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10家银行获私募基金牌照 他们将怎样做基金

深大投行业务交流2018-05-15 14:32:12

来源:投实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


最中意“契约型私募基金” ?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目前通过登记备案的银行,都还没有管理中的私募基金产品。值得注意的是,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不属于行政许可事项,而只是事实确认,不意味对私募基金管理人实行牌照管理。

事实上,通过登记备案的银行可以开展哪些业务,目前并不明朗。

但6日,有城商行人士说,从银行角度,申请备案的第一大考虑,就是能够发起契约型私募基金,在银行理财产品之外,拓展新的资管渠道。

“银行做理财产品,对投资标的有很大限制,还有刚性兑付的问题;相对而言,私募基金更加市场化,也能更好发挥银行的专业能力”,上述人士表示。如果没有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备案,银行在契约型私募基金中,只能承担托管人角色。

还有银行人士则表示,银行的另一个出发点,是涉及到私募股权,做一些产业基金,也包括地方政府相关的基金,希望能以管理人的身份参与

银行对股权投资的涉足,普遍是通过“推荐客户”的方式,即有好的贷款客户,推荐给证券公司或者私募基金公司,发起股权投资项目,从而获得投资顾问或者财务顾问费用。

“银行通过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之后,就不用这么绕弯了,作为管理人可以收取管理费”,但该业内人士同时也表示,银行能不能作为私募股权基金的管理人,从政策角度,目前看起来没有太大问题,但实际上是否可行,运行环节上的一些问题,目前还不清楚。“毕竟涉及到不同的监管部门,比如如何进行管理人和有限合伙人的工商登记,以什么名义,包括开立账户等,具体操作还有待进一步明确。”

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私募股权基金将向银行客户募集资金,而非以银行自有资金直接参与,因此并没有突破监管的相关限制。根据最新修订的《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不得从事信托投资和证券经营业务,不得向非自用不动产投资或者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但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

目前银监会并未对通过备案的商业银行,就具体业务操作给出指导或说明。如果涉及银行直接对外股权投资,则必须通过银监会的批准。

直投业务“递进式松绑”

目前获得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的10家银行,除了浙商银行和微商银行,其余8家都是以投资银行部或资产管理部等总行一级部门为获批主体,也因此获批的是“非法人资格”。最新入局的江苏银行,获批主体是投行与资产管理总部。

商业银行综合化经营提速的眼下,监管营造政策风口的进程显然快于此前预期。就在大半年前,不少银行业资管或投行人士在讲起申请私募或公募的证券投资牌照时,预设的前提几乎都是资产管理部门法人化,从银行分拆出去成为独立子公司

受制于商业银行法,银行参与直投业务一直以来都是借道,“我们也在申请。之前自己的路是堵死的,只是能借的道越来越多了而已。”有不愿具名的股份行资产管理部人士直言。他告诉记者,从理财资金对接信托计划、券商资管计划、基金管理计划,到参与对公募基金、阳光私募的配置,再放宽到通过LP的制度安排进入股权投资市场,银行资管参与资本市场的路径,呈“递进式松绑”

而他把本次非法人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的批复,定义为“直投业务彻底松绑前的临门一脚”。

银行对混业经营需求扩大

金融混业的序幕已经拉开。国有大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已实现集团化金控平台或雏形,通过集团子公司的形式,覆盖保险、证券、基金、信托、租赁等金融业态。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综合化经营的需求也在不断上升。

“现在,银行只有‘贷’的功能,‘投’只能和信托、基金公司合作,缺乏相应的金融工具。但反过来看,信托公司、券商,已经在和银行竞争中间业务,竞争很激烈”,有中小银行人士表示,中小银行囿于地域、客户结构和业务范围的限制,实际上更需要在风险隔离的前提下,通过综合化经营,提升整体抗风险能力。

当前,整个银行业被不良资产的阴云笼罩。有股份制银行资产保全部负责人甚至直言,信用风险本身就很难管理,国外商业银行的可借鉴经验,除了一些金融衍生工具的风险对冲,从收益结构来看,本身信用风险收益占比就低得多,欧美成熟市场的商业银行,信用风险收益只占到10%左右,而在国内,该比例一般达到70%以上。

今年以来,监管层和各级政府也频频传递对投贷联动的重视。

5月,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曾公开表示,计划推动商业银行投贷联动机制研究;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鼓励创新投贷联动等融资方式支持创新企业;11月,进一步推进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的新40条,也提出要支持科技金融发展,探索投贷联动试点,促进创业创新。

金融混业不断推进,对金融监管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1月3日,新华网刊发十三五规划建议说明指出,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发展明显加快,形成了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产品结构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特别是综合经营趋势明显。这对现行的分业监管体系带来重大挑战。

业内以及学界已经有不少声音建议,以各种形式加强监管协调。北京大学教授曹凤岐公开建议,设立中国金融监管协调委员会作为过渡,并在条件成熟时,建立具有政府管理职能的中国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综合金融管理,负责统一制定金融业的发展规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