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1400亿文化产业基金流向何方?

唐越文化俱乐部2018-06-17 20:28:11

 2014年11月中旬,财政部下达本年度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50亿元,共支持项目800个;11月25日,第三届中国文化产业资本大会在上海召开,“文化金融”成为关键词;12月初,贵州民营文化产业协会成立,宣布将推出文化产业发展基金……一时间,文化产业领域资金涌动。

  自2009年初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成立以来,到2013年底,已有超过100家文化产业基金成立,总规模达1408亿元。

  从资本构成来看,文化产业基金主要有国资和民营两类。目前最大的一只基金是200亿元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由财政部出资,中银国际管理。该基金首批募资60亿元,是文化产业基金中的“国家队”,投资项目包括新华网、中国出版集团等国有文化企业。

  从全国范围来看,文化产业基金主要分布在南方,其中以江浙和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的基金最为活跃。

  “基本上,每个省都有自己的文化产业基金。”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但活跃程度不同,西部有后发优势,因为西部旅游资源丰富,可以跟当地特色结合。”

  如此庞大的文化产业基金,它们如何运作、投向哪里?文化产业现状如何?未来,又将有何种变局?

  内容和渠道无法整合

  有人批评文化产业行业乱象丛生,但魏鹏举认为,他更愿意称其为“困境”。

  “中国的文化产业其实没有一个商业模式,发展到最后,万变不离其宗都跑到地产去了。包括华谊,在海南做实景演出也是变相的文化地产,在上海也圈了很多地。”他说。

  从国际来看,所有成熟的文化产业都是以“内容、渠道、知识产权”为核心的全产业链模式。迪士尼就是典范之一,早年赚钱后即收购了ABC(美国广播公司)。

  “我们的问题是内容和渠道是分离的,整合不了。”魏鹏举说,“理论上,华谊兄弟是做内容的,它买一个电视台最合适。”

  实际上,文化产业的核心是传媒,但由于体制的原因,我国文化产业无法形成经典的产业链模式。

  魏鹏举分析说:“有内容没渠道,既承担风险,又没有收益保障;有渠道想做内容,在小范围可以,大的体制上又行不通,比如湖南卫视。”

  另一个问题是条块分割严重。国际上,大媒体集团是各种资源融合,寡头垄断,以形成规模效应。

  “出版管出版,网络管网络,这是条;每级政府、每个地方都有出版社,这是块。哪个国家这样资源高度分散?贝塔斯曼,不仅是德国最大的,也是欧洲最大的。美国市场比我们大多了,也就三大电视网。”魏鹏举说,“没必要有那么多出版社、电视台,小散弱,还不见得有市场积极性。”

  近年,国家鼓励文化企业跨行业、垮区域兼并重组,形成全媒体集团。2014年12月1 日,湖南就有大动作。据湖南省委宣传部公布的方案:潇湘晨报、长株潭报等报刊划归湖南日报集团;湖南教育报刊社、湖南教育音像电子出版社等划归湖南出版集团;湖南广电可剥离经营性资产与芒果传媒整合,组建湖南广播影视集团。

  魏鹏举认为,跨区域、跨行业的旗舰型全媒体集团,出现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是“体制影响太大”。

  “湖南台原来想整合青海卫视,不是没成吗?黎瑞刚(SMG总裁)受关注就是他在大力度整合,第一个吃螃蟹。所以只能寄希望于新媒体。”他说。

  “文化产业基金对传统媒体的整合有作用,但目前效果有限。”魏鹏举分析,现在的合并重组,基本上还是靠行政手段。“理论上,既然都是国有资产,应该通过国有战略资本的运作实现资源整合,而不是行政手段。”

  文化传媒领域的合并重组,跟当地政府利益相关。“地方政府不希望合并,并走就没有抓手了,”魏鹏举说,“现在跨行业跨区域重组是大家期盼的,但困难重重。”

  钱多,事少,路子窄

  据新元文智咨询公司数据显示,2007~2013年的7年中,国内文化产业基金共有92个投资项目,累计投资规模为55.3亿元。2013年比2012年数额剧增。

  尽管如此,文化产业基金的实际利用率却并不高,活跃基金数量相对较少。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对《瞭望东方周刊》分析说,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是短期行为。绝大多数基金投资期限短,最长不超过7年,而文化产业是一个回报周期长的行业。7年时间,大部分项目还没开始盈利。

  “应该8~20年。你看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基金投下去就不退出,一投就是15年。”陈少峰说。

  二是基金高利贷化。很多基金不是风险投资,不愿投没有固定回报、没有担保的项目。所以基金发挥的作用有限。尤其是国资背景的基金,容错度低,较为保守谨慎,所投多为风险小、政绩性强的项目。

  三是只投拟上市公司。文化产业基金偏好投短期内能上市的企业,以便迅速退出,实现盈利。但规模化和商业模式成熟的文化企业数量有限,以至于一些基金有钱投不出。

  此外,政策的不确定性,也使一些基金失去了投资机会。“比如报业,原来许多报业集团达到上市公司的要求,但由于改制太慢或其他政策因素,错失了机会。”陈少峰说,“基金投资方向比较单调,有的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基金,所以最后都变成房地产了。”

  成立于2009年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少有的成功范例。它的出资方为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国家开发银行等机构,主要关注文化传媒企业重组、管理层收购等市场融资。

  目前,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已经投资了星空传媒、东方梦工厂、TVB中国、财新传媒等14个项目。《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舞林大会》等红极一时的娱乐节目均出自该基金旗下的灿星国际。2013年,《中国好声音》的互联网版权销售超过2亿元,今年预计将翻番。

  “上海这只基金虽然资本构成以国资为主,但运作效率很高。它依托于SMG和电视台的资源,投资方向跟主业紧密关联。”魏鹏举说,“日前,百视通和东方明珠(SMG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合并,在国家政策支持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型的利好条件下,后续资本运作值得期待。”

  人们突然发现IP很值钱

  一般认为,文化产业的核心层为: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电影、文化艺术四个行业。现在这个定义正在被修改。一些文化产业基金已进入互联网行业,比如视频、游戏、APP等。

  “以前是技术咨询服务,现在是内容和传媒。腾讯目前的主营业务是广告和游戏,难道它不是一个传媒公司吗?”陈少峰说,“今后大多数文化产业都会搬到互联网上,或者被互联网收购,互联网将成为文化产业的主要舞台。”

  陈少峰分析,今后的文化产业有两个投资热点:一是跟移动互联网相关的产业,二是跟体验性有关的,如主题公园、电影等。

  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在日前举行的“2014中传MBA创业峰会”上也表示,移动互联网与内容的结合,是文化产业下一个投资热点。创新工场目前的四个投资方向之一就是数字娱乐,文化产业项目约占总数的一半,比如暴走漫画、糗事百科、有妖气漫画等。

  “其实很多游戏都来自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些形象,人们突然发现IP(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是很值钱的。”郎春晖说,“文化产业就是创造IP,用耳熟能详的IP 去做游戏,变现是很快的。”

  以暴走漫画IP为基础的游戏“暴走无双”,上线不久就跻身前十。“当内容成为文化,当流量变成用户,向这个人群售卖具有文化符号属性的商品或者服务,就能赚到钱。”郎春晖说。

  除此之外,还有大片“蓝海”待开发。比如版权。2004年,《武林外传》爆红,但互联网播映版权仅卖出10万元。2012年,则已卖到180万元一集,一共7400万元,涨了740倍。

  视频网站被认为是互联网的一个风向标。2009年以后,视频网站开始烧钱,正版版权价格极速增长。

  “一切投资都基于商业模式。视频有广告,大资本进来,做大就要做规范。搜狐、优酷、土豆敢播盗版吗?有了利益驱动,才有版权保护的动力。”魏鹏举说。

  图书数字版权也是一块大蛋糕,但存在资源过度分散的问题。图书数字资源大多在事业单位(如公共图书馆)或一些大出版社手里。

  “这些资源放在那里,没有盈利,也没有形成社会效益。”魏鹏举建议,图书数字资源,尤其是事业单位的资源,应该释放出来,和社会资本合作,成立特殊资本股。

  在他看来,数字阅读商业模式很清晰,国内一些终端阅读企业早就垂涎这块蛋糕,但一直没有吃下去,因为资源不够。“其实就是大数据,关键靠整合。如果文化产业基金能做这个事,功莫大焉。”

  股权投资可成为文化金融重点

  2014年3月,文化部、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深入推进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见》,“文化金融”成为热词。

  “金融行业需要增长,文化产业将成为新的增长点。这些年,传统金融业对文化投入越来越积极,在债券融资、互联网众筹方面有很多尝试。”魏鹏举说。

  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文化金融的一种形式。目前,金融与文化企业的关系是:一方面,大企业不差钱,中小企业急需钱;另一方面,中小企业难以融到钱,因为其无形文化资产无法被银行接受。

  清华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2013 年上半年,影视音乐、广告制作、动漫三个领域占了绝大多数的文化产业风投与私募基金。但从资金流向看,融资成功的均是大型传媒集团,中小文化企业几乎没有涉及。

  陈少峰认为,或许应该改变思路。“最需要钱的中小文化企业并不适合融资,而是适合投资。很多中小文化企业都是创业公司,因此,股权投资可以成为文化金融的重要领域。”

  好在有互联网,众筹之门豁然打开,渠道广、门槛低,便利了融资者,也满足了用户的参与感。因此,尽管充满争议,互联网众筹依然发展神速。

  比如,阿里巴巴娱乐宝,一期募集到7300万元。百度、京东等行业巨头也纷纷开通了众筹平台。

  银行也不甘寂寞。2014年12月1日,浦发银行宣布,将参与出品徐峥电影《港囧》,全面试水影视娱乐业。

  现代社会,资本可以雇佣人,但人不能雇佣资本——钱可以买到人的体力或脑力劳动,但一个仅有体力或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几乎不可能借到钱。

  “互联网的发展,可能破解这道难题。”魏鹏举说,“在互联网环境中,分散的海量创意和小众需求可实现无缝对接,通过大数据的应用,金融信用也随之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