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又跑两家!上海盈玺、巨玺资产逾12亿元未兑付,法人代表失联

中金社2017-10-30 12:31:51

导读:7月6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盈玺资产总部获悉,盈玺资产、巨玺资产法定代表人夏念文已失联,公司其他高管已向经侦备案。目前两个公司未兑付资金12.37亿元,涉及投资者将近5000人。

近日,上海盈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盈玺资产”)和上海巨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巨玺资产”)发生兑付危机,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两家公司系同一个法定代表人夏念文。


7月6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盈玺资产总部获悉,盈玺资产、巨玺资产法定代表人夏念文已失联,公司其他高管已向经侦备案。


失联前,夏念文曾委托熊贤祥团队调研公司的投资现状。7月3日,熊贤祥向盈玺、巨玺资产客户代表委员会汇报了调研结果,两家公司的投资总额为3.45亿元左右,并公布了兑付方案。不过,目前该兑付方案仍存争议。


巨玺资产总经理马周表示,熊贤祥为原江西印刷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已经退休,目前两个公司未兑付资金12.37亿元,涉及投资者将近5000人。该数据也得到客户代表的证实。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盈玺资产成立于2013年7月,巨玺资产成立于2014年1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盈玺资产总部看到,盈玺资产宣称主要从事个人资产管理、金融市场投资等业务,已于2014年2月25日成为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企业(企业代码:200506),并于2015年6月29日获得私募基金管理人资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了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不过未能在挂牌企业名录中找到盈玺资产;后查询了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盈玺资产、巨玺资产均获私募基金管理人资质,但目前没有管理的私募基金。


已向经侦备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过实地采访,发现巨玺资产总部已经关门,盈玺资产总部所在的恒利国际大厦,公告栏中贴着多份关于盈玺资产、巨玺资产的统一公告。


一位巨玺资产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4月底,盈玺资产、巨玺资产陆续无法兑付投资者。5月底,盈玺资产、巨玺资产同时发布公告,表示已主动与政府监管部门接洽并汇报公司目前具体情况;还称,据初步统计,公司所有的债权总量、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目前可以覆盖投资者本金。


不过,6月上旬,盈玺资产、巨玺资产的法定代表人夏念文突然失联。


6月14日,盈玺资产贴出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夏念文单方面回避公司危机,无法联系上已经超过48个小时,已于13日下午向经侦汇报了实际情况,取得了相关部门的理解,并组织起以杜亚星(盈玺资产总经理)、马周(巨玺资产总经理)为首的应急小组,将扛起后续所有的工作,保证所有债权人的权益不受损失。”


上述情况得到盈玺资产投资者代表的证实。


上述盈玺资产公告还称,应急小组已经全权委托熊贤祥团队来负责项目运作,保证后期兑付的正常实施,熊贤祥承诺在核实盈玺资产、巨玺资产的财务数据后10天左右,公布项目的具体运作方案以及制定正式的兑付方案。


马周还称,夏念文委托熊贤祥团队后就失联了。并透露,两个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夏念文的弟弟夏念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温州商人的夏念杰,曾于2014年6月被塞拉利昂驻华大使授职为商务参赞,全权代理塞拉利昂驻华大使馆经商处的商业事务。


至于委托熊贤祥的原因,马周称:“夏念杰认识熊贤祥,熊曾是上市公司负责人,有资产运作能力;熊的团队大概有五六个人,不过团队人员的详细情况不了解。”


2004年,江西纸业股份有限公司重组,7月9日,ST江纸(证券代码:600053)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称,聘任熊贤祥先生为公司总经理。当时的公告资料显示,熊贤祥,男,57岁,为江西印刷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目前,盈玺资产、巨玺资产仅有恒利国际大厦25楼总部办公地点,门店停止租约,多数员工也已离职。


兑付方案存争议


在盈玺资产公告栏上,另一份盈玺、巨玺资产共同发布的公告称:“受盈玺资产、巨玺资产法定代表人夏念文的全权管理委托,熊贤祥率其团队对公司作了一些前期的调查研究,在完成调研后,熊贤祥于7月3日来到上海,与盈玺资产、巨玺资产客户代表委员会汇报了调研结果。”


公告称,盈玺资产、巨玺资产投资的项目包括:购置位于上海市金山卫清路1989号工业用地84亩和厂房3500平方米,投资总额12000万元;以收购银行债权的方式,获得共同持有上海周浦工业用地47亩(国有划拨)土地,及今后土地增值后的40%分配权,投资总额5000万元;收购江西武宁大理石矿51%的股权,投资3600万元;收购温州市白云山旅游渡假村的房地产开发项目60%股权,投资总额3500万元;收购山东烟台栖霞台湾农民创业园暨酒庄别墅开发项目82%股权,投资总额8000万元;收购江苏海门住宅商铺计8000平方米,投资额2300万元(大部分已经用于二个公司债权融资)。综上数值皆来自于项目方所提供,投资总额为34500万元左右。


“项目组所到之处,看到的项目基本都处于停止运作或半停顿状态,而出现如此状况的根本原因主要是缺乏运作资金,无法将项目完全落地,须做好后期项目运作资金的准备。”公告还称,当前各项急需补充资金为6700万元。


至于兑付方法,投资人希望立即兑付;不过,根据盈玺资产、巨玺资产的投资及项目的运转情况来看,无法满足目前要求。


熊贤祥团队建议:立即将金山地块变现以解决各项的运作资金;在2016年7月份资金到位的情况下,从10月份开始,每月兑付客户300万元,从2017年4月份开始每月兑付客户500万元,2018年10月可一次性兑付客户20000万元,此兑付资金来源为白云山项目,2019年10月份兑付客户60000万元,此兑付资金来源山东栖霞项目;如果7月份运作资金无法到位,则兑付日期顺延。


上述公告还称,以上为项目组调研实际情况以及兑付方案的实际可操作情况,将在客户代表通过后落实兑付细则,并提交经侦部门审核备案。


不过,上述兑付方案仍存争议,尚未执行。多位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首先,法定代表人夏念文应该出面确认兑付方案,这样才有法律效力;其次,兑付方案内容还需完善,比如,金山地块变现资金不能用于公司后期项目运作等。


编辑:马春园、微信编辑黎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