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画院国家基金专讯】丝路考察天水至兰州西行漫记

西安中国画院2018-04-27 23:54:55


立冬之日,国家艺术基金十余学员随西安中国画院沿丝路西行探访。虽小风撩面,余秋尤暖,柿红挂稍,秋草黄。踏金光而行,驱车西北,愈西愈朗,苍穹蓝。长安始,会师兰州,集结中转,整装续发。

首驿天水,伏羲庙南郭寺,观三百年殿堂雕琢,贰千年古柏苍劲,叹诗圣杜公之。因得天师贾院长之关照,有探麦积特窟雕塑之幸,小沙弥眉目迷离,唇角泯然,是融入世俗的佛性,又是超越凡尘的童性。北魏秀古清像,薄衣贴体。宋塑眉目于顾盼间传神,指趾于拈弹间动情,柔肌含骨,丰圆健俏。

天水麦积山前全员合影


二驿陇西,甘谷大像山,楼台庙宇因山而造,若龙脊蜿蜒于锋刃之上,山势南缓北峭,东高西低,拾阶而上,山北见佛,石胎泥塑20余米,仰观于足下,惊叹人类壮观,然遥观于山下,犹如窗龛而,感慨人类壮观相对于自然是何等渺小。在丝路的长河中我们的探索不过是沧海一粟,在人类的文明中丝绸之路也不过是一叶扁舟。武山拉梢寺,在雅丹地貌群中,彩绘泥塑浮雕摩崖造像,同样让我们叹为观止。

▲陇西战国秦国长城遗址考察

▲中间为秦长城遗址,城左为外国,城右为秦国。

▲11月10日,▲陇西战国秦国长城遗址考察


三驿景泰石林,如果说陇西大佛造像让我看到丝路长河中人类个体的渺小,那么大河与峡谷的地貌让我看到,任何人类文明在宇宙的变迁中何尝不是一粒尘埃。宇宙的鬼斧神工幻化沧海桑田,峭壁沟壑。大河平静的贴着大地,无视我的张狂,她裹挟着我们和进入她的一切,数百万年,顺流而下。

▲11月11日,景泰黄河石林丝路故道

▲11月11日,坐驴车、羊皮筏深入黄河石林腹地

▲11月12日,王犇院长带领学员黄河大峽谷写生


集结驿,到达兰州,西安画院与兰州画院两所丝路重镇的汇合,艺术交融,丝路之上,涓涓之流汇聚成河。正如同那条大河,裹挟着泥沙和养分,将进入她身体的一切,带走,一同走上几百万年。

——撰文/胡文



▲11月13日,甘肃兰州青州古镇考察

▲11月13日,兰州画院学术交流

▲11月13日,王犇院长、刘天琪教授为学员点评写生作品

▲与天水师范学院美术学院院长贾利珠交流

与白银市政协袁主席交流以及白银企业家吴总、宣总

与兰州画院巫卫东院达成战略合作框架 

                              

导师写生作品

       黄河水涤荡丝路尘,母亲河陶冶赤子心!盘点天水兰州一路,收获的是对文化的认知和敬仰,是学员间以及丝路延线兄弟画院和各界朋友间的友谊和合作。

——西安中国画院院长王犇丝路寄言

▲王犇写生作品


丁酉初冬,余以”西部美术考古与文化艺术”学术解说之身份,带领西安中国画院所申请2017年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的诸位画家,自长安出发,一路西行,考察天水麦积山石窟群、伏羲庙、南郭寺;甘谷大像山大佛;武山水帘洞世界第一摩崖泥塑大佛;陇西先秦古长城遗址;景泰黄河石林国家地质公园;榆中青城古镇等古代历史文化遗址遗迹。诸位画家,以笔写景,以心写物,以情写生,收获颇丰。余曾数次往返西部,每次皆感悟不同。因此行亦有新得,故以诗记之歌之。诗曰:

西去大荒开新境,东来紫气看大佛。

麦积秋色人间暖,众生犹赞小弥陀。

一画开天伏羲庙,国槐千载立南郭。

甘谷大像佛家著,武山水帘缘相多。

秦时长城砖瓦在,汉家烽火谁吟哦。

石林陆离人间景,羊筏古渡大黄河。

遥念狄青筑城处,祠堂古训耐琢磨。

河谷山川家国事,笔底乾坤任评说。

尔来三万六千载,一梦无痕己跎蹉。


——刘天琪学术感悟 




学员写生作品


车行陇上,不知是哪个时代的风,此时急急的吹,从长安往故乡的方向。每次回乡,心中一片暖阳。

从长安出发,首站龙城(天水)。再访伏羲古庙,还是那院殿宇,还是那几组古柏立了千年,只是不一样的人来来往往。上古的帝王今日记在百姓的传说里,也供奉在庙堂上。

陇上的崇文,不是别地的子曰诗云,这里开篇就是上古的帝王,秦汉的刀锋,老杜的辞章。为大国保有一口原始的真气!

 南郭寺的古柏树,据说勘为两千年,早已分两侧倾倒,又被两株数百年的老树扶持支撑,至今任生机不断。岂不似我们的文明,几度倾倒,又被支撑起来?杜甫避乱于天水,曾留诗百篇,有“山头南郭寺,水号北流泉。老树空庭得,清渠一邑传。秋花危石底,晚景卧钟边。俯仰悲身世,溪风为飒然”的诗句,即是实写南郭寺古树、清泉等景。至今犹有明代“老杜秦州杂诗碑”立于寺中,正对“北流泉”,泉西立杜甫吟诗石雕供人凭吊。

再后来,又是麦积山的佛窟,参见诸坐大佛,山下一片金黄与丹红,显得辉煌又纯净。下山就近写生,上次是烟雨,这次是斜阳。

——领队罗春波天水纪行


▲罗春波写生作品


什么是"深沉""博大""靜穆""厚重""苍茫""庄严"之类的词语总是感觉蒙眬,这次有幸隨西安中国画院"絲路文明"考察团—路西行,实实的震动了我,我相信毎—位艺术家在她面前都会显的那么微不足到,更是提醒我们敬畏自然,敬畏生命,面对所有问题都要有所担当,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养大格局,做大气人。感谢西安画院领导!感谢同行者!感谢大自然!           ——写生指导王长安丝路纪行

▲王长安写生作品


古丝绸之路不仅是东西商业贸易之路,而且是中国和亚欧各国间政治往来、文化交流的通道。一路上我们感受到了古人的伟大与智慧,在刘天琪老师的讲解下,考察了绘画,壁画,建筑,雕塑诸多艺术门类。

当来到景泰县黄河石林时,我深为大自然的天然石景所震撼。石林景区,远观则千山耸立,陡崖凌空,千沟万壑,曲折蜿蜒,近看则姿态各异,景象万千,峰回路转,步移景换。各种造型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天造地设,不同凡响。

在国家艺术基金的扶持下,在西安中国画院王犇院长等人的精心组织和安排下,让我们有了进一步了解学习丝路文明艺术的机会,对中国古代文明艺术有了更多更具体的学习与了解,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对我们在以后的创作与学习中有了非常好的启发与思考。

——写生指导侯丹峰采风小记


▲侯丹峰写生作品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丝路考察写生,一路收获颇多。感谢西安中国画院王犇院长关怀,春波主任细心安排,考古博士刘天琪教授深度解说和团队们愉快的交流学习。

——许飞同行有感



▲许飞写生作品

天水得名于“天河注水成湖,春不涸,夏不溢,四季滢然”。于此,伏義庙之忘年古柏,见证着羲皇故里的钟灵毓秀;护拥唐槐汉柏的南郭寺也因杜少陵的《山头南郭寺》千古绝响。“砍完南山柴,修起麦积崖”的民谣诉说着麦积山开窟的艰辛伟大,而来自沙弥的东方微笑,似参悟了佛学之永世奥妙。甘谷大像目光如炬穿透了千载,武山拉稍寺拈花而立的菩萨依然笑靥如新。景泰黄河石林天宇奇境,西行漫道无垠壮美逍遥。中华文明传火于薪,拳拳赤子心丝路寻迹。  

———2017.11.15夜记金萍


▲金萍写生作品 

这次参加“国家艺术基金”丝路考察采风,亲临丝绸之路天水兰州段,让我仿佛穿越到了古代,看到古人在麦积山、大像山、水帘洞、千佛崖等雕琢佛像和绘制壁画的场景。这次采风让我受益匪浅,感谢“国家艺术基金”、感谢西安中国画院的组织和刘天琪老师精彩讲授。

——王雁写生感受小记


 ▲王雁写生作品

很荣幸参加此次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丝路文明”美术创作人才培养项目第二期采风写生活动,天水、麦积山、甘谷县大像山、战国秦长城、黄河石林国家地质公园、兰州等地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文化节点,在王犇、刘天琪、罗春波等老师的带领下,一路上如排山倒海般的厚重文化信息向我扑来,身临其境的教化感染,让我感受到了丝绸之路甘肃段的非凡魅力,领略了我国几千年历史的气象雄浑,体会到了大国匠心的高山仰止。遥想时光穿越,回到留下后人为之顶礼膜拜的时代,先辈开凿麦积山石窟、修造大像山大佛、建筑战国古长城等辉煌事业时,我内心澎湃,被祖先无比精湛的工艺,巧夺天工的构想深深折服。正如老师所说,创作者有了巨匠之心境、大国之情怀才能创作出深入人心的传世佳作。我的思想在这次教育活动中不断地改变,沿着丝路文明的足迹不断地加深我对自身创作题材的认识。接下来我将跟随着师长们的步伐继续沐浴在大国丝路的文明荣光之下。

——胡文采风小记

▲胡文写生作品 

如果说陇西大佛造像让我看到丝路长河中人类个体的渺小,那么大河与峡谷的地貌让我看到,任何人类文明在宇宙的变迁中何尝不是一粒尘埃。宇宙的鬼斧神工幻化沧海桑田,峭壁沟壑。大河平静的贴着大地,无视我的张狂,她裹挟着我们和进入她的一切,数百万年,顺流而下。

 ——吉男丝路有感


▲吉男写生作品

“东方的微笑”,这是我在书本里见过无数次的小沙尼,我甚至忘了他是尊木胎泥塑,他已经拥有了生命的气力,让我想起《心经》中的句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一笑便是佛缘最好的诠释——当下,即圆满。至于他的衣纹彩绘,还重要吗?

我们的美术考古指导,刘天琪博士解释文化,即是:文明在每个人内心的转化和传承。麦积山石窟,让我们可以追溯其成因和时代的同时,更让我们深思,今天,我们该如何来保护和传承。即便力量微小,也要肩负责任,哪怕任重而道远。 

——刘丹麦积山纪行


▲刘丹写生作品

《麦积山》是我的选题,此行确是我初见麦积山。正如史书记载:麦积山者,北跨清渭,南渐两当;五百里冈峦,麦积处其半;崛起一石块,高百万寻,望之团团,如民间积麦之状。登上麦积山我就被那真挚朴素且融合了民族语言的不同造像艺术所征服,古代工匠们用充满真情的塑造手法赋予泥塑无穷的生命力。小沙弥的微笑,释迦摩尼伸出近千年都没有摸到孩子的手都让我的心弦为之一振。在一千六百多年的沧桑岁月中,麦积山石窟的佛教造像艺术能让我们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感受到佛教文化带给人们的慈祥善良的信息,和他现实生活中平凡的姿态。离开麦积山已有几日,但麦积山石窟造像和精美的壁画确深深的留存在我的心中。

——朱文娟麦积山有感


▲朱文娟写生作品

这回第一次探寻古丝绸之路,感受良多。平日的创作基本上都在工作室完成,很少身临其境的去感受,文化历史的厚重。在来到甘肃之前,我也翻阅了大量照片素材,但都不及现场带来的感受震感强烈。看到大像山的大国气象,也看到了麦积山的巧夺天工,同时也看到黄河石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内心。

正如刘天琪老师所说,每一个作品的创作者,首先要具备工匠精神,巨匠精神,才能够创作出深入人心的感人肺腑的作品。一路上我所感所悟所想对我接下来的创作产生了很深的影响。我的思路也随着这一次的见闻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在以后的作品创作中,将自己感同身受的一种内心的情绪直接反映到作品之上。也是这次采风写生活动最大的一个收获。

                       ——宋丹青西行丝路有感


▲宋丹青写生作品

                     




文/国家艺术基金丝路考察团学员

编辑、整理/王欣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