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秋拍預告】簡氏 「班園」藏嶺南早期精品

中國嘉德香港2018-04-15 00:59:10


The Chinese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from the Four Seas session in the upcoming China Guardian Hong Kong 2016 Autumn Auctions will be held on 28th Nov 2016, at the Ballroom of JW Marriott Hotel Hong Kong.


又文(1896-1979),字永真,號馭繁,又號琴齋、斑園主人。廣東新會雙水區木江村維新里人,是著名太平天國史專家,其著作《太平天國革命運動史》一書在1975年獲美國歷史學會「費氏獎」。簡又文少時曾師從國畫教員高劍父,1917年畢業於廣州嶺南學堂,旋赴美深造,獲奧伯林學院文學學士學位,繼入芝加哥大學研究院,獲宗教教育科碩士學位。1921年回國,先後任廣州市教育局局長、燕京大學教授、北平今是學校校長等,並於1947年任廣東省文獻委員會主任委員,主編《廣東文物》。在廣州期間,曾於龍津西路築「至廬」寓宅,後又增建「百劍樓」兩層,珍藏高劍父及粵中名家書畫千餘種。《廣東書畫鑒藏記》中記載了簡又文書畫收藏的肇始。「民國廿六(1937年)四月,全國第二次美術展覽會,在南京舉行,陳列吾國古今書畫逾千件,余參觀數次,對中國藝術興味,油然復興,猶且得靈感,立志搜藏名作」。其時,簡又文任立法委員,閒暇時,主辦《逸經》半月刊,於藝文之士交遊往來,包括高劍父、黃君璧、易大厂等等,收藏初具規模。  


「斑園」是簡又文居滬時的宅名,據他1973 年的自傳《西北從軍記》中提到取名由來「廿三年春我與楊玉仙女士結婚。她是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幹事,並在滬西自構『斑園』。以『斑』名園者,先室名『玉仙』、長女名『華玉』,雙玉之間有『文』在焉也。」而「斑園」為簡氏伉儷雅集友人及藝術收藏之所,極一時之盛,堪為傳奇。

 

香港嘉德得蒙簡又文先生後人信任,推出簡氏「斑園」珍藏專題拍賣,其中多件極為難得的嶺南早期精品將於此季呈現。


呂壽琨│宋王臺


呂壽琨 (1919-1975)

宋王臺

鏡心 設色紙本

丙申(1956年)作

Lu Shoukun

Song Wang Tai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21.5 x 47.5 cm.


鈐印:譽虎、呂壽琨印

題識:宋王臺。滄桑百變,盛衰興亡之感,其昌能已於懷。丙申呂壽琨寫于香島。

呂壽琨題邊跋:此畫本為英國文化委員會第一次主辦個人國畫展覽十八幀之一。又文仁丈先生見而愛之,敬以奉貽。世愚姪呂壽琨並識。 鈐印:呂壽琨印

呂燦銘題邊跋:帝室流亡勢已危,山河破碎不勝悲。天涯落畫孤臣泪,殘照車停讀舊碑。壽琨兒宋王臺寫感,生感而題此,西園舊侶呂燦銘。 鈐印:燦銘、智惟、龍門縣令

藏印:又文藏品

工人於五十年代切割出現今的宋王臺石碑

 

呂先生此畫寫的宋王臺是原址九龍灣西岸的聖山,是1956年所作。工人正忙於切割巨岩和準備搬運工作;宋王臺後方的名勝珓杯石形態奇特,是日治時期爆破後的滿目瘡痍;珓杯石下列小屋以簡筆處理,浸入立體派幾何的造型;全幅賦色極為大膽,橘子的色調帶出夕陽黃昏之情境;題跋又提及「滄桑百變、盛衰興亡」。呂先生觸景寄懷之情之志,無疑讓人聯想到當時香港年輕人間流行的思潮,就是有著建設國家的使命感,那份愛國之情,盡顯於畫中。此畫另有兩邊跋,一是呂先生之父呂燦銘的題跋;另一個是呂先生自題,交代了此畫為呂先生於1957年在香港英國文化協會圖書館舉行的個展的其中一幅畫作,後又見「又文仁丈先生見而愛之,敬以奉貽」,為簡又文先生收藏。簡又文先生對此畫「見而愛之」無不有因,宋王臺是香港重要的歷史遺跡,遷址到九龍城的宋王臺花園後,立有一石碑刻《九龍宋皇台遺址碑記》,就是簡又文先生於一九五七年撰文。

黎雄才│松雀圖


黎雄才 (1910-2001)

松雀圖

鏡心 設色紙本

丙子(1936年)作

Li Xiongcai

Pine and Bird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94 x 54 cm.

鈐印:雄才、黎、雄才

題識:雄才。馭繁先生雅政,丙子長夏,雄才再題。

黎雄才早年受高劍父影響,後融匯古今,自成一格,為當代「嶺南畫派」代表畫家之一。黎雄才別名「黎松才」,是大家公認的畫松高手,稱其是「五十年來寫青松,筆端動處松生風」。當今在黎雄才藝術館門前,還栽種著幾棵蒼勁挺拔的青松。他筆下的青松挺拔偉岸,茂密青翠,鬱鬱蔥蔥。黎雄才自幼受到藝術熏陶,十七歲從高劍父學畫。師從高劍父的這段時間,黎雄才接受了扎實的中國畫基礎教育,特別是在潛意識中注入了他對寫生、寫實的傾情和追求。1932 年,高劍父資助其東渡日本,在東京美術學校攻讀日本畫科。在日本,黎雄才並沒有如高師那般傾賞於竹內棲鳳,而是選擇了橫山大觀。橫山是日本朦朧體的代表,他吸收了西洋水彩畫處理光與色的技法,用暈染和沒骨法烘染畫面,捨棄線條筆墨,畫風虛無漂渺,幽光奇幻。在此間黎雄才創作了一批朦朧體的山水作品,在傳統的基礎上得到了質的飛躍。黎雄才成功地揉合了中式與日式的畫技之長,既有筆墨,又有渲染,同時又能表現景色的遠近、空蒙,是嶺南畫派折衷中外的成功範例。他不但奠定了「黎家山水」的未來面目,也確立了一個新的發展方向。

 

1935 年黎雄才從日本畢業回國,執教於廣州市美術專科學校,從此進入了他早期創作的高峰期。此幅《松雀圖》著重表現空間的透視感,前景的樹枝和紅葉具體明晰,背景空間朦朧淡遠如影,最遠處的雲影和天空融為一體,靜謐非常,而畫面上方展翅飛翔的兩只大雁,凸顯出一動一靜的強烈對比,使畫面背景顯得益加渺遠空漠。畫面俯視的視角,讓觀者有一種險峻巍峨之感,彷彿置身於懸崖高山之上,下視則深不可測,遠看則遙不可及;遠處朦朧的暖調背景,亦使人夏意盎然;深遠處雖看不到遙遙遠山,但氣勢磅礡的氛圍卻若隱若現。其視距可近、可遠、可入、可出,令人回味無窮。畫面可在視覺運動中產生強烈的節奏感,既可遠觀整體的恢宏氣象,也可以近看局部細節的描繪。給人一種真實美、形象美。畫作中的筆墨和線條,每每都透露出其深厚的書法功底,處處流露出豐富的筆墨神韻。他採用墨和赭石,把夏天的意境帶出,觀賞者可感到消夏的詩意,濃重的墨色與雄健的筆法給人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力量,這大概就是畫者個性在作品中的流露。黎雄才的畫蘊含著一種令人賞心悅目的格調,這種格調就是「黎家山水」所特有的。


高劍父│一葉竹


高劍父 (1879-1951)

一葉竹

鏡心 水墨紙本

Gao Jianfu

A Leaf of Bamboo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on paper

136.5 x 33 cm.


鈐印:高崙之鉩、上馬殺賊下馬草露布、遊藝中原、隨社揮毫紀念

題識:新篁初雨籜初開,日日憑欄看幾回。最愛綠窗人靜後,一竿清影入簾來。老劍。

簡又文邊跋:百靈愛女由法歸港,省親展墓,孝行可嘉。爰檢家藏劍父畫師遺作一葉竹為贈,以留記念。父親,一九六八年七月十八日,于九龍寅圃。 鈐印:簡氏寅圃。

藏印:又文藏品、玉仙欣賞。

說明:本幅附簡又文手書釋文。

劍父既擅長寫意,也能畫工筆。 於山水、 人物、翎毛、花卉以至草蟲禽獸,無所不能。他大膽融合了傳統繪畫多種技法,又借鑒了日本畫、西洋畫,重視透視和立體感、設色大膽等表現技法,並注重寫生,從而創立了自己的新風格。此件《一葉竹》是1968 年7 月在九龍寅園, 簡又文贈於愛女簡百靈的一件高劍父的力作。畫面用水墨渲染,用筆潑辣,作沒骨法,除竹幹局部略用線條外,竹葉部分都以水墨渲染,墨卷波濤,深淺遠近,詩意盎然,前景的竹葉和底部的竹幹部分用水墨的渲染來表現挺拔的形象和質感。


簡又文手書釋文


關山月│鳳梨


關山月 (1912-2000)

鳳梨

鏡心 設色紙本

1939年作

Guan Shanyue

Pineapple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76.5 x 46.5 cm.

鈐印:關山月、關山月歸依記

題識:承燊學長疋政,廿八年秋於古澳寫生,山月。

山月先生是當代嶺南畫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半個多世紀的藝術生涯中,關山月先生稟承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所倡導的「筆墨當隨時代」和「折衷中西,融匯古今」的藝術主張,並始終不渝地貫穿於他的創作實踐、生活實踐和教育實踐之中。此幅《鳳梨》是關山月在古澳寫生並贈送於承燊學長的作品。


容大塊│古塔斜暉



容大塊 (1901-1963)

古塔斜暉

立軸 設色紙本

1929年作

Rong Dakuai

Light Tower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12 x 53 cm.

鈐印:容大塊、道近自然

題識:懐聖塔,建於唐貞觀間,為羊城現存古建築物之最久者。十八年春日,容大塊並識。馭繁先生雅正。

題簽:容大塊古塔斜暉軸

藏印:簡氏班園藏真

幅寫唐朝貞觀年於羊城所建之清真寺——懷聖寺。此寺為唐朝僑居廣州的阿拉伯穆斯林捐資修建,為紀念穆罕默德而命名為懷聖。寺廟整體為對稱佈局,寺內禮拜殿朝向聖地麥加,極具西亞風格。寺門西南隅為懷聖塔,亦作光塔,取於其地理位置近珠江,唐朝時常置塔頂燈為來往船隻導航。作為春睡畫院成員高劍父弟子之一的容大塊,早年被謂之與黎雄才齊名,注重寫生,後任職廣州文史館。容氏亦為清游會成員,同游粵之名勝,並與會中友人各出所作,互相觀摩,研討學問藝術。據題識,此畫作於一九二九年,取材羊城古跡,正值容大塊受高劍父親炙之時,古寺古塔於夕陽之下,氣息沉古寧謐,即已看出其早年對寫實的重視。



廣東廣州 光塔


張善孖│虎



張善孖 (1882-1940)

立軸 設色紙本

Zhang Shanzi

Tiger

77 x 44 cm. 

鈐印:張善子印、虎癡

題識:善子寫。





長按右側二維碼

選擇識別,即可關注

中國嘉德香港微信

↙ 點擊原文鏈接 訪問嘉德香港電子邀請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