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徐翔案将开审让哪些公司颤抖?

财经国家周刊2018-02-12 16:49:32


多家“徐翔系”投资平台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距离审判之日越来越近,徐翔旗下泽熙系重仓或“精准”买入的上市公司风险逐步暴露。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赵君

拔出萝卜带出泥,近日徐翔案又添新动静,多家“徐翔系”投资平台持有的上市公司被轮候冻结,包括华丽家族(600503.SH)、大恒科技(600288.SH)、宁波中百(600857.SH)、文峰股份(601010.SH)。

去年11月“私募一哥”徐翔因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被抓,传奇故事并未就此完结,随着案件的侦查进一步深入,距离审判之日越来越近,徐翔旗下“泽熙系”重仓或“精准”买入的上市公司或也难逃风险。

除此以外,徐翔案发以来,被卷入的上市公司已达十余家。美邦服饰(002269.SZ)、大恒科技、明牌珠宝(002574.SZ)相继曝出董事长、董秘双双失联等,都被分析认为与徐翔难脱关系,此前疑涉此案失联的上市公司还包括向日葵(300111.SZ)、东方金钰(600086.SH)、电广传媒(000917.SZ)、乐通股份(002319.SZ)等。

曾有媒体报道,徐翔曾向某河南富商承诺:“我可以让你挣5个亿,当然,我也要挣这个数。你只需要配合我发布公告就行了,我可以把你的股票拉到60左右。”虽然该企业家并未应承,但反映了“私募一哥”超凡业绩表现与部分上市公司的“神助攻”难逃干系。

多位律师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证监会每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都会公布一批案件,内幕交易依然是重点,若冻结股份为非法手段所得,将面临被依法处置、强制清盘、罚款处罚等。同时,多家徐翔概念股业绩堪忧,定增计划遭否决,未来发展更添变数。

“神助攻”与“精准”徐翔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徐翔管理的私募基金业绩就如“神一般的存在”更令市场质疑已久的是,泽熙系常早于或同时在上市公司发布重组或定增公告时买入。

华丽家族大股东——王伟林、刘雅娟夫妇控制的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江集团”)在2008年华丽家族借壳上市后就与泽熙系多有交集。南江集团曾通过减持华丽家族股权套现近30亿元,在这过程中,徐翔始终如影随行。

2014年9月,“泽熙系”以3.67元/股的价格认购华丽家族9000万股定增,成为第二大普通股股东。不到两个月华丽家族突然公告,拟对经营范围进行调整,计划剔除房地产开发和相关所有业务,新增股权投资业务。此后,上市公司便陆续涉足了飞行器、石墨烯、机器人(300024.SZ)等三大热门概念,股价一飞冲天。

此外,在乐通股份、*ST新梅(600732.SH)和*ST云网(002306.SZ)身上,均有徐翔与南江集团身影。在2013年2月南江集团成为上海新梅主要股东之前,徐翔曾在上海新梅的投资上“深套”,颇为相似的是,后续*ST新梅密集推出高送转、石墨烯、卖房买酒等概念,随着股价暴涨,徐翔彻底退出,*ST新梅大股东兴盛实业4个月套现11.61亿元。

文峰股份(601010.SH)股价一飞冲天的故事同样令人记忆犹新。2014年12月,文峰股份向徐翔的母亲郑素贞、妻子陆永敏各自转让了14.88%的股份(各计1.1亿股),继而推出10转15股派3.6元(含税)的高送转方案,并开始涉足参股金融概念。自此四个月内,文峰股份股价累计涨幅超过500%。4月7日至5月4日,文峰集团及其子公司累计减持文峰股份套现超过67亿元,郑素贞、陆永敏两人随之也从中获益,获得近4000万元的红利。

还有更多类似“神助攻”故事时常在徐翔身上发生。2014年1月3日,东方锆业(002167.SZ)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在此之前,泽熙旗下的泽熙6期便已入驻东方锆业;2013年,就在泽熙通过认购定增股份一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后,一向低调的鑫科材料(600255.SH)风格突变,相继进军多个与公司主营并无关系的热门领域,参股民营银行、投资新能源低电池以及收购影视公司,在泽熙持股解禁前夕,鑫科材料发布了创公司历史新高的“高送转”方案,股价随之节节攀升。

“徐翔概念股”风险或继续蔓延

随着徐翔案发,泽熙系重仓或“精准”买入的上市公司风险逐步暴露。

除了上述股权冻结、公司高管失联之外,徐翔概念股亦涌现出不同的困境。

因徐翔此前操作风格颇好赌“黑天鹅”、押宝重组股,纵观“徐翔概念股”,或多存在基本面困扰。以民营背景的地产公司华丽家族为例,截止2015年三季度,华丽家族营业收入、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负增长。尽管宣布开启“金融+科技”双驱动转型,但始终依靠房地产“撑门面”。券商机构对该公司其的研究报告最近更新仍然停留在2015年5月。

上述文峰股份大股东文峰集团已于今年1月初公告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及文峰集团未披露陆永敏代文峰集团持有文峰股份股票事项”,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止目前尚未公布调查结果。

文峰集团投资企业主要涉及商业零售、酒店、汽车 4S 店等传统服务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行业增长乏力下,文峰股份亟待转型升级。2015年前三季度,文峰股份实现营收56.35亿元,同比降2.74%,净利润2.74亿元,同比下滑15.62%。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唐佳睿认为:“其业绩表现低于预期,关注医疗及互联网领域的转型。”

雪上加霜的是,去年11月1日徐翔被抓第二天,文峰股份即“鉴于评估机构难以对拟募投项目进行合理评估”终止了原本用于投资主营业务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的定增计划。

徐翔概念股融资、资本运作计划终止的还有宝莫股份终止定增、永乐影视借壳康强电子终止等。值得一提的是大恒科技,原本定增方案在徐翔出事前夜的10月30日通过证监会发审会审核通过,等待书面核准。但今年2月,大恒科技宣布定增方案超过12个月有效期且未获得证监会书面核准文件而自动失效。

文峰股份的遭遇也让投资者为华丽家族的定增担忧,在去年12月定增方案获得审核通过后,截止目前,华丽家族仍未收到书面核准文件。

根据记者统计,截止三季度末,泽熙旗下基金目前仍位列前十大流通股的公司为康强电子及华丽家族;同期,郑素贞仍持有南洋科技约1589万股,持股比例为2.24%,为公司第五大股东;持有文峰股份27500万股,持股比例为14.88%,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月底,郑素贞清空了所持的南洋科技股票。

去年10月,泽熙投资还曾调研联化科技(002250.SZ)、科斯伍德(300192.SZ)、兔宝宝(002043.SZ)、金一文化(002721.SZ)、富春通信(300299.SZ)、荣信股份(002123.SZ)等公司。

由于上述公司尚未披露2015年年报,泽熙系是否在四季度买入尚未可知。业内人士认为,徐翔案件或牵涉出更多的涉案上市公司,涉案上市公司将面临股份冻结或被急速抛售的风险。

本文系本刊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

商务合作请添加微信号(联系电话)18514203851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