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资管计划之前世今生

乐评金融2018-06-19 04:26:57

万科发出公开举报,让资管计划这个专有名词迅速网红。很多网红专家和想网红的专家纷纷发表高见和低见,说东说西的结果就是让人更加找不着北。资管计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资管计划叫“计划”?如何在短短3年时间内发展到30万亿的规模?让我们深扒下资管计划的前世今生。


 

1.前世有孽障


 

资管计划其实是券商委托理财的转世。委托理财虽然在今天已经绝迹,但在十几年前的股市那可是叱咤风云。当时的券商普遍经营带有保本保底条款的委托理财业务,用一纸协议招揽资金,融得的资金直接用于券商炒股票。德隆系旗下的券商用委托理财的钱炒“老三股”,南方证券用委托理财的钱炒“双哈”,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经典案例,估计不少今天的保险公司都已深得除去巫山不是云的真传。


 

券商作为法人搞出来的委托理财已经是一笔糊涂帐,更可怕的是,还有券商营业部,甚至一些员工,带着个萝卜章也出去搞委托理财。委托理财资金的用途也从炒股票扩展到配资。当时特别时兴一种三方监管委托理财业务,就是借款人给你股票账户里面打钱供你炒股票,券商负责监控,炒股票稍有问题,券商把账户里的股票一卖,本金可能亏光,但借款人配给你的钱肯定是要保本保息的(是不是很像优先劣后?)。除了委托理财和配资,当时的券商还普遍在干挪用保证金、国债回购、拖拉机账户等各种勾当,其实都是借钱炒股票的花样。乱象重重之下,股市推倒重来,证券公司恶贯满盈,30多家高风险证券公司被关门。


 

在处置证券公司风险过程中,委托理财的定性成为一个棘手问题。按说委托理财是证券公司代管的客户资金,委托理财账户下形成的资产为客户所有。虽然有一些协议签订了保本保底的条款,但个别无效条款并不影响整体合同性质的认定,而且定性为代管资金的话,国家可以少花一大笔银子。但是,证券公司管理的实在太乱,比如说南方证券,自己的钱,委托理财的钱,其他控制的公司的钱,关联方的前,挪用保证金的钱全都砸到“双哈”股票上了,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按今天的话说,就是资金与资产无法一一对应。


 

如果继续在形式上纠结,委托理财的定性到今天也不会有结果。情急之下,国家从实质上作了一个了断。既然这玩意是借钱炒股票,而且能借到钱就是因为国家的信用背书(证券公司牌照,委托理财的产品制度等),因此还钱的时候国家必须挺身而出。2005年7月,新华社受权发布《个人债权及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收购意见》,规定“权属不清晰或被挪用的委托财产(含信托,下同)形成对金融机构的个人债权,纳入国家收购范围”。后来为了明确到底什么是权属清晰的委托理财,又发了一堆补充通知,至今可在证监会网站查到。委托理财已不可能死而复生了,但给后世留下一个深刻教训,搞理财一定要权属清晰!


 

2.生为杂交品种


 

委托理财玩砸了以后,证券公司贼心不死,妄图博采众家之长,集天下之大成,让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涅磐重生。这就在有意无意间,让资管计划成为了一个杂交品种(简称bastard),当然也为日后向各领域纵深发展,成为万能神器作了铺垫。


 

重生的第一步当然是起名。2005年修订的证券法规定,证券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资产管理业务,但是没有指出资产管理业务的内容是什么。本来直接对接《基金法》最好,今天的很多麻烦也就省掉了。但是证监会当时管基金的是基金部,管证券公司的是机构部。机构部怎么可能让儿子跟隔壁老王姓王?!估计机构部专门一路向西,去香港求了名字。香港管契约型基金叫集合投资计划,这是英文collective investment scheme(CIS)的港式翻译。CIS是国际证监会组织对基金的书面通称。其实,欧盟有时在官方翻译中,直接把scheme翻译为基金。也就是说,虽然没有中文姓王,但却用了隔壁老王的英文姓的另一个中文翻译(晕倒)。资管计划就这样开始了bastard的一生。


 

3.不幸的童年


 

出于家长不可告人的目的,资管计划处处学基金,又要处处区别于基金。在扭曲中成长,在变态中发育,童年难言幸福。券商的资管计划当时分为两种,一个大集合,一个小集合。大集合说白了就是公募基金,但是为了区分于公募基金,5万起卖。小集合则100万起卖,最多不超过200人,300万以上不限人数。


 

邯郸学步,东施效颦,术业有专攻,资管计划再怎么学,也无法超越基金。而且,此时的资管计划实行审批制度,每发一个资管计划都要去这个证监会批准。证监会批准以后,才能到中登开户。不妨马后炮一下,如果按照当时的批准制度,今天很多引起争议的资管计划根本不可能出现。


 

资管计划发展不起来,证券公司又开始动歪脑筋,想走委托理财保本保底的路子。但是,资管计划单独在中登开立账户,计划份额按照基金的方法估值,证监会的审批也不可能通过保本方案,老套路的硬保基本没有可能。为此,证券公司发明一个方法,就是券商以自营资金认购一部分资管计划,如果赚钱了,大家赚的一样多,如果亏了,先从券商认购的份额部分扣。这可能也算优先劣后结构的一个早期尝试。


 

自己长不大,外部竞争的压力却在不断加大。基金公司看见券商搞的小集合有点特色,专攻高端客户,于是也推出了所谓一对多专户业务。这也算是隔壁老王的一个报复,你搞起一个不叫基金的基金,我就搞一个不叫计划的计划。基金部和机构部毕竟都在一个楼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金融街上的两位邻居搞出来的银行理财计划、信托计划和投连险则异军突起,把公募基金、资管计划和专户业务杀的落花流水。


 

4. 走向黑暗面


 

2012年下半年,券商资管计划不过3000亿左右,始终挣扎在学基金又不能是基金的扭曲中。就在此时,中组部宣布证监会分管领导更迭(后来这位领导又被中纪委更迭了),创新发展成为主旋律,资管计划新政不断。首先,资管计划大扩容,证监会把基金公司的一对多专户也改名叫资管计划,还批准基金子公司设立专项资管计划,专门用于投资非标资产。第二,资管计划大松绑,证监会取消资管计划的行政审批,改为事后备案。第三,资管计划三家合一,证监会将基金部、机构部、期货部三个部门合并,隔壁老王成了新家长。


 

资产计划如同达斯韦德一样,在西斯皇帝的引导下,从抗拒变态转为从黑暗中汲取能量,短短3年多时间迅速发展至30万亿规模。物极必反。万科公开举报点出的核心问题恰恰是资管计划前世孽障的轮回,资管计划到底应该如何定性?资管计划的权属是否清晰?问题的答案细思极恐,而且也不敢深究。如果万科的举报发生3年前,在2000亿的万科市值面前,大部分人恐怕都要在资管计划身上挑毛病。3年后,资管计划已经大到不能倒,30万亿的规模面前,即使正常的质疑也会被歪曲为无端的指责。网红专家之所以昨天说东,今天说西,天天找不着北,不过趋炎附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