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蓟门决策】首例私募债欺诈发行民事诉讼辗转推进

蓟门决策2018-06-19 02:07:55


首例私募债欺诈发行

民事诉讼辗转推进

文章来源:财新网

国内首例私募债欺诈发行——圣达威私募债违约案民事追责又有了新的进展。

  目前该案刑事判决已经落地,但后续民事诉讼几经波折。2017年12月,债券认购方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联安)在浦东新区法院以“缔约过失责任纠纷”向债券承销商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创证券)提起诉讼,但此后推进迟缓。据财新记者获悉,目前国联安已撤回诉讼并更改案由,以“证券市场虚假陈述责任纠纷”转至厦门中级人民法院再次起诉。

  3月5日,华创证券的大股东宝硕股份( 600155.SH )公告了该案的最新进展,称收到浦东新区法院下发的国联安撤诉《民事裁定书》。不过,记者致电宝硕股份董秘询问诉讼变更一事,其表示暂未收到厦门中级人民法院的诉讼通知。

诉讼变更 

  “公司在两地法院都进行了沟通,上海浦东法院一下发撤诉裁定书,我们就到厦门法院立案。由于同一诉讼请求在中国不同法院不能同时立案。因此,就有了这样的衔接。”国联安相关法务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至此,首例私募债欺诈发行案已经经历了撤诉,再起诉。

  据该法务部人士称,在案件一审开庭审理之后,推进过程并不顺利。此次选择撤诉再起诉,是出于推进诉讼顺利进行的考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如果以“虚假陈述”作为诉由,可在被告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圣达威与华创证券注册地分别位于厦门与贵阳,因此上述两地的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公司选择厦门中级人民法院推进民事诉讼。

  该法务部人士称,此前以“缔约过失责任”为由起诉遇阻,原因在于依据合同法,构成“缔约过失责任”的一般都是合同相对人。国联安与圣达威是法定的合同相对人,分别作为债券认购方与债券出售方。但是,被告方华创证券作为中介机构,在法律关系上仅仅作为交易相关方。如果在“缔约过失”的案由之下,直接将华创证券纳入合同相对人,具有法律争议。

  “之前的起诉主要是参考了这些成功判例。这次变更案由为‘证券市场虚假陈述纠纷’,是出于更准确地表达诉讼请求,追究华创证券作为债券承销商的责任。”国联安法务部人士说。

  据悉,2017年上半年,国联安于北京起诉了该私募债担保方中海信达,并胜诉。不过,中海信达亦缺乏必要的偿债能力。截至当前,实质赔偿款仍没有落地。

私募债欺诈阴影 

  中小企业私募债的发行在于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拓宽企业直接融资渠道。但是在实践过程中,却出现了变质。

  2013年,圣达威通过财务造假,在深交所骗取私募债券发行备案,顺利通过两期非公开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券,“13圣达威01”“13圣达威02”。华夏基金与国联安基金先后认购。然而,资金到账后被用于还债填坑,致使2015年债券到期后无力偿还。

  2016年,华夏基金与国联安基金先后起诉主承销商华创证券,认为其在债券发行前后均未能忠实履行承销商责任,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华创证券因此成为首家因债券违约而被告上法庭的券商。

  对于基金公司的起诉,华创证券通过大股东宝硕股份公告了对圣达威私募债的前期尽调程序,强调自身尽调过程的合规,并以其未受监管处罚为由反驳。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说辞“甩锅”意图更强。

  按照《证券法》等相关规定,证券发行人一旦被证监会或者司法机关认定为欺诈发行,主承销商等中介机构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除非证明自己并无过错。不过,这一法规仍只是原则性规定,并且在债券领域,还未有类似判例。

  中国债券市场信息披露不透明、财报粉饰严重所引发的违约事件不断,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对发行人、中介机构的惩罚力度不够。

  此外,中介机构尽调出现偏差导致的“爆雷”事件屡见不鲜,但在一些案例中投资者也能获得先行赔偿。在欣泰电气( 300372.SZ )欺诈发行一案中,兴业证券( 601377.SH )就曾设立5.5亿元先行赔付专项基金进行先行赔付。

  有相关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圣达威私募债作为首批中小企业私募债发行上市,当时以为严之又严,慎之又慎。但现在看来源头上就有问题。原本,推出私募债是希望引导一个新的投资方向,但是现在大家避之不及。最近几年,中小企业私募债产品发行不断萎缩。

  自2017年以来,私募债相继到期,违约事件频现。随着圣达威、中恒通两例私募债欺诈发行判例落地,监管层和司法机关对于债券欺诈发行的处罚力度明显加强。

  不同于圣达威议案,在中恒通私募债欺诈发行一案中,法院不但对发行人及其高管做出了刑事判决,还对券商和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商业受贿及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行为做出了刑事处罚。这也成为首例中介人员因私募债欺诈发行而遭刑事处罚的案件。

  “从基金管理者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对投资者负责,推进诉讼的本意就是尽量将投资者的损失降到最低,把钱追回来。”国联安基金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蓟门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