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每日历史 | 傅斯年:胡适眼中人间最稀有的天才

中产部落2018-06-05 08:01:01

综合整理自网络


傅斯年,著名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专家,教育家,学术领导人,五四运动学生领袖之一、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创办者。曾任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国立台湾大学校长。1950年12月20日上午,傅斯年在台湾省议会答复教育行政质询时过度激动,“突患脑溢血逝世于议场”,享年55岁。



傅斯年逝世后,葬于台湾大学校园,校内设有希腊式纪念亭傅园及“傅钟”; “傅钟”成为台湾大学的象征,每节上下课会钟响21声,因为傅斯年曾说过:一天只有21小时,剩下3小时是用来沉思的。




在老师胡适的眼中,傅斯年是绝对的天才:他的记忆力最强,理解力也最强。他能做最细密的绣花针工夫,他又有最大胆的大刀阔斧本领。他是最能做学问的学人,同时他又是最能办事、最有组织才干的天生领袖人物。他的情感是最有热力,往往带有爆炸性的;同时,他又是最温柔、最富于理智、最有条理的一个可爱可亲的人。这都是人世最难得合并在一个人身上的才性。


对北大的贡献

傅斯年是北京大学培养出来的,因此对北大也有着深厚的感情。30年代是北大辉煌的盛世,教授阵营盛极一时,名家胡适、傅斯年、钱穆、陶希圣、孟森、汤用彤等都是北大教授,陈寅恪等都在北大讲课。


当时蒋梦麟是北大校长,但推动北大盛世的却是胡适和傅斯年,尤其是傅斯年。蒋梦麟说:当我在民国十九年(1930年)回北京大学时,孟真(傅斯年字孟真)因为历史语言研究所搬到北京,也在北京办公。“九·一八”事变后,北平正在多事之秋,我的参谋就是适之、孟真两位,事无大小,都就商于两位。他们两位代北大请到了好多位国内著名的教授,北大在北伐成功以后之复兴,他们两位的功劳实在太大了。



左为傅斯年,右为胡适


傅斯年对北大的第二次贡献,是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当时国民政府任命胡适为北大校长。在胡适从美国回国之前,校长一职由傅斯年代理。从敌伪手里接办北京大学,有很多棘手问题,比如如对日本统治下的北京大学的教职员如何处理。傅斯年决定一个不用。他给夫人俞大彩写信说:大批伪教职员进来,这是暑假后北大开办的大障碍,但我决心扫荡之,决不为北大留此劣根。实在说在这样局面下,胡先生办远不如我,我在这几个月给他打平天下,他好办下去。


可以说,把困难解除,把“天下”扫平,为胡适回校铺好道路,是傅斯年做代理校长以报胡适的决心。


对考古的贡献


傅斯年极重视史料和新史料的获得。他有一句名言: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


在傅斯年领导史语所的同仁科学发掘河南安阳小屯殷墟之前,殷墟甲骨片的出土已有30多年历史。19世纪末叶,安阳一带的农民在耕地时偶然发现了一些甲骨片,药材商人便当做龙骨来收购,引起学者的注意。小屯殷墟出土甲骨出了名。古董商、药材商蜂拥而至。殷墟现场受到严重破坏。



1930年殷墟发掘现场


傅斯年遂呈请中央研究院院长批准,由史语所考古组正式组织人员去小屯发掘。傅斯年亲到开封(当时河南省政府所在地),上靠南京政府的权威,下依河南开明人士的支持,也靠傅斯年的办事才干,发掘工作顺利进行。从1928年到1937年10年时间,殷墟发掘大小共进行15次。傅斯年在百忙中,数次亲到小屯视察指导。


在中国近代科学考古史上,傅斯年是第一功臣。


与毛泽东的延安相会


1945年6月2日,傅斯年等几位国民参政员联名致电毛泽东、周恩来,提出访问延安。7月1日,傅斯年等人乘专机到达延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亲自到机场迎接。




许多年后,毛泽东在延安的简陋窑洞里,伴着青灯向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回忆了这段经历:


我自己在北平的生活十分困苦。后来李大钊给我找到工作,当图书馆的助理员,每月给我一笔不算少的数目——8块钱。在来看报的人们当中,我认识了许多有名的新文化运动领袖们的名字。像傅斯年、罗家伦等。我打算去和他们谈政治和文化问题,可是他们都是忙人,没时间去倾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南方土话。


因了北大的这段因缘,在延安,毛泽东单独拿出一个晚上与傅斯年进行交谈。


当年,傅斯年是北京学生游行的总指挥,是“五四”学生运动的领袖,是新文化运动的健将,他和同学组织新潮社,创办《新潮》杂志,与当时的《新青年》鼓桴相应,抨击旧礼教,鼓吹新文化。当毛谈及傅曾在五四运动中大出风头,并为反封建与新文化运动做出过贡献时,傅斯年狡猾而又识趣地回应道:“我们不过是陈胜、吴广,你们才是项羽、刘邦。”


《傅斯年文物资料选辑》中收录了毛泽东给傅斯年的一封短笺和所写条幅。


便笺曰:孟真先生:遵嘱写了数字,不像样子,聊作纪念。今日闻陈胜、吴广之说,未免过谦,故述唐人诗以广之。敬颂旅安!毛泽东  七月五日


条幅这样写道: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烬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唐人咏史一首,书呈孟真先生。毛泽东


傅斯年与毛泽东延安相会最精彩的故事,以这几幅墨迹作了见证


傅斯年打虎


傅斯年在担任国民参政员时,曾经两次上书弹劾行政院长孔祥熙,上层虽不予理睬,但后来还是让他抓住了孔祥熙贪污的劣迹,在国民参政大会上炮轰孔祥熙。蒋介石为保护孔祥熙,亲自出面宴请傅斯年,想为孔祥熙说情。


二人有这样一段著名的对话:


蒋问:“你信任我吗?”傅斯年答:“我绝对信任。”蒋说:“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斯年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蒋介石无奈,只得让孔祥熙下台。



傅斯年与蒋介石


1945年6月,宋子文继任行政院长。1947年2月15日,傅斯年在《世纪评论》上发表《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一文,对宋子文的胡作非为进行了猛烈抨击。朝野震动,宋子文也只好在社会上的一片反对声中辞职。十年打虎,傅斯年的这批书信和文章,是对抗战以来中国经济如何走向崩溃的总结,是对孔、宋家族以权谋利大发国难财的控状,是向贪官污吏宣战的檄文,也是一介书生忧国忧民心迹的独白。


拒不做官


也许是听腻了阿谀奉承的话,看腻了唯唯诺诺之态,蒋介石对傅斯年这个桀骜不驯之士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欣赏有加,一心把傅斯年拉入政府当官。但是傅斯年坚决不肯加入政府。


对于傅斯年拒不做官的气节,李敖一直赞誉有加。在《李敖有话说》中他说:“有一个学生领袖傅斯年,终其一生不肯加入国民党。他不但不加入国民党,还鼓励他的老师胡适要采取跟国民党并不很合作的态度。这一点我觉得傅斯年很了不起……他们要发挥这个知识分子的力量,可是又不想被国民党吃掉,不被国民党同化……真正的夹缝里面的自由主义者,不做国民党也不做共产党。”



回看傅斯年的一生,青年时代的辉煌,不失为五四一代风云人物的代表;他的学术研究成果和主持中研院史语所以及北大文科研究所的工作,其间功过得失有目共睹;抗日战争时期,他一系列慷慨激昂的抗日救亡的言行,值得称道;他晚年所选择的道路也并不足为异。


有的人继续向前,有的人隐退了——人总是与时俱进、与时俱变,功过,自有后人评价。


傅斯年的老师胡适:

胡适:我挨了四十年的骂,从来不生气,并且欢迎之至




创始人的话,带你了解中产部落!

点击图片 查阅详情



中产部落108个社团欢迎你加入!

点击图片 查阅详情


想要加入中产部落一起向上?

订阅号首页菜单栏

—联系我们—加入社团/一键注册


想要了解中产部落的精彩活动?

订阅号首页菜单栏—精彩回顾—活动风采


想要了解中产部落订阅号?

请点击

我推荐:百分百正能量的中产部落

德·智·体

全面发展的三好青年

长按二维码 关注中产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