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唯一10年10倍的公募基金经理,这段话将影响你的下一个10年

富国基金2018-05-15 16:09:50

“可能有些人说投资是马拉松,我觉得可能不是马拉松,马拉松跑了42公里就结束了。我觉得投资可能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换成人生,我觉得人生是充分体验的过程,以及感受的过程,感知世界、感知方向。”

——朱少醒

他把投资作为兴趣,并不断修炼,富二今天的这篇文章,将带客官体会王牌基金经理朱少醒的“知行合一”。

尽管单年度业绩并不冒尖,但这个行业比的是时间和耐力。常年跑下来,朱少醒跑在了所有基金经理最前面。他奉行滚雪球式的均衡投资,持股集中度(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资产的比重)不高,行业或板块分布相对均匀。



此次,他谈的话题包括:

✦ 如果有1000万,客官如何做资产配置?

✦ 如何挑选投研人才?

✦ 投研体系和思路

✦ 自己在投资上吃过的亏和收到的教训

✦ 以及关于买点和卖点的思考。


朱少醒有多牛?

富二就说几点: 

11只超过10倍收益的公募基金中,他参与过两只——富国天益和富国天惠;

富国天惠连续12年年化回报超过22%,远远跑赢通胀和印钞票的速度。

● 过去10年,广义货币增速M2的年化涨幅是16.8%。

● 不算房地产投资杠杆的话,可能也跑赢了房价,任大炮不是说了嘛,房价是10年10倍。在中国,有公开业绩的,只此一个

这11只公募基金里,他是管产品时间最长的基金经理,超过12年;

最最重要的是,富国天惠是其中唯一没有换过基金经理的基金。

他管理的产品有且只有一只,就是富国天惠。



颜值爆表、业绩爆表、低调到尘埃里的朱少醒怎么说的?朱少醒2000年6月加盟富二家,他对于富国基金投研体系的理解,对于投资的理解,是一堂异常精彩的课程。


课堂时间

NEWS


如果家人有1000万现金,建议买什么?

1.连续12年年化22%,你打算做多少年这么高的收益?

朱少醒:收益都是结果,现在也不能说以后怎么着。但是干这么久,内心肯定想延续的时间尽可能长一点,尽可能在比较长时间(收益)都还能凑合。

2.有没有算过,你的持有人有多少是赚钱的。

朱少醒:赚钱比例一大半,但是赚大钱的比例不高,需要一直拿着。


所有公募都不可避免要面对的是,个人投资者天生就容易在市场最热的时候进入的,我们不太可能改变这种特性。


我们能改变的就是,第一,高点的时候,做事情更有节制,更多控制自己的欲望。我的基金第一次上规模是在2007年,从6亿涨到96亿。那时候我唯一能干的事情,是主动把规模控制在100亿以内。


第二,我们尽可能经过一个完整周期以后表现最好。2007年进来好多钱,2008年肯定套了,但我在2009年创新高了,这是我们作为公募管理人尽力做的事情。

3.如果是你的家人,有1000万的现金准备投资,现在你会给一个什么样的投资意见?

朱少醒:我们不能买股票,如果你放在三年以上的时间维度,都应该投权益资产,三年以下就比较难说了。


(放到10年以上)毫无疑问是权益资产,可以更集中到那种更长期优质的资产,你觉得置信度最好的公司,跟着公司一起慢慢变富。其他资产没有办法跟权益资产匹配,不是一个量级的。

4.房产呢?

朱少醒:我对房地产的投资价值不确定。

   

有可能房价还能涨,但是作为房产投资者,可能你挣不到钱。因为如果未来政策限制房产的流动性,会导致你买的资产收益率显著折价。这个事情发生的概率挺高的,房地产投资的不确定性挺大的。

5.你赚的是哪部分的钱?

朱少醒:我属于自下而上的选股型选手,先个股选择,再做配置,基本上是放弃择时的。

6.你这12年来最赚钱的股票是什么?

朱少醒:我平时不怎么看那个东西。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书上的说法,小孩画画通常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有的小孩边画边撕,画完就撕;还有的小孩画好了,稍好一些好的保存在那边。可能到最后,所有的画里,画的更好的是前者。


投资和这个有点类似。我可能对过去的“亮点”不是特别在意,更多是看过程和未来,我享受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反而有些教训,我会记得更清楚。


从逻辑上看,最赚钱的应该是拿得最久的股票,估计茅台是赚钱比较多的,因为我一开始就拿着它,拿了8、9年,现在也还是重仓。

7.有段时间,你们拿茅台成了一个笑话(注:富二家是业内最早发现茅台价值并重仓的基金公司)

朱少醒:投资市场上,本身就不断的犯错。犯错了就很容易被人家笑,即使你没有犯错,也会被人笑。


这个行当本来就是被公开评价的,你要有自己内心的评价体系,否则,很容易焦虑,被大量东西左右。


我们有些新基金经理,上来就迫不及待去看各种基金评论,我说你看一个礼拜,新鲜一下以后就把它忘掉,这都是噪音,对你们没有意义。

8.你们最早怎么看到的茅台?

朱少醒:陈总(富国基金总经理陈戈)比我更早,他在当研究员的时候就到处向人推荐茅台。我无论在天益还是管天惠,基本上都重仓茅台,而且是很重的重仓。


这一波很多基金经理在茅台上挣到了钱,但真正赚大钱的是少数,要么仓位不够重,要么持有不够长。


所以,投资很重要的一点,除了选好股票,做出正确的决策外,非常重要的是,要在这个正确决策上赚足够多的钱,这个更重要。长远来看,其实挣大钱的投资,不需要很多股票。

9.但你的持股集中度不算高,一直在50%上下。

朱少醒:对,可能跟我的背景有关,我学金融工程的,接受组合投资的培训更早于个股选择的培训。


虽然我是自下而上做投资,但我从来不在某个行业或者风格、主题上做极端的仓位。这么长时间,我很难进市场前几位,因为你做了组合均衡化,就不可能有极端的业绩。


要做极端业绩,一定要在某些赌点,或者在某些地方做极致的包容要么某个行业一下子搞几十个点,要么前十大重仓股每个是十个点我是回避这些行为的。



招人:喜欢纯粹专注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

10.你一般会招什么样的人?

朱少醒:研究员首先是品性要求,好的研究员还要独立思考,有开放的心态、很强的好奇心,做事有很强的韧性。智商在这个行业内从来不是瓶颈,做事情的坚韧度和毅力很重要。

   

我在投研团队里面强调的是极致的透明,极致的理性。这个是达里奥的原则,我非常推崇他的观点,乔布斯跟他说的类似,跟聪明人在一起,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顾虑大家的自尊心


做了这么多年,我发现,其实好多公司包括好多非常资深的投资人,其实都没有过这一关,做到对自己的内心极致诚实。尤其是去公司调研的时候,你会发现做到这一点还挺困难的。


我希望我们能走得更远,这个东西能在同事们的血液里面,不需要刻意去思考,大家都形成这种习惯。

11.对现在想要进入投资行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朱少醒:首先,得看看这是不是你最喜欢或者最想从事的事业,跟自己匹配度是最重要的,只要你足够热爱,别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12.有时候热爱它,是因为成功给了你正反馈,会不会也是一种求证陷阱,制约了你尝试新的可能?

朱少醒:只是享受成功带来的荣耀,跟热爱不一样。热爱就是你甚至没有看到曙光,老是碰壁,各种怀疑的时候,你觉得我就是喜欢,还能坚持,这才算。   



置信度哲学:用三年的纬度看公司

13.你一般怎么选股?

朱少醒:有的看行业,有的看产业趋势,最后就落实到个股。过程中,找到合适的人才,在肥沃土地里去布局。


第一,你发现自己的瓶颈不是信息,而是精力,所以,应该把精力配置到最应该产生效果的地方。要有合适的人一起做事。


第二,我们会在一些比较“肥沃的土壤”里,进行战略配置。在这些领域的人力,我从来不制约,唯一制约的就是要价值观相同,手艺活过硬的人才。

14.“肥沃的土地”一般会在什么地方?

朱少醒:其实还是那些东西,比如说大消费,高端制造,TMT这些领域,你能看到很大的空间。

15 .“肥沃的土壤”过去是这几个行业,往后看十年,还是这些行业吗?

朱少醒:放在3、5年的纬度,我有很大置信度还是这些行业。

16.为什么只看3年、5年,而不是拉长看5到10年?

朱少醒:这可能跟我信奉的置信度哲学有关系,这个世界具有一定程度的不可知性,我目力能及的东西就是这样,我会尝试看得更广,但我们从三年纬度来做判断,相对来说,置信度更高一点。


放到5年以上看未来,你可以尝试着把整个背景描述出来,但要预测这个事情,其实它的置信度会大幅下跌。

17.为什么往前看3到5年,还是这些行业?

朱少醒:你可以看中国整个经济发展阶段,比如说制造业,你会发现,这几年中国制造业只要够到哪个层级,基本上这个层级的竞争对手就被碾压了。


我们很早买三一重工,当时一个非常关键的决定因素是,它有没有可能在全球挖掘机市场里插上一脚。结果后来发现,一旦他插入,站住脚以后寸草不生,直接把韩国的同业竞争者给灭了。


其实韩国日本是很悲摧的,一旦中国产业升级后往外够,够着的部分就寸草不生,它们就默默把市场份额让出来。在这种大背景下,你能够找到符合这个趋势的公司,就在这些行业里。



关于买点:不要用交易代替判断

18.一个好的公司,它的买点应该是什么时候?

朱少醒:管大资金的公司,你觉得它符合你的条件,第一件时间就得买,当然,肯定是估值比较合理的情况,或者你觉得有点难受也可以。


核心问题是,定性判断比其它更重要。首先你要定性它是不是一个优质资产。

19.有些人看好茅台,嫌它太贵了,又怕他一直不跌,就先买一半,等跌下来再买,可能很长时间买不足他想要的量。

朱少醒:我不是特别倾向用交易来代替判断,判断就是判断,交易就是交易。


好多基金经理、尤其是新的基金经理,有时候思考的时候会偷懒,比如想问题时,七八成的置信度,后面通过不断交易或者其它动作,去控制思维。


我倾向于建议,如果你这支股票作为重仓股,前面花大量时间反复调研、反复争论,把置信度从五、六十提升到七、八十甚至更高,然后再花10秒钟时间去下个单,这是我们内部推崇的做事方法,也是我自己比较习惯的作风。



关于卖点:不可控的错误和可控的错误

20.你怎么判断卖点?

朱少醒:成长类投资的卖点,其实是带有艺术成分的,比较难量化、难有明确规则。


我自己的做法是,第一,不断去review原来的投资框架,买入之后逻辑有没有发生变化。


然后,估值有没有达到你的判断,对于成长公司来讲,这方面的权重要稍微低一些,因为犯错概率也挺高的。


还有就是,在仓位有限的情况下,你有没有更好的标的来替代原来品种。

   

困难永远不在交易层面,而在研究层面

21.有没有买入或卖出哪一个股票,让你觉得非常困难。

朱少醒:困难永远不在交易层面,而是在研究层面你觉得很困难,说明你对这个事情很难下判断,你还找不到合适的途径来寻找解决方案。


投资里面有好多问题,其实没有标准答案,你可以尝试各种途径去寻找答案。


但是做投资的好处在于,不一定非得干这个事,这是买方投资最幸运的事情。不是每个季度你都要去做,每个决策你都必须要做,你可以挑你置信度较高的事情做就可以。

22.你有没有觉得哪些是自己的短板?

朱少醒:肯定有。这是我的选择,尊重自己的选择方式,你可以认为这是我的能力边界不够,我从来也没有明星、偶像情结,真实地没觉得自己是牛逼人物。


有些钱没挣到,是怎么都不能理解,这种钱给我我也不会挣,还有一部分就是你能力不够,投资研究本来就是不断积累的过程。



投资是终生的兴趣

23.海内外,你最欣赏的投资人是谁?

朱少醒:对我影响比较深的,是巴菲特和彼得林奇,可能我翻彼得林奇的书比巴菲特多一点,因为他跟我公募的行业属性有关。

24.彼得林奇13年的年化收益率是29%,你还得再努力一下。

朱少醒:我开过玩笑说,要是在2015年管天惠的第十个年头退休的话,可能(年化)就有30%了。当然我还真没考虑过挑个好时点全身而退,我对投资这个事情本身还蛮有兴趣。

25.你觉得人生里面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朱少醒:这个问题太大了,我就是体验过程,去感受过程,感知世界、感知方向。

   

对我来讲,投资不是什么时候是个尽头,而是在不同时间去看一下内心,是不是依然享受这个过程,喜欢这个体验,依然喜欢去学习。

26.你的价值观是什么?

朱少醒:我没归纳过。我觉得,做投资可能跟做人方式有关,无论是我们公司的Business、还是投资,我都希望看得长远。第二,我比较喜欢能够非常纯粹专注把事情做到极致。

27.在投资上或生活上,有没有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人和事?

朱少醒:我没有偶像情结,属于比较随性的那种。自己从来也不装逼,也不太习惯看别人装逼,所以我生活里也是比较简单。


可能做事方式还是受我老爷子的影响更大,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简单而善良。




本文改编自公众号“聪明投资者”,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风险提示:文中所提及的个股皆为定期报告公开的历史持仓,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长按二维码获取富国基金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