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稿子删了,你们赢了:去年99公益日的八千万善款,有六千万仍去向不明?

贾小正若干天2018-06-19 15:20:56

今天在某平台发表的《去年99公益日筹款八千多万,有六千万去向不明?》,已经被悄悄地删除了,没有任何说明。


可以理解,点名一些公益机构,揭批腾讯乐捐漏洞,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大家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着今年筹款呢,你上去泼一盆冷水,非要翻去年的账本,居心何在?


所以有些人评论这篇稿子,说这是严重失实,尽管他们并没有列出哪里失实,还有人说这是危言耸听、片面放大,毕竟去年筹款的成绩那么可观,不能拿个案代表整体,还有人说这是故意误导,没有公开怎么能等于去向不明?


但对“益碗FUN”的调查——“有577家民间组织(不包括基金会、个人、工商注册的组织)参加了去年99公益日,共发起929个项目,截止到8月10日,从项目数量的角度看,仅有73%(674个)的项目披露了进展情况;从财务角度看,仅有23%(2千万)的资金可以看到去处”,却没有人直接否认。被点名的一些机构,也只是私下解释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


我个人并不反对99公益日这一活动,去年和今年都会转发和支持一些朋友发起的项目,但是对筹款活动中存在的问题,比如财务不够透明、存在诈捐骗捐等,也希望能尽快解决。这篇稿子所引发的关注和讨论,也让人感到公益界是有这种自净能力和进化能力的。


但现在,仍然没看到哪家民间机构、基金会和乐捐平台做出正面回应,可稿子已经被删了。看来,公益机构是不是透明、是否能及时回应质疑不要紧,公益界有没有开展公共对话的氛围、有没有自净能力也不要紧,要紧的是有强大的公关能力。


与此同时,某网站刊发文章《某网文称99公益日超一半善款去向不明 遭多方质疑后主动删除》,说是“该文内容严重失实,涉嫌恶意误导公众,需要澄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见)


这里向腾讯乐捐和那些机构道声恭喜,你们赢了!明天又可以欢天喜地的发钱、抢钱了。下边的内容和相关的疑问,都可以被抛到脑后了。




去年99公益日筹款八千多万,有六千万去向不明?


“99公益日”又要来了,短短一个上午,腾讯公益平台的项目便筹得8千多万善款,腾讯基金会已经配捐了4962万。


去年腾讯发起“99公益日”,拿出9999万元做一比一配捐,三天的时间共筹到1.279亿元善款,支持了2178个项目,共计205万人次参与。如果只看筹款成绩,这自然让人拍手称赞,但没想到使用效率却是让人触目惊心。




由公益从业者组成的“益碗FUN”团队,从去年“99公益日”之初开始对其项目进行统计,针对参与“99公益日”的组织的支出公开情况的数据显示,截止到8月10日,有577家民间组织参加了“99公益日”,共发起项目的929个,挂靠到44家公募基金会名下,共筹集到约8800万元善款。


但从项目数量的角度看,仅有73%(674个)的项目披露了进展情况;从财务角度看,仅有23%(2千万)的资金可以看到去处。在不同领域中,儿童/青少年福利领域共筹集到2千4百余万善款,但未公布支出的总额达到2千万,健康/疾病领域和教育领域未发布的支出总额也高达近千万。



益碗FUN统计结果截图


去年“99公益日”筹款额最高的10个来自民间机构的项目,筹得金额400余万元至90余万元不等,但有公开善款去向明细的只有3个项目。其中,上海浦东新区塘桥蒲公英儿童发展中心的蒲公英儿童图书馆、勐腊小云助贫中心的边陲瑶寨旧貌换新颜、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的乡村儿童希望之家都筹得超过100万元善款,都没有公开善款实际支出。


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发起的“被法律遗忘的孩子”项目在腾讯乐捐平台共筹得4497367.15元,其中有4383377.45元是在去年“99公益日”筹得,是去年筹款最高的项目,比排第二位的项目高出160多万元。在其项目进展中,没有以支付凭证形式呈现的善款流向公开,公开的支出也远低于所筹得的善款。



“被法律遗忘的孩子”项目


有透明才有公信力,财务透明更是公益机构工作的重中之重,尤其是面向公众筹款时。但时隔一年,去年“99公益日”筹到的资金竟有近八成不知去向,如果说项目周期长也能理解,但总要公开项目进展吧,但公开的只有近三成,这不仅没办法向以往的捐赠人交待,也很难再获得社会公众的信任。99公益日,也会因善款使用效率和透明度蒙上阴影。


对任何一家公益机构来说,这些道理都浅显易见,也早就是业内共识,那为何使用效率和财务透明还会如此之低呢?我想,一是懒得公开。既然公开不公开没人关心,没人追问,为何还要自我设限呢?所以当腾讯说没公开项目进展今年不得再参与筹款时,才会有机构赶在项目上线截止日期之前突击公布,海珠区碧心公益服务中心即在8月29日同一天公布了5个项目的支出金额。同样参加了本届“99公益日”的上海浦东新区塘桥蒲公英儿童发展中心的蒲公英儿童图书馆项目,也在8月6日一口气公布了整个2016年上半年的项目进展。



碧心基金会的“重病子女一家的坚持”项目


碧心基金会的“重病子女一家的坚持”项目,该项目的众筹在去年9月18日便结束了,但是直到8月29日才公布财务情况,而且公布的付款单是去年8月碧心资助的2万元,而乐捐所得的12091.42元善款如何使用并未公开。


二是不敢公开。想想去年的筹款情况,一些公益人公开借钱捐赠,并承诺日后还钱,便于拿腾讯一比一的配捐。尽管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争取更多资源为社群服务,但行为上却有诈捐、骗捐之嫌。如果这些“诈捐”的钱日后都要还回去,那还怎么公布资金使用状况?其中最为可疑的,就是那些人均捐款过万的机构


“益碗FUN”列出了三个项目,贺兰山下的善谷、西夏铁骑筹粮草和五彩公益美丽心灵,由宁夏青年社会创新发展中心和杭州市上城区明德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发起,人均捐款额分别为10150元/人、14770元/人和18445元/人,而且均没有公布支出明细。



不知道这些机构各拿到了腾讯的多少配捐,即便本着最大的善意去理解,至少应该把腾讯配捐的钱用到哪里公布出来吧?这种大面积的不透明也让人担心,类似“诈捐”是否占据主流?


但最为触目惊心的还不是财务透明状况,而是公益圈的态度。这些数据无异于一枚枚重磅炸弹,但却似乎是丢在了一潭死水里,没有激起任何涟漪。大家多在独善其身,忙着筹款,为“99公益日”加柴添火,没什么人愿意去泼一盆冷水,哪怕是吹一阵凉风,这样的数据只是看看而已,不会转发。这真如韩寒所说,什么样的圈子到最后都会成为花圈,公益圈也不例外,对如此大面积的财务黑洞集体失明、集体沉默,又何谈去解决社会问题?


目前为止,也没见到被质疑的机构公开回应。更有甚者,还反以为荣,去向其他机构传授“99公益日”抢钱的经验,甚至质问提出质疑的人,为什么只说民间机构的不是,不找公募基金会的问题,不去扒扒腾讯公益的漏洞?要不是腾讯搞一比一配捐,会有这些问题吗?那些公布了进展的机构,就能确保真实吗?


这些个人化、情绪性的表达,如果有机构真这样公开回应,肯定会收获嘘声,再难得到认可。问题是,人家要是一直不回应呢?估计只能指望腾讯和那些被挂靠的公募基金会了。


腾讯虽然不断改进规则,比如设定人均999元的配捐上限,未公开项目进展不得参与再次筹款,但能做的还有更多。比如乐捐平台的搜索功能可以更强大,能按照人均捐款额度、未公开善款数额等多个条件对项目进行排列,每年“九九公益日”之前也可以发布项目执行的总体报告和各家机构排行榜,让捐款人和社会公众更便于了解比较各个项目的情况。


去年认领项目总数较多的公募基金会,如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196)、中国扶贫基金会(127)、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96)和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74)等,也可以发布“99公益日”的专项报告,项目进展和资金使用状况可以一目了然。认领项目,起到的只是最基本的支持民间公益的作用,在促进民间公益健康发展上,这些公募基金会完全可以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


如果支持的机构财务不够透明,平台约束不够,那每年连续三天的筹款狂欢,就可能会被诈捐、骗捐占据主流,非但不能掀起全民公益的浪潮,反倒会吹大虚假公益的泡沫。即便筹款金额上能更上一层楼,那这种喧嚣又能持续多久呢?去年筹款八千多万,六千万元仍不知去向,这一问题需要被正视。


数据来源:微信公众号“益碗FUN”,数据截至2016年8月10日

腾讯乐捐平台




韩青,公益人,评论人。


佛有三个不能,不能杜绝诈捐骗捐,不能推动公益透明,不能扭转民间机构的官僚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