身自律,还是为人处世,一勤天下无难事。

笨人,普通人,最需要的就是下笨功夫,要勤不要懒惰。据说,曾国藩考秀才考了9次。曾国藩能够打通科举这条路,靠的完全是“笨劲”。父亲要求他,不读懂上一句,不读下一句。不读完这本书,不摸下一本书。不完成一天的学习任务,绝不睡觉。这种“笨拙”的学习方式,在他身上培养起超乎常人的勤奋、吃苦、踏实精神。

“敬”之道

曾国藩在给儿子的遗训中说,主敬则身强。他说,庄重宁静则一天比一天强,安闲散纵则越来越懒惰。如果不论人多人少,事大事小,都以恭敬之心相待,不敢懈怠,那么身体的强健,还有什么令人怀疑的呢?

当无事时,敬以自持;而有事时,即敬之以应事物。一个人如果能做到“敬以存心”,身心都会湛然澄澈。就好像一位精明的主人,能够将自己家中管理整饬得井井有条。而心如果不敬,就像一个家没有了主人,各种混乱就会随着而来。敬就是谨慎的状态度、敬就是不懈怠的状态,人只有保持这种状态,才能不断进取,似有天助。

“静”之道

曾国藩每天都要静坐一会儿,许多为人处世、治学从政的体会和方法都从静中来。尤其在遇到重大问题时,他更是不轻易作出决定,总要通过几番静思、反复权衡之后,才拿出一个主意来。

曾国藩说,凡遇事须安祥和缓以处之,若一慌忙,便恐有错。盖天下何事不从忙中错了。故从容安祥,为处事第一法。整天慌里慌张的人,难成大事,就是因为缺了“静”和“安详”的智慧。如何让复杂变得简单,让纷披变得清澈,让分散变得集中?这需要静以修心,“静”是 去“躁”的 良方。


“诚”之道

曾国藩一生待人接物更是以诚为本,以拙为用。他一生要求自己“不说大话,不求虚名”,做事“情愿人占我的便益(宜)断不肯我占人的便益(宜)”。别人以巧似伪欺骗他,他却仍然以诚以拙相待。

曾国藩说到做到。左宗棠在“瑜亮情绪”的促使下,一生不服曾国藩,始则挖苦打击,终则以怨报德,曾国藩却终生未还一手。李鸿章作为他的弟子,也时常和他耍心眼、逞私心。曾国藩却因为爱李之才,始终不改对李鸿章的关心、爱护、包容、提携。

因为这种质朴的为人处世方式,曾国藩一生朋友极多,麾下谋士如云,猛将如雨,指挥如意,得道多助,成就了“洪杨一役”的最终胜利。曾国藩的精神核心可用一个“诚”字予以概括,不投机取巧,不做苟且之事。

“谨”之道

所谓“谨”指谨慎,就是要时时提醒自己做人要低调、收敛,不要得意忘形、贪得无厌。曾国藩常常讲,人是不可能全的,不要去求全。他说人生最好的状态应该是“花未全开月未圆”。

正因为他时时秉持这样的理念,在打下南京城、剿灭太平天国、手握三十万重兵、部下竭力劝说他面南背北时,他才能抵御诱惑、不为所动,从容写出“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这样境界高远的诗句。

“恒”之道

所谓“恒”指有恒心,生活有规律,饮食有节,起居有常。曾国藩给自己规定,必须做到自订的十二条功课,即:敬、静坐、早起、读书不贰、读史、谨言、养气、保身、日知所亡、月无忘所能、作字、夜不出门。他把自己制定的一系列必须遵循的规矩严格施行,一坚持就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