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基金投资爱好组

破冰对谈录:为什么会觉得中国的基金会,“真的没有钱”?

卖风买酒2018-05-15 13:25:21

       昨天终于约上了李志艳研究员,他原来在社会资源研究所,后来又另创了方寸咨询,主攻中国的基金会咨询和辅佐业务。在我看来,是以有限之火力,在努力帮助基金会“破冰”。要破这些冰,既要站在民间组织的立场,又能透视基金会的现状,开出的方子才有可能点燃些什么。


     我们的话题,自然引到了一个很沉重的现实上:中国有那么多的基金会,为什么资金仍旧难以到达核心战区,仍旧难以到达草根组织?这一次,我试着用对谈录的方式,整理一下我们零乱的思绪。


      冯:你是知道我的,我最关心的是民间自发的公益,我相信这才是公益的主流和正源,才是中国公益的真正的希望,那些被包养的公益,那些殿堂上的公益,在我看来都没什么价值。导致我长年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2017年如果说我有什么最重大的发现,就是通过积极热心地参与千里马公益私董会,结识了一大批富有朝气的民间公益人。然后,就很悲伤地发现,在中国,越是在公益核心战区的人,越是在基层和草根的人,越是得不到真正及时的支持。

      以你的看法,这是为什么呢?


     李:中国据说有七千多家基金会,但这几年我的观察下来,真正愿意资助社会组织的,大概才四十来家。如果我没有算错,只占整个基金会总数的百分之零点五左右。

      当然,我这里的愿意做资助的基金会,包括公募基金会,也包括非公募基金会。公募基金会,基本上没有什么钱,钱都是现筹现花的,他们愿意开放公募资质,给民间组织共享,热心地协助民间组织和公益行动者上线众筹,就已经非常友好了。

     而非公募基金会中,愿意资助民间社会组织的,资金量也很少,一年能资助五百万元,就不得了了,一般的体量,就在两百万元左右。有些基金会很有趣,钱没资助出多少,话却放得很大,搞得整个行业以为有什么奇迹出现,结果,等来又等去,却发现他们只是故弄玄虚、借钱发挥而已。最后程序弄得极繁琐,把伙伴的胃口调得极高,给出的资金量却少得可怜,让人大呼上当;被业界传为笑谈。


      冯:不对啊,比如最近何巧女基金会,就说要捐赠十五亿美元;我前天凑巧看了一眼敦和基金会的年报,2017年的资助金额也在四个多亿,这些基金会的资金过流量还是很惊人的。这样愿意积极资助社会的基金会,我们不能说没有钱。


     李:在大家的理解中,基金会都有钱。其实,我建议还是分开来看。第一种分开方式,就是这家基金会是共享公募权,协助社会组织筹款的,还是自身每年都有确定预算要资助出去的?基本上来说,公募型的基金会,只有通道,只有牌照,没有什么钱。而非公募基金会,有一点钱,但数量不大。第二种分法,是看这些基金会,把钱投向了什么地方,是投给了高端的、重大的项目,是一上马就需要花费巨资才能成立的项目,还是投给了草根的、民间的、零碎的、在核心战区努力突进的项目。我们今天谈的是在那些核心区的公益行动者眼里,中国的基金会,真的没什么钱。


      冯:你的意思是说,前线的、草根的公益行动者,要破除一个幻觉和念想,就是中国基金会其实没什么钱,有钱,也不太可能给到他们身上,因为他们太底层,太低端,太前线,太粗野,太危险,太沉重吗?


     李:你形容得有些过火,但我的整体感觉是,大家都希望把钱,捐赠给好看的、安全的、和谐的、整体的、枢纽化的、不怎么费力的项目,而这些项目,往往擅长在基金会周边游荡和劝说,很自然地,得到资助的可能性就会很大。而中国像是一张处处漏风的网,捐赠到哪个网格,似乎都是有道理的。

     我们不能说这些基金会不资助前线、基层和核心区是做错了,只能说,资助这些前线、基层、核心区的基金会尚未出现。一旦出现了,也是有可能直接捐赠到位的。

     中国的民间公益行动者,东一个西一个,像侠客一般,很难捕捉,不易被接纳。作战起来很勇敢,心思都花在了解决难题上,但与资助方资源方的衔接能力,却总是偏弱、有些奇怪的成见和阻碍。这自然难免在这高度文明化的社会里,会成为资助方第一批嫌弃和淘汰的对象。我记得你也一直在呼吁民间公益行动者自身要加强社会化能力,提升与资源方合作的意识。


     冯:那你觉得中国的草根公益行动者是不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李:恰恰相反,我觉得希望很大。因为有行动就会有支持,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记忆力是惊人的、判断力是精准的。一个公益组织如果真刀实枪地为公众服务,为解决这个社会的真难题直接服务,大家是能够很快辨识到的。互联网的普及,给了所有的民间公益行动者获取直接支持提供了最好的社群化捷径化通道。而社区化的思维如果真正被应用,公益行动者很容易从自身的服务对象那得到“非定向捐赠”。


    冯:如果你给草根公益行动者一些建议,你会说什么呢?


    李:还是前面的那个话,就是中国基金会其实是没什么钱的,有钱也可能和你没关系。因此,抛弃错觉,自谋生路,反而更加坦荡了。自力更生比心怀怨念要好得多。

      如果要说得宏大一点,就是基金会的从业人员,其实可能比草根环保行动者更不成熟,他们的发起人可能是仓促的、有太多其他业务侵占而无法专一的,他们的资助官员或者说执行团队,是非常年轻而缺乏真实经验,对这个国家的真问题也是没有什么察觉的。因此,他们的轻率与误判,虚荣与浮夸,很容易让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公益资金捐赠起来走偏入邪。

      本着大家共同成长的想法,本着自力更生自主前行的精神,大家在其他的通道上,一定都能够得到良好的支持。这世界还是讲公平和正义的,只要有行动,就一定会得到支持;只要有付出,就一定会得到超值回报。你以为有钱的地方没有钱来支持你,但你以为没有钱的地方,可能就冒出钱来。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相信伙伴,一定都能够做出业绩。

     来自“方寸咨询”的李志艳研究员,已经欣然加入了破冰中心,并捐赠了五百元作为参与的“承诺”,也愿意在未来一年内给需要破冰的伙伴提供他的智慧与见识,行动与思想。


      所有愿意加盟破冰中心的伙伴,可通过以下五种方式参与:一是在一年之内,帮助筹集到一千元。二是直接捐赠一千元。三是一年分月每月捐赠一百元左右。四是每天捐赠三元左右。五是一年之内随机按心情捐赠,自己确认总数达到一千元。


     进了这个名字叫“公益行动者破冰中心”的社群,主要做两件事,一是帮助伙伴破冰,二是自己有破冰需求,随时提出来,让伙伴帮助破冰。整个的业务目标也比较清晰可计量了。线上能解决的,就线上讨论共创解决。线下解决不了的,破冰中心会组团上门服务。基本上,一周,线上至少帮助一个伙伴融化一区实际的冰块,一年至少五十多次共创众成。一个月,组团上门至少服务一个特别需要尝试支持的伙伴,一年至少十二次深度服务。


      我个人坚定地相信,通过几百名伙伴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够形成民间公益自助助人的新高潮,出现民间公益大发展的新奇迹。


     帮助他人就是提升自己,解决困难才可能积攒智慧,自己有热力一定要分享给世界。扫码捐赠破冰中心,无论多少,都是承诺和信任。我会随即邀请入群。如果还不是我的好友,要入群可先加我微信:18612001135。      

(2018.1.31)