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名家 汪炜:私募基金的六维空间属性

浙江金融2018-05-03 06:05:13


汪 炜

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博导



作为浙江大学的教授,近年来本人“不务正业”地为政府作了一大堆金融产业功能与空间配置的规划研究,从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杭州财富管理中心到钱塘江金融港湾……,为什么要谋划建设基金小镇,要规划钱塘江金融港湾?除了担任浙江金融顾问的使命职责所在,更主要的是受作为学者的研究兴趣所驱。当前,浙江金融产业正在经历重大的结构性调整,财富管理、私募金融等新兴金融业态的成长具有很强的空间属性,犹如一颗待播的种子,在什么样的土壤、气候、环境下扎根,将决定其未来能否长成参天大树。


其实,很多产业具有空间属性,即产业在地理空间分布和集聚的特征。空间属性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产业与特定空间存在对应关系,如石化企业一般位于港口,煤化工企业一定靠近煤矿,而核电厂需要建在滨海地区;二是产业在特定空间出现的集聚,如“餐饮一条街”、“一镇一品”等现象,店多隆市,产生范围经济。金融业同样具有明显的空间属性。大型银行的总部大楼总是出现在各国金融中心城市的CBD,零售金融服务网点则必须深入到广大社区,而私募(对冲)基金则更偏好于生态良好、环境优美的格林威治小镇。


私募基金的空间集聚现象

从全球范围来看,私募(对冲)基金的空间分布具有靠近金融中心、亲和生态环境的相对集聚倾向,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格林威治小镇及康州对冲基金走廊。格林威治(Greenwich)原来只是纽约的居住卫星城之一,华尔街的一些成功基金经理居住地。


格林威治的第一家对冲基金是70年代初,由在投资界与索罗斯、朱利安齐名的华尔街传奇投资家巴顿·比格斯创立的。80年代以来,华尔街的一部分投资银行家和对冲基金经理为了追求舒适生活和低税率政策,居住到离曼哈顿45-90分钟车程(火车)以格林威治为代表的数个小镇,并在那里设立了自己的基金公司总部。


除格林威治外,周边的韦斯特波特(Westport)、斯坦福(Stamford)和南诺沃克(South Norwalk)也是对冲基金较为集中的地方,如管理资产规模达到16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公司(Bridgewater)和对冲基金巨头之一的SAC就分别位于韦斯特波特和斯坦福。


这四个城镇都位于康涅狄格州的西南部,也就是康州与纽约州、新泽西州的交汇点附近,形成一条从纽约向东北部方向延伸的对冲基金走廊。这条走廊上集聚了500多家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管理3500亿美元的资产,全球前10家最大的对冲基金有4家在这些城镇。


20余年来,基金小镇的投资基金与纽约华尔街投行和派克大街的中小型基金公司密切合作,逐步发展成为全球著名的对冲基金集聚地。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私募基金集聚区就是美国旧金山湾区的硅谷,硅谷是创业风险投资的发源地,占美国创业风险投资总量的40%,风险投资密度在美国乃至全球都是最高的。位于硅谷的Menlo Park市,是全球风投最聚集的城市,辖区内的沙丘路(Sand Hill Road)是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大街。


近年来,中国的私募基金得到快速发展,并形成明显的空间集聚态势。截止2016年10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登记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不到1.8万家,其中北京约4300家,上海、广东各约3900家,浙江约1200家,四省市合计占了全国私募基金管理人的74%。而杭州的玉皇山南基金小镇从去年5月挂牌以来,已累计入驻私募基金等财富管理机构1010余家,资管规模达5800亿元,税收10.1亿余元,同比增长200%左右;小镇投向实体经济已达1600亿元,项目759个,扶持79家公司上市。资本集聚与扩散效应非常明显。


私募基金具有六维空间属性

私募基金的空间属性是基于什么产生的?分析私募基金的空间集聚现象,我们认为,私募基金的空间属性具有六个维度的特征,即私募基金的“六维空间”。


一是地理空间,也就是区位条件。私募基金是专业化程度极高的买方机构,受上下游产业链服务关系的制约,私募基金集聚地一般位于金融经济中心或其周边,具有与大型金融机构对接的便利交通条件;


二是财富空间,指当地的资本集聚程度。私募基金的服务对象是高净值人群,从市场影响力和募资便利性角度考虑,接近财富人群对其集聚具有很大吸引力;


三是产业空间,是指本地金融产业发展应具备较好基础,已形成较为完备的私募基金配套服务体系和功能,资管产业配套和中介服务功能较强;


四是人才空间。私募基金是金融业的高端领域,人才集约化程度极高,其产业集聚需要大量专业性高素质人才配套。目前,在国内除了若干一线城市,很难满足私募基金集群发展对人才集聚的要求;


五是生态空间。大型优质私募基金的负责人及高级管理人员作为资本市场成功人士,希望追求生态、健康的生活工作环境,而且私募基金的工作性质也需要为交易员、商务洽谈提供放松、亲和的氛围,国内外基金小镇的出现就是私募基金对生态空间追求的最好例证;


六是政策空间。私募基金运营的高风险高收益特征,决定了税收是影响基金净收益的一个重要因素,其中有限合伙构架下的高管个人所得税政策对其收入影响颇大。因此,寻求税收政策优惠是很多私募基金注册地选择的一个主要考量因素,也是一些地方吸引私募基金注册的主要手段。


政府如何引导空间集聚

分析上述六维空间,可以发现,政策空间是最容易人为构造的。然而,需要指出的是,单纯的政策优惠并不能形成私募基金产业的真正地理集聚,只会形成一个个“注册飞地”。我们认为,只有同时符合上述六位空间属性的要求,才有可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私募基金产业集聚。


对于具备上述六维空间属性的基金小镇或私募基金集聚区,政府还应把握下面几个治理原则,以有效引导私募基金的空间集聚。


一是抓住核心业态,才能形成生态。只有盯住私募金融产业链的龙头买方机构,如领袖型私募基金,才能吸引卖方机构趋之若鹜,从而构建起有效的私募金融生态,反之无法形成集聚局面;


二是政策洼地是前提,是必要非充分条件。政策优惠往往是私募基金空间集聚的重要前提或诱因,但政策优惠既不能保证实质性的产业集聚,也不会产生“粘性”;


三是配套服务远比税收优惠重要。配套服务吸引人,税收优惠吸引钱,钱跟着人走,因此配套服务才是形成集聚的关键。在刚刚召开的“2016全球私募基金西湖峰会”上,格林威治市长首席经济顾问詹姆斯• 艾洛(James Aiello)先生侃侃而谈最多的是格林威治的生态环境、人居条件、教育医疗配套,可见其政府的角色定位相当精准。



本文刊载于《浙商·金融家》2016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